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六十四章 怎么押宝的问题

第六十四章 怎么押宝的问题


  “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乐章,它的终场又会由谁写上?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黑色的墨染上安详。”

  从景王那回来,秦源哼着小曲儿,手上还拎着景王送他的一块皇家猎场才有的赤鹿肉,带着几分微醺感,高高兴兴地往乾西宫走。

  路上碰到了巡逻的林晓林统带,又被她摸了一把屁股,这胖女人摸完后还说抱歉抱歉,一时没忍住,要他别介意,回头请他吃饭。

  秦源一听要跟这女人吃饭,当时就急了,赶紧说没事,用不着用不着。

  可是这娘们好像有点误会了?一听自己说没事,眼神一下子就变了,变得贼特么柔软,然后又来摸了一把……

  顺便贡献了两点星光???

  秦源的心情一下子又不好了,甚至想把星光退回去。

  但是这才刚开始,回到乾西宫,推开寝殿的大门后,他心情就更不好了。

  因为生吃人肉、丑到要戴面具掩饰的钟瑾仪大魔王在里面!

  秦源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只好无奈地行礼道,“属下拜见大人。”

  钟瑾仪双手负在身后,背对着秦源,淡淡道,“起来吧。”

  秦源起身,心里琢磨着,怎么这些人这么喜欢背对着人说话,好想给她来一闷棍,然后掀开面具看看她到底有多丑啊!

  钟瑾仪肯定没想到,她如此欣赏的属下,竟然会对她一个大宗师有这么邪恶的想法。

  她这次来,是想给他一点奖赏,再适当地给他一点鼓励,让他更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的……当然,也有一些疑惑,她想得到解答。

  不过,要说话之前,她还是觉得心里有点不得劲。

  虽然之前也跟秦源单独待过,而且今日过堂之后也跟他更熟悉了几分,但现在单独与他说话,她还是有一点点紧张。

  于是就淡淡地说道,“你过来。”

  秦源不明就里,走了过去,没想到钟瑾仪提起拳头就是一顿暴揍。

  噼里啪啦,虽然不至于受伤,但疼得秦源眼泪都快下来了。

  秦源蹲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对钟瑾仪说道,“大人,看来你这药不能停啊。”

  钟瑾仪打得更狠了,问,“你给我药了?”

  秦源这才想起来,药是配好了,但是还没给她。

  不过好在,一顿暴揍后,他又获得了一百多道星光,现在他体内的正气再次咆哮起来,又把经脉撑得鼓鼓的。

  秦源心里一喜,可以冲击五品上阶了!

  过了会儿,钟瑾仪终于停手了,吐了口气,略带歉意地说道,“起来吧,我现在舒服了。”

  秦源咧了咧嘴,心想我特么……也舒服了。

  被正气tian满的感觉真好。

  所以,既然大家都得到了满足,你能不能有事先走了啊,我自己擦擦就行了。

  嗯,主要是生的赤鹿肉掉地上了,地上现在一滩血渍,要是不赶紧擦掉,等凝固了就不好擦了。

  钟瑾仪还没办正事,当然不会走。

  若无其事地坐到长案后,看了眼桌上还没收拾过的碗筷,问秦源,“我问你,你用什么办法把银票给弄没了?”

  “什么银票?”

  “少来这套,他们栽赃你的银票。”

  秦源心想,看来不给个合理的解释是不行了,以钟瑾仪的经验,是绝对不会相信对方栽赃时失误了这种可能性的。

  于是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猜应该是苏若依帮我拿掉的。”

  “苏若依今天来过?”

  “来过啊,你看这碗筷,”秦源指了指桌案上,“镇抚司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跟她喝酒呢。她可能觉察到了什么,也可能觉得酒没喝完有点可惜,于是就呆在这里,然后恰巧遇到有人来栽赃,她自然要帮我一把,把银票拿走了。”

  钟瑾仪见桌上确实放着两副碗筷,似乎正好印证他的说法,于是也不再多疑。

  顿了顿,顺便道,“他们清正司,最近有什么动向?”

  “回大人,最近清正司为了皇上出巡天下太平,正拼命捉妖呢。”

  钟瑾仪不置可否地沉吟了下,然后说道,“苏若依总是来皇宫,有可能找你只是掩人耳目。如果发现他们清正司在皇宫活动的迹象,一定要立即报告给本使,明白?”

  秦源心想,清正司来皇宫活动做什么?皇宫里有剑庙,再大的妖也不敢来啊。

  等下……所以之前苏若依受伤,不去找内廷卫而躲到自己这来,就是因为他们清正司想来皇宫做点什么,而内廷卫坚决不让?

  这些人一天天的,究竟在搞什么呢?

  算了,社会上的事少打听,知道太多反而不好。

  反正,老子不光押你内廷卫的,也暗搓搓押了清正司那边,顺便还在景王那押了一点,要是有机会,庆王老子也去押点……

  等下,那还剩下了个誉王?

  那厮不像好人,从陷害敏妃的手段上就能看出来很阴险,再说燕妃跟他还是一头的,押这种人……想想就不爽。

  这边正想着呢,只见钟瑾仪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到桌上。

  “这是龙象精进丹,对于提升七品修者的正气有很大益处。你资质不错,平日里勤加练习,本使会帮你的。”

  秦源心想,这玩意可能还没你打我一顿有用吧?

  但还是做出欣喜若狂状,“激动”地一拜,口号喊得掷地有声,“多谢大人栽培!属下愿为大人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秦源的反应在钟瑾仪的意料中,毕竟这丹药在市面上价值数百两黄金,而且有价无市,普通人就算有钱也别想买到。

  “起来吧。本使再提醒你一句,今天你已经彻底得罪琴芳宫了,燕妃那小贱人可能又会害你,你自己小心。不过,若是有大事,你可用玉蝶唤我,我自会帮你。”

  秦源立即说道,“大人这‘小贱人’三字用得妙极,属下也想这么骂她!”

  钟瑾仪皱了皱眉,“本使的重点是这个?”

  秦源一本正经道,“属下就是表达下与大人同仇敌忾的心理。”

  钟瑾仪越看越觉得这小子跟正常人有所差别……他刚说那些,也算是在奉迎自己?

  拍马屁的她见得多了,但是那些人无不都是小心翼翼、规规矩矩地拍,比如大人英明之类的,像这秦源这般角度清奇的,倒还是第一次见。

  想到这里,钟瑾仪颇觉有趣,不禁嘴角微微一扬。

  那笑容极美,可惜隔着面罩,无人得见。

  正如高高在上的她,平日里也不得见这般有趣的小太监。

  ……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6291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