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十八章 河东河西尤未可知

第五十八章 河东河西尤未可知


  “敏妃娘娘,锦衣卫镇抚司,请您过堂一叙。”

  锦衣卫镇抚使崔山青,一个腰佩长剑、身着蓝底刺飞鱼出海服的健壮男子,冲金丝帘后的敏妃拱手道。

  帘后,一道清若溪声的声音响起。

  “好,门外候着吧。”

  崔山青又拱拱手,“喏。”

  随即带着一众锦衣卫,退到了殿外,不过他又一个眼神,那些锦衣卫便心领神会地将大殿前前后后全部包围了。

  殿内,苏秦秦轻轻撩开帘子,一个身穿红底绣金丝双凤呈祥上衣,及同样花纹的曳地长裙的女子缓缓而出。

  精致如玉雕的五官上平静如水,从门口吹进来的风阴寒刺骨,让苏秦秦不由缩了缩脖子,但那道纤纤身姿却依旧傲然挺立,保持着皇妃之端,连那云鬓都丝毫未乱。

  似乎连薄云后那微弱的阳光都看不下去了,倔强地穿过窗户,洒在这个同样倔强的女子脸上,那肤若凝脂的脸庞顿时透出一丝淡淡的粉红,如夭夭桃花十里,又点点梨花万朵,清美得让人窒息。

  苏秦秦为敏妃披上了红底白绒的披风,眼眶猩红地说道,“主子,一会儿到了堂上,你不用怕,假的终归是假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敏妃转过头,轻轻地帮苏秦秦整理了下发髻,又淡淡道,“我不怕,只是你要受苦了。”

  苏秦秦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眼眶愈发地猩红,脸色也有些泛白,却是倔强地微微一笑,吐出四个字,“我也不怕!”

  说罢,纤手下意识地探入袖中,摸了摸夹层里那一粒小小的东西。

  主仆二人便缓缓走出宫殿,随那一队锦衣卫往镇抚司走去。

  此时天色忽暗,天空中飘起了春雪,纷纷扬扬地打在敏妃白皙粉透的俏脸上,如羊脂遇白玉,悄然融为一体。

  雪中,那一抹红袍怆然而行,义无反顾地走向审判之地。

  这边,秦源与天线宝宝聊得正欢,却只见几个锦衣卫冲了进来,为首一人喊道,“秦源,随我们去镇抚司一趟。”

  苏若依当即冷脸,看向那几个锦衣卫,寒声问道,“他所犯何事?”

  “大胆,你又是哪个?”

  “清正司,苏若依。”

  “啊,原来是苏姑娘,失敬!”那锦衣卫立即摆出笑容,冲她拱拱手,说道,“是这样的,景王遇刺案马上开审,因为刺客是在此地被擒,因而秦源是本案人证之一,故而请他过堂指认凶手。”

  苏若依听罢,也挑不出什么理来,毕竟作为目击者之一,让秦源去作证也是合情合理的,于是对秦源说道,“那你便去吧,我也回去了,下次再找你喝酒。”

  秦源点点头,说道,“行,下次咱们烤点肉吃。对了,鸟用的事别忘记啊。”

  “放心,我苏若依言出必行。”

  待苏若依走后,秦源便关上了大门,随众锦衣卫一起去了镇抚司。

  锦衣卫镇抚司位于锦衣卫官署半里地外,秦源到那的时候,看到那已经戒备森严了,显然昨晚的事让锦衣卫加强了戒备。

  正巧,景王也到了。

  “哈哈,秦壮士,怎么在这里也能碰到你啊?怎么,你这么有兴致过来旁听吗?”

  景王说着,就上来夸张地抱了秦源一下。

  在场锦衣卫无不暗自憋笑,堂堂一个王爷,竟然和一个厮役小太监如此热络,当真是个笑话。

  秦源又闻到景王身上一股酒气,不过现在他身上也是一片酒气,两人倒是很搭。

  “奴婢哪有资格旁听啊,这不刺客是在奴婢那抓的嘛,所以奴婢就过来做个证人。”

  景王哈哈大笑,“原来如此,那你可要好好作证,本王要那刺客王八蛋死得透透的,而且还要挖出幕后主使之人,把他大卸八块,到时候请你一块来看啊?”

  秦源只好很配合地说道,“好极好极,届时奴婢一定过去欣赏。”

  正说着,只见有人高喊,“敏妃到!”

  所有人都立即循声看去,不少人还伸长了脖子瞧,生怕错过了见这据传是后宫第一美人的机会。

  敏妃一声红袍,在苏秦秦陪伴下,端庄正资地朝镇抚司门口走来。

  四周一片切切诶私语声响起。

  “果真是倾城国色啊!”

  “可惜了,恐怕这次不死也要被打入冷宫了。”

  “那可说不定……嘘,小点声,别胡说八道。”

  景王杵了杵秦源,笑呵呵地问道,“这么好看,不像是坏女人吧?”

  秦源笑了笑,道,“看来,殿下是当真不信她要杀你啊?”

  景王嘿嘿一笑,“那刺客招供,说是敏妃因本王多次轻薄于她而怀恨在心,故而雇凶刺杀本王。秦壮士你评评理,本王好心给她念诗,那算是轻薄吗?”

