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十四章 燕妃有请

第五十四章 燕妃有请


  秦源回到乾西宫,腹部流血不止。

  大宗师的意剑果然不是泛泛之剑,仅仅是擦过,便入腹数分。

  但是能在大宗师眼皮子底下跑掉,而且还完成了任务,对于才五品的他而言已是极不易的成就了。

  继续撕被单……

  撕了被单,秦源给自己的腹部包扎上。

  随后,他又撕了些纸,给早已千疮百孔、不能动弹的阿大糊上。

  话说阿大能在大宗师的意剑下,凭借灵活、身体小的特点周旋这么久,也已是强悍了。

  但这一战,也让秦源意识到了大宗师的恐怖。

  他想成为大宗师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过。

  腹部还在渗血。

  秦源倒是不担心会发炎,因为只要护体正气还在就不会。

  他只是有点担心,腹部会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

  这特么要是哪天二弟回来了,衣服一脱正待鲁莽时,当当~~露出一条恐怖的长疤,会不会影响女方的心情?

  让后她来个对不起,我还没准备好?

  我好苦啊……

  扑棱扑棱,头上冒出了二十几道星光。

  怎么这么多,是刚刚一直没有发放的“受伤补偿”一块儿到位了吗?

  秦源咧了咧嘴,心里终于平衡了些。

  不过,看样子明天还得去内廷卫,买点祛除伤疤的药,这种药据说还挺灵。

  得,睡觉睡觉,累成狗了。

  往凤床上一躺,忽然觉得有点凉凉的,于是又跑回奴婢房去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源吃过早饭,拿剁骨刀在手背上划了一道口子,然后就以此为由,兴冲冲地跑内廷卫药房买药去了。

  当然,也获得了三点星光。

  不过今天的内廷卫有点奇怪,门口竟然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

  队伍里大多数是宫女,有交头接耳的,有低声嬉闹的,也有不时伸长脖颈往药房里头张望的,一个个面若桃花、翘首以盼的样子。

  什么情况?

  秦源走上前去,往里张望了下。

  只见药房柜台里,坐着一个眉清目秀、气质高雅的漂亮男子,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身穿白袍、头戴黑色的书生帽,从着装上看,这应该是太医院的医士。

  年轻医士一双手洁白修长,正给坐在他对面的一位宫女把脉问诊。

  那宫女面色桃红、含情脉脉地瞧着他,眼看问诊结束了,却依旧恋恋不肯走。

  后面的宫女耐不住了,便齐声催她,她这才不情愿地起身离开,却是在付诊金时,悄悄递过去一张小纸条。

  那医士也不含糊,老练地接过纸条揣进袖子,又给了她一个浪荡的眼神。

  秦源看得嘴角一咧,忽然发现后宫好像来了一匹狼,还是条战狼。

  也对,这后宫一个带把的都没有,这大夫又长得好看,这些久不见男人的宫女忽然看到了一个配置齐全的成年男性,怎会不芳心大动?

  秦源承认自己嫉妒了……裤裆好凉啊。

  心里琢磨着,这女帝老婆什么时候能来啊,来了赶紧跟她打听下那赤鲵的下落,他们清正司天天除妖,想必应有线索。

  秦源才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有宫女开始瞪他了。

  “你干什么呢,排队去?”

  “就是,不懂先来后到吗?”

  秦源被骂得哑口无言,只好赶紧来到队伍的末尾,但宫女那势利的眼神还是让他耿耿于怀。

  心里愤愤地想着,没有鸟用就这么被看不起吗?

  唰唰唰,获得六点星光。

  队伍很长,秦源等得很着急,毕竟他现在情况紧急,伤口正在流血,要是再晚一会儿,可就愈合了啊!

  大约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轮到他了。

  年轻大夫随口说道,“你是我今天接诊到的第一个男……第一个不是宫女的。”

  秦源呵呵一笑,“没有扫了你的雅兴吧,我可没纸条给你。”

  年轻大夫见自己的小动作被拆穿,不由抬起头,细看了秦源一眼,随后露出一丝笑意,“想不到兄台也是性情中人?”

  秦源笑而不语,他是人称天上地下人间妖界从古至今第一大淫贼的事,难道也要说吗?

  也是后宫第一个勇攀内廷卫指挥使钟瑾仪老妖婆“高峰”的人,他有说什么吗?

  年轻大夫看着秦源那一脸深藏功与名的鸟样,忽然就觉得很对味儿,于是又说道,“在下楚宴修,兄台怎么称呼?”

  “好说,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源字。”

  楚宴修听到“秦源”二字,清秀的眉毛微微一凝,随后笑问,“莫不是人称‘秦大善人’的那位?”

  “哦?”秦源笑道,“兄台也听过在下薄名?”

  “自是听过。后宫传言,近来出了个奇人,逢赌必赢,赢了之后便在赌坊门口派银子,还与不还皆可,在下早想一睹风采,没想到今日果然得见,哈哈。”

  秦源心想,没想到这事这么快就传开了,看样子以后不能用这招了,要不然那些赌坊弄不好都不让自己进去了。

  “兄台看什么病?”楚宴修又问。

  秦源一抬手……嗯,伤口已经愈合了。

  楚宴修嘴角一扬,“就这?”

  秦源黑脸,“你好像看不起这个?手这块我很注意保养的,我不想留疤,想配点祛疤的药不行吗?”

  “哦,你误会了。”楚宴修笑了笑,“在下专攻妇科,这种伤口其实你直接买药就行了。”

  “妇科?”

  秦源一抬头,果然看到这货身后,挂着一面金闪闪的锦旗,上面写着四个大字。

  “妇科圣手。”

  ……

  秦源沉默了下,突然很想问问当初他填大学志愿……啊不对,拜师学艺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

  楚宴修给秦源拿了药,然后说道,“此药一日两次,抹于伤口,三天后便可保证无痕了。兄台,还要看点别的吗?”

  “看什么,你不是只会看妇科吗?”

  “太监也能看,反正差不多。”

  “你特么……”

  秦源拿着药,黑着脸走出药房。

  楚宴修笑呵呵地看着秦源出门,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想起什么,又喊,“兄台,你哪个宫的,有空我去找你啊?”

  秦源没回答,心想哪个宫,你出生的那个宫!

  回到乾西宫,拿出药给腹部和手背的伤口都抹上药膏,他正在想不知道成华宫那边现在怎样了,却只听外面有人敲门。

  一开门,只见一个老太监,带着五六个侍卫站在门口。

  老太监看到秦源,露出残缺的门牙,问,“你就是小秦子吧?”

  秦源点点头,“对啊,怎么了?”

  老太监微微一笑,说道,“燕妃娘娘有旨,请你去琴芳宫走一趟。”

  秦源眉头顿时一皱。

  自己跟燕妃根本不认识,也没有得罪过她,她找自己做什么?

  等下,燕妃是容皇贵妃那头的人,跟敏妃是死对头…….

  她来找自己,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昨天帮苏秦秦打内廷卫,她不爽了?

  总不见得是因为夜闯锦衣卫衙门的事吧,要是昨晚自己身份暴露,那来的肯定就是锦衣卫了。

  但无论如何,人家按规矩来召人,自己作为没有主子的太监,是必须去的,否则就是忤逆大罪。

  没办法,怀着忐忑的心情,秦源只好跟着老太监,一起去了琴芳宫。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44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