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六十三章 一个妙人

第六十三章 一个妙人


  景王遇刺案,从这一刻起就改性质了。

  它不再是一起单纯的针对皇子的谋杀案,而明显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后宫争斗案,而且手段如此粗暴,幕后之人不惜以皇子、皇妃的生命为代价,已经超出了正常宫斗的范畴,相信皇帝知道后,会有更大的风暴降临。

  但至少,成华宫内的所有人,现在都没事了。

  当然,那些被用过酷刑的宫女、太监们也只能自认倒霉,毕竟这里可没有国家赔偿这一说。

  只是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够他们感恩戴德的了,此刻没有人会去憎恨内廷卫或是镇抚司,他们顶多会憎恨那个幕后黑手。

  反正宫里向来如此,你最好求自己没事,摊上事被扒一层皮那是基本待遇。

  向来如此,便是对的么?

  别问,因为内廷卫和镇抚司虽然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是他们知道,把提问的人打一顿,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景王又开始日常吹捧了,他似乎对吹捧秦源情有独钟,而且跟他作诗一样,总能找到清奇的角度。

  “秦壮士,方才如此危难之际,你竟依然毫不畏惧地承认你与成华宫那侍女有一腿,当真是个有担当的好汉子!今晚本王设下晚宴,定要为你压压惊,顺便我们zuan研一下二龙戏凤,如何?”

  秦源见景王拉着自己的手,不由一阵恶寒,怀疑到时候自己演龙还是演凤还不好说……还特么钻研?

  于是赶紧说道,“殿下,酒可以喝,但是奴婢现在心里只有苏秦秦一人而已,怕是以后不能如殿下这般潇洒不羁了。”

  这话声音不大,但是一旁的苏秦秦不小心,还是听到了。

  不知为何,她的小脸唰地一红,如同粉嫩的桃花,又心里噗噗直跳。

  这……小秦子对我竟是那种意思?

  可是,他是个太监啊,他怎么可以……

  不行不行,虽然他很善良、很正直、很机灵、很有担当,模样也很周正,可是一个太监……自己怎么能喜欢一个太监呢?

  可,他原来有这么多优点?

  哎呀,这可怎么办呢?

  ……

  众人开始三三两两地散去,只有钟瑾仪端坐着,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源的背影。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比如,乾西宫里应该有银票的,那帮人干这种事都驾轻就熟,怎么可能会出错?

  难不成还有人在背后帮他?那么,他背后之人是谁?

  另外,钟瑾仪还有一点想不通,那就是那封书信到底是如何被掉包的?

  她很清楚,锦衣卫衙门里有大宗师魏宗淮坐镇,就算庆王派了另一个大宗师过去,也绝不可能在魏宗淮毫无察觉之下,就调换了书信。

  难道书信是在从锦衣卫送到镇抚司大堂的路上,被人动了手脚?

  可是魏宗淮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么?

  也难怪钟瑾仪想不到,因为这件事说起来,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当晚,在三个老头研究那封信的时候,秦源就借了阿大的视野,照着书信上的印章也雕刻了个假章。

  因为他之前雕代死木身,里头就包含了墨家的基本功雕刻术,当他能刻出跟自己几乎一样的代死木身时,雕刻术也就基本大成了,因而刻个假章易如反掌。

  刻完假章后,他抹上随身携带的印泥,在废纸上盖了好多次,直到颜色与信纸上的十分接近后,这才盖在一张与书信相同的宫纸上——就是上次他从隔壁偷来的纸。

  在与魏宗淮大战后,他又潜入鉴证房,先撕下盖印章的部分,再利用修补纸人的原理,把之前盖好印章的纸张补上,补得天衣无缝,就相当于把印章替换了。

  这种技术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因为它来自傀儡祖术。

  百家先经历了史上唯一剑仙柴莽的洗劫,又经过了五百年的持续剿杀,如今百家祖术级的法术几乎都已失传,就连墨岛上的墨家嫡传都未必有傀儡祖术,大家都没见过,自然也想不到还能这么干。

  不过,假的终归是假的,那印章只是乍一看很像,但仔细看就能找出很多破绽。

  问题是,这封书信鉴定过很多次了,谁又会在第二天再盯着印章细细去看呢?除非,那人实在不相信守了一天一夜的大宗师魏宗淮的实力。

  综合这么多独一无二的条件,这才有了方才的那一幕,所以任钟瑾仪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的。

  ……

  此时,朝兰宫的地下石室。

  少年平静地对身边的老者说道,“虽然周秉笔在场,但能发挥多大作用还不好说。”

  老者眼皮子微微一抬,问,“殿下的意思是?”

  少年没有犹豫,说道,“不行就交换吧,兵部的陈时忠的料,我们可以给他,换敏妃总可以吧?无论如何,敏妃是不能倒的,否则我们在宫中的人脉会人人自危,对我们很不利。”

  “殿下,恐怕他不会愿意的,除非负责修缮剑庙的新任工部侍郎,我们也不跟他们争。”

  少年眉头一皱,陷入沉吟之中。

  相传高祖曾遍搜百家法宝及祖术典籍于剑庙地宫,可是地宫在哪谁都不知道,而这次剑庙修缮很可能会发现。

  就在两个月前,圣上突然点名让工部侍郎全权负责剑庙修缮。

  工部侍郎原先是他的人,可惜胆子太小,这次敏妃出事后竟然直接致仕告老还乡了,现在围绕新任工部侍郎的人选,他和誉王那头正展开激烈争夺。

  为了敏妃,把如此关键的工部侍郎让出去,不但有点舍本逐末,而且百家那边知道自己到手的东西都能飞了,怕是会有看法。

  “殿下,”此时,老者又淡淡地说道,“你确定,这件事就一定是誉王做的么?如若不是,我们就是陪了敏妃又折兵了。”

  少年眼睛不由微微一眯,他之前从未怀疑过这个问题,但是被老者一提醒,便不由浮起一丝疑云。

  不是他做的……还会有谁呢?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忽然老者的玉蝶蜂鸣了一下。

  沉吟片刻后,老者向来沉稳的脸上,忽然有了一丝喜色。

  “殿下,刚刚传来的消息,敏妃脱罪了!据说是书信被人调了包,一眼就被周云生认出是假的!”

  少年闻言,惊讶地噌得站了起来。

  “这……当真?何人可以在大宗师眼皮子底下调包?!”

  老者喜色过后,脸上亦疑云密布,背着手来回踱步。

  良久之后,却终只能晒然一笑。

  “老奴也想不通。现在只能确定,一直有个高人在帮我们就是了。就是不知道那位高人是哪个势力的,帮咱们所图为何?”

  少年清秀的脸庞上,露出一丝迷茫,纵然他天赋卓绝,又自小研**王之术,已隐约有潜龙在渊之姿……可到底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有些情绪是隐藏不住的。

  这时,老者又道,“对了,乾西宫那小子这次误打误撞,似乎也帮了咱们一下。”

  听老者说完堂上的大概经过,少年不由又会心一笑。

  那小太监,当真是个妙人啊。

  今晚,去看看他吧。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6290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