  秦源心想,你那些诗有些确实还在艺术的范畴......但是大多数,不属于刑法范畴,也起码属于治安管理法范畴了,要是放蓝星上你都过不了审,说你轻薄也不冤枉你。

  不过终究是看破不说破,只是说道,“即便是轻薄,也不至于要刺杀殿下吧?况且,奴婢认为殿下的诗豪情天纵,不羁中尽显奔放,靡靡中自有真情,不懂诗的人才会说轻薄。”

  景王激动地一拍秦源的双肩,“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顿了顿,又道,“本王倒是希望她来杀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秦源摇了摇头,都不知道这景王时而正经、时而癫狂的景王,现在是装的,还是真心话了。

  这时,苏秦秦转过头来,看了秦源一眼。

  秦源冲她招招手,然后拍了拍胸口,示意她不要担心。

  苏秦秦犹豫了下,忽地一咬牙,猛地朝秦源跑过去,却是还没跑几步,就被一个锦衣卫用石子打中了小腿,顿时摔倒在地。

  秦源赶紧跑过去扶她。

  “你过来做什么?疼么?”

  苏秦秦疼得眼泪直打转,却是把怀里一个荷包拿出来塞到了秦源手里,说道,“小秦子,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你拿好。你是个好人,谢谢你把我当作最好的朋友!可我们,怕是要来生再见了!”

  秦源内心微微一抽搐,正想宽慰几句,却只见两个如狼似虎的锦衣卫过来,一把抓起苏秦秦,又骂骂咧咧地想动手。

  秦源当即起身,一把推开两人,怒目而视道,“干什么,还没开审她就是人犯了吗?我看谁敢动她?”

  旁边有景王在,而且他也占着理,所以根本不怕这两个小小的锦衣卫。

  再说得罪锦衣卫又如何?锦衣卫本就和燕妃、容妃那头交好,而燕妃现在巴不得要杀他,他就算在锦衣卫跟前像只绵羊一样,难不成他们就能给他好脸色了么?

  两个锦衣卫一看一个厮役太监竟敢对自己指手画脚,当时就勃然大怒,上来就想揍秦源。

  毫无意外地,景王马上嘻嘻哈哈地跑了过来。

  “秦壮士说的很对,这小宫女现在还不是人犯嘛,你们怎么可以打她?要打,你们就先打本王,本王让你们打!”

  说着,景王就张开双臂,一副老鹰捉小鸡的架势,拦在秦源跟前。

  众锦衣卫纷纷侧目,脸上的嘲笑之意比之前更浓了。

  两个锦衣卫也都一脸轻蔑地看着景王,但鉴于他拦在秦源跟前,到底也不敢来硬的了——好歹人家那也是王爷啊,要是弄伤了,他们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再说了,没看到景王身后还站着那个抱剑的男人么,虽然谁都没看过那男人出手,但传说他的剑奇快无比,是个难寻的高手。

  这时,却只听敏妃冷声道,“你们锦衣卫,现在打算彻底倒一边了么?”

  这话声音不大,却是比小雪中的寒风更冷。

  一直在旁冷眼观看的镇抚使崔山青脸色微微一变,立即上去喝止两个锦衣卫,“回来,不得无礼!”

  锦衣卫就算要站容妃那头,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如此不留余地一边倒,否则别说日后有变,他们一个都别想好过,就说圣上知道了,也绝不会开心的。

  “哟,这是怎么回事啊,敏妃娘娘的案子还没审呢,怎么在外面就吵起来了?”

  伴随着一阵半笑半说的声音,只见一副十二抬凤辇悄然落地,太监上去帘子一掀,燕妃就从里头走了出来。

  燕妃着了一身华服,喜气洋洋,浑身都透着胜利者的优越感。

  她是代表容妃,专门来旁听的。

  更确切地说,是来见证敏妃被定罪的。

  此次内廷卫与镇抚司联合会审,其中镇抚司是他们的人,内廷卫与誉王又关系交好,同时证据确凿,她就不信敏妃还能翻盘。

  一想起斗了好几年的对手今天终于要倒了,她现在就浑身舒坦,这等好戏,她怎么能缺席呢?

  走到敏妃跟前,她微笑道,“敏妹妹,一会儿不要怕。姐姐相信,内廷卫和镇抚司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所以啊,姐姐特地赶过来,给你打气呢,呵呵呵。”

  敏妃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姐姐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河东河西,眼下尤未可知。”

  “是吗?呵呵呵……”燕妃捂嘴大笑起来,“也对,或许现在有人还在为你奔走呢,可是此案皇上亲自督办,又有哪个人敢徇私枉法啊?不过妹妹你放心,你手上的几个司我会替你打理好的。”

  燕妃说完,又看向了秦源,说道,“咦,你这小太监也在啊?怎么还没死?”

  “命硬呗。”

  秦源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扶起了苏秦秦。

  苏秦秦这下受伤不浅,腿一瘸一拐的,一走路就钻心的疼。

  但咬着牙对对秦源说道,“小秦子,你这脾气要改改了。我以后……以后帮不了你了,你要自己小心。宫里,是个大泥潭。”

  头顶升起十几道星光,苏秦秦说着,又一瘸一拐地回到了敏妃身边。

  ……

  镇抚司大堂,景王遇刺案开审。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63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