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六十一章 老燕子,穿花衣

第六十一章 老燕子,穿花衣


  这个突如其来的反转,引发一阵小小的骚动。

  有窃窃私语的众衙役,有高声大笑的景王,也有喜极而泣的苏秦秦,中间好像还有人在轻轻哼着类似民谣的东西?

  “老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都拉稀~~”

  燕妃感觉这好像是在骂自己,可这种事哪有自己上去认领的?但越想越气得慌,于是立即朝朱贺年使了个眼神。

  朱贺年登时一拍惊堂木,大喊一声,“肃静!”

  待全场安静下来之后,又指着秦源大喝道,“秦源,那银票何处去了?本使再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要不然……”

  “要不然如何?”钟瑾仪冷声道,“没找到银票,难道不是刺客信口雌黄,胡乱栽赃?”

  朱贺年冷笑道,“钟大人,你可以亲口问问他,他与成华宫的交情如何?那苏秦秦是否经常上他那去,敏妃是否曾当众为他解过围?有这等关系在,加上刺客口供,本使怀疑他有何不可?”

  钟瑾仪眉头顿时微微一皱,以她多年的办案经验来看,这确实对秦源很不利。

  却只见秦源微微一笑,上前说道,“不用问了,我都承认。我跟成华宫的关系好着呢,而且苏秦秦是我最好的朋友,那又怎样?”

  苏秦秦听秦源在这种时刻,不但不避开自己,还依旧毫无畏惧地承认自己是他最好的朋友,心中虽是为他担忧,却又有些欣慰和感动。

  他真傻,可他……当真是极好、极忠诚的朋友!

  可惜…...这般坚硬刚直的男子汉,却不幸成了太监。

  飞起六道星光。

  朱贺年见秦源亲口承认,不禁愉快道,“那你说,本使现在怀疑敏妃,确实很可能雇你做了刺客接应,错了么?”

  “当然错了,前提是你得证明敏妃确实雇凶刺杀景王了啊,问题是你现在有证据吗?”

  朱贺年不动声色道,“若是有证据,你可愿认罪?”

  秦源一听顿时乐了,好家伙,总算到这个环节了!

  “朱大人,根本就没有的事,怎么可能会有证据?就算有,那也是假的!反正我相信敏妃没杀人,你要是有铁证,反正我也百口莫辩,那认了又何妨?”

  朱贺年一听更乐,妈耶,总算到这个环节了!

  当即笑道,“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本使现在就让你心服口服。来呀,将敏妃亲笔书信呈上来。”

  两人对答极快,旁人想插话都插不上。

  尤其是钟瑾仪,早看出朱贺年是在给秦源下套了。

  她本想见缝插针地提醒一下,可是秦源每次都是无缝接话,弄得钟瑾仪想插都不插不进,感觉很是力不从心。

  于是只好蔚然一叹:可惜了,这么好一棵苗子,终究是太年轻气盛。

  景王、苏秦秦及成华宫与秦源熟识的宫女们,也无不暗自长叹。

  她们其实都早已通过各种渠道,知道锦衣卫鉴证房,将书信鉴定为真了。

  苏秦秦更是自责:是自己连累小秦子了,小秦子太善良了,这宫里的黑暗之处,他竟全然不知……

  就连一直平静如水的敏妃,也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

  全场也只有燕妃,微笑着露出了小酒窝,感觉这次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那个圆纸筒很快带到,朱贺年拿出里面的两张纸,看了下,然后递给钟瑾仪。

  “钟大人,这是书信原物,还有锦衣卫鉴证房的鉴证具结书,你看下吧。”

  钟瑾仪轻轻一瞥,便看到具结书上头有“印证皆真”的结论。

  朱贺年拿起那张具结书,展开朝敏妃、景王及周云生等人展示了一下,说道,“怎么样,结论为真,这下没话说了吧?”

  秦源自然不能直接指出哪里有问题,要不然就很容易被人怀疑。

  事实上为了不让人怀疑是他在信上做了手脚,从头到尾他都在表演一个愣头青,甚至连这封信他都没有主动提及,而是朱贺年自己提出来的。

  虽然没人会违反常识,去相信十六岁的太监有能力在大宗师眼皮子底下改了书信,但身为老艺术家,秦源还是喜欢用更多的外壳来隐藏自己。

  做人嘛,还是要狗……苟一点。

  于是看了下那张纸,然后故作不懂地说道,“不对啊,我怎么看着三位鉴官,只有两位得出为真,另一位写的是‘无法具结’?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他觉得不一定是真的?”

  朱贺年皱了皱眉,“三位中有两位下了结论,按规矩可以算真的。”

  “按规矩?”秦源说道,“这可是敏妃娘娘的案子,你们就这么不慎重?不行,要让我心服口服,除非重新鉴定一下……”

  这时,稍稍看到了些希望的苏秦秦也马上说道,“对,为什么有一个人不敢出意见?是不是他不肯同流合污,所以才不敢写?”

  一时间,跪着的成华宫太监、宫女们顿时纷纷附和,要求重新鉴定。

  朱贺年一看群情激愤,赶紧喝止,“大胆,谁再敢咆哮公堂,一人一百杀威棍!”

  这时,坐在一旁的周云生,开口说了第二句话。

  “朱大人,既然此证有疑,那可否给老奴再比对一下?”

  朱贺年闻言,登时脸色微微一僵,敏锐地觉察到了什么。

  从刚才到现在,这位周秉笔就说了两句话,看似不偏不倚,却句句都在关键的时候……

  想到这里,他的瞳孔顿时猛地一缩。

  不对,这老太监,竟然是庆王的人!

  没想到庆王久居蜀地,竟然在宫中经营如此之深,连皇上跟前最信任的三位大监之一周云生周秉笔,也是他的人!

  藏得好深啊,之前大家甚至还一度认为,他与誉王交情颇好!

  果然……这种时刻庆王怎么袖手旁观呢?这周秉笔,名为替皇上旁听,实际却是替庆王来帮敏妃的。

  朱贺年虽是心愤,却不敢怠慢,只得一脸笑容地看着周云生,说道,“既然如此,那便辛苦周秉笔了。”

  书信以及另外几张敏妃的平日手书,还有成华宫大印的官方印迹存档,很快就到了周云生手里。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周云生那张老脸。

  周云生看完字迹对比,脸上并无表情。

  双目缓缓向下,他的视线终于落在了那个印章之上。

  朱贺年大松了口气,因为鉴证房那边早就跟他说过了,印章是最真的,根本就是用真印章盖的,完全挑不出一丝问题。

  燕妃脸上的酒窝也更深了,甚至舒服地靠在了背椅上,想象着一会儿敏妃面如死灰的样子。

  顺便想了下秦源坐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样子。

  老燕子穿花衣?老娘让你穿寿衣!

  不对,穿什么寿衣,直接千刀万剐,然后找个乱葬岗埋了得了!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603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