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十五章 路子很野啊

第五十五章 路子很野啊


  林统带进殿的时候,先看了眼双腿夹柱、以奇怪的姿势跟两个太监较劲的秦源,然后心里琢磨:腰腹力量真不错,两个太监都拉不开。

  “末将内廷卫统带林晓,拜见燕妃娘娘。”

  “林统带多礼了,快起来吧。”燕妃淡淡一笑,从木榻上坐将起来,问,“林统带过来,有何贵干?”

  林晓又看了眼秦源,然后说道,“回娘娘,末将是奉命来捉拿秦源,回内廷卫交差的。”

  燕妃一听,略有不快地揶揄道,“你们现在才想起来拿他?昨天他打了你们内廷卫的人,你们怎么不抓他?”

  林晓赔笑道,“昨天不是有景王么,他硬是把这小子带走了,咱也没办法。这不,我们打算今天再把他抓回去,好好教教他规矩。”

  “不必了。”燕妃摆了摆手,淡淡道,“反正本宫也正打算杀他,你们就省点事吧。”

  “这……”林晓眉头微微一皱,问,“敢问娘娘,此人所犯何罪,因何要杀啊?”

  燕妃捂嘴“咯咯”一笑,“所犯何罪啊?他偷看本宫洗澡算不算啊?”

  林晓胖脸微微一抽,转过头去又看了眼秦源,秦源无奈地把绑着的双手给她看,无声地问她,这特么像是能偷看洗澡的样子?

  林晓当然也不信,只是不太明白燕妃为什么要找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杀秦源,不过她已经得到钟瑾仪的命令了,要她务必把人带回去,于是也只好据理力争。

  “燕妃娘娘,此人对我们内廷卫很重要,能否卖个面子给末将,让末将带回去交差?”

  燕妃不屑一笑,“不行,本宫必须杀了他,林统带要不卖本宫一个面子?”

  林晓无奈,只好说道,“娘娘,按照规矩,即便他是在偷看您洗澡,也当由我们内廷卫来惩处的。”

  燕妃一听,顿时脸色一冷,“呵呵,怎么着,本宫不过是打死一个小太监而已,现在连这点权力都没了?”

  燕妃跋扈,后宫人所周知,林晓也略有耳闻,而且还知道她是昭妃那头的红人,而昭妃背后可是誉王,因而他不敢太过得罪,颇是犯难。

  就在这时,只听外头响起一阵吵闹声。

  不多久,一个身穿黄衣的姑娘就闯了进来。

  先看了眼双腿夹柱的秦源,清亮的眸子顿时一片迷茫,这是什么姿势?

  秦源看到那姑娘,顿时又惊又喜,这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帝老婆么?

  于是忙道,“苏姑娘,快救我啊。”

  姑娘冲秦源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对燕妃抱拳行礼。

  “清正司苏若依,见过燕妃娘娘。”

  燕妃眉头又是一皱,随后细细打量了下苏若依一番。

  忍不住问道,“你就是那个十二岁入清正司,号称你们司正关门弟子的苏若依?”

  苏若依淡淡道,“正是在下。”

  燕妃又倒吸了一口气,今儿是怎么了,又是内廷卫又是清正司的,全往自己这儿跑?

  话说,自己和清正司八竿子打不着,他们跑这来做什么?

  但终归人家是清正司的,和内廷卫可不一样,于是她不得不坐直了身子,神情严肃了些。

  “苏姑娘来这里,有何贵干?”

  苏若依一指秦源,不假思索地说道,“奉司正大人令,来带他走。”

  燕妃顿时眼皮子一跳。

  又是为了这小太监?!

  什么情况,今天是撞邪了吗,不过一个小太监而已啊,这一会儿内廷卫,一会儿连清正司的,个个都想带他走,没完没了了还?

  平日里这小太监做什么了,竟招惹这么多衙门?

  虽是满腹疑问,但她还是不甘心地说道,“敢问,你们清正司带他去,又是所谓何事?”

  苏若依立即皱了皱眉,一脸不满地说道,“这话你要不问我们司正大人去?我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不会跟你说。”

  这话是一点面子都没给燕妃留,气得燕妃脸色登时一白,后槽牙咬得咯咯响。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只能打断牙往肚子里咽,一点办法都没有。

  毕竟清正司和内廷卫不同,人家的上头可是剑庙,别说她一个小小的妃子,就是誉王也别想染指——除了皇帝,谁敢把手伸向清正司和剑庙,谁就是主动找死!

  咬着牙沉吟了会儿,燕妃还是不肯放弃地说道,“带走可以,但是他在我琴芳宫犯了规矩,起码,让本宫打完他才行。”

  苏若依哼了一声,“司正大人说了,要完整地带回去。燕妃娘娘要打他,除非先把我给绑了。”

  说着,也不管燕妃答不答应,直接就过去,解开了秦源手上的绳子,然后一拉他的手,就大摇大摆地走出宫去。

  满院子的侍卫、太监,外加左述,却是无一人敢拦。

  燕妃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人走出寝殿,气得拿起跟前的燕窝碗,狠狠地砸了下去。

  大骂了一声,“贱人!”

  林晓看到燕妃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也颇是舒爽,话说这女人她看不惯也很久了。

  于是笑呵呵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末将也告退了。”

  走出寝殿,林晓立即将情况汇报给了钟瑾仪,并且问要是人被带到了清正司怎么办?

  没想到钟瑾仪回她一句,“既然清正司要人,那此事就罢了。”

  林晓越来越搞不明白那小太监了,明明在内廷卫打了人,指挥使大人竟然好像不打算追究了?

  而且,这小子一有事,一会儿景王来提人,一会儿又是清正司来提人,这些人他都是怎么认识的?

  要这样的话,以后是不是不能摸他屁股了?

  苏若依带着秦源出了琴芳宫,问道,“燕妃为什么要杀你?”

  秦源叹气道,“她非说我偷看她洗澡。”

  苏若依顿时一脸好奇,“那你有没有偷看她洗澡?”

  “你什么意思啊?”秦源没好气道,“那种货色我会看?我宁可偷看你也不会偷看她啊。”

  苏若依一把抓住顾运的后背,正想提拳揍他,却突然发现这话好像是在夸自己?

  “你意思是,我比她漂亮?”

  “不会吧不会吧,这点你还有疑问吗?你比她漂亮三千七百多倍,你自己不知道?”

  “哦,那没事了。”

  苏若依顿时松开了顾运的后背,顺便伸出小手,唰唰两下帮他把褶子抚平。

  秦源松了口气,然后大大方方地去拉苏若依的手。

  “你怎么想起去救我了?”

  苏若依皱了皱眉,虽然知道秦源是太监,应当没有那种心思,但总觉得没事就拉手很奇怪,于是就松开了他的手。

  说道,“我到了你寝宫,发现人不在,就问了下你隔壁,隔壁宫女说你被燕妃带走了。我心想你肯定得罪燕妃了,就去看了看。”

  “那也就是说,不是司正大人要请我了?”

  苏若依呵呵了一下,“司正大人日理万机,有空找你?”

  “那你假传口谕,不怕被责罚?”

  “怕什么,顶多被骂一顿咯。”

  两人一路说着,就回到了乾西宫。

  “这个是我们大档头托我赏你的。”苏若依先拿出一张三十两的银票,放到桌子上,然后又拿出另一个檀木的小盒子,“这个,是我谢你的。”

  “为什么要赏?”

  “抓到那妖精了啊。”苏若依秀眉一挑,“我听完你说的故事,当天晚上就带同僚一起全城搜寻枯草之地,果然找到了那两只妖精,当场被我擒下!”

  顿了顿,又道,“现在你在我们甲字科是出名了,我们大档头听说是你的主意后,立即从他的私房钱里拿了三十两,托我带给你。别嫌少,大档头攒这三十两……哎,也挺不容易的。”

  秦源咧了咧嘴,“看得出你们大档头是个有故事的人。”

  不过三十两银子秦源确实不怎么看得上,毕竟他一晚上就能随便赢个一百两,倒是很想给他们大档头一点银子,应该能赚到不少星光吧?

  没看银票,秦源拿起了那个颇为精致的盒子,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颗药丸。

  “这是雪域续正丹,重伤的话只要吃一颗就能续上正气,可以说有起死回生之效了,司正大人前天刚给我的。”苏若依说道。

  秦源有些感动,料想这东西应该很珍贵,要是很普遍的话,苏若依上次就该带身上并且吃了。

  又一想,自己保命道具好几个,女帝老婆在外头降妖除魔很危险,还是给她好了。

  于是说道,“我在宫里能有啥危险,你自己拿去用吧。”

  苏若依把盒子往秦源手上一塞,说道,“宫里人心叵测,比外头的妖还危险,你拿着。司正大人给了我两颗,我还有一颗呢。”

  秦源见推脱不过,只好收下。

  然后苏若依就又习惯性地坐到了凤床上,说道,“我饿了,快去给我弄点吃的。”

  秦源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每次来都说饿?”

  “这都快中午了,你不饿吗?”苏若依说完,又笑了笑,“你老家那个老头,还有没有给你讲别的妖精故事?我们清正司还有好几个妖没抓着呢,看看你有没有听过?”

  “故事当然还有了,不过……”秦源顿了顿,问,“我想先跟你打听一个妖,不知道你们清正司有没有见过?”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460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