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十三章 此子如妖!

第五十三章 此子如妖!


  秦源从陈尸房出来,心里差不多已经有了主意。

  林晓问道,“怎么样,勘出什么来了没有?”

  秦源说道,“有点线索了,不过我还想见见刺客,这样才能确定。”

  林晓呵呵一笑,“刺客可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除非有钟大人手令。”

  秦源当然不会直接去找钟瑾仪要手令,毕竟他只想做个密探,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自己和钟瑾仪走得近。

  不过上次钟瑾仪回去的时候,给了他一个玉蝶,就是一块玉质的蝴蝶造型的传音器,所以回乾西宫后可以跟她汇报。

  和林晓分手后,他就立即返回乾西宫,路过庄静大道内廷卫药房附近的时候,看到一个穿白色锦袍的男子,正与两个内廷卫纠缠。

  那男子大约二十三四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风度翩翩,手持一把折扇,头戴黑色的书生帽,从制服上看好像是太医院的。

  此时正端着无奈的笑,解释道,“我真是太医院派来的,每年一度为后宫巡诊,是老例了。只不过我今天出来得急,忘记带腰牌罢了,请两位姐姐通融。”

  那两个女内廷卫一人抓着他一个胳膊,其中一个冷声道,“少啰嗦,没有腰牌便是犯了规矩,上内廷卫一趟。”

  另一个长得好看点的内廷卫,脸上却是带着一点桃花红,与其说抓那男子的胳膊,还不如说是抱着他的胳膊,说话也面带春风,“小相公不要反抗啦,你就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得不说,后宫里头带把的太少了,加上这男子又长得好看,那位内廷卫小姐姐怕是带他回去,有不正经的想法。

  秦源感觉兼爱的机会又来了,于是就立即上去,从袖子里抖出约一两的碎银子到那冷面女侍卫手里,说道,“小姐姐,此人我认识,行个方便吧?”

  钱到位,自然什么都好说,那冷面女侍卫本来就是干干净净为了讹钱的,不像她身边那个桃花拂面的,动机不纯。

  “下次注点意,这是后宫,不是你们太医院。”

  警告了一番后,冷面女侍卫就带着桃花女侍卫走了,桃花女侍卫有点依依不舍地回头看了那年轻大夫一眼,眼中秋水盈盈。

  年轻大夫也不含糊,给了她一个浪荡的眼神,却是让她的桃花红更甚了。

  秦源看到这细节,顿时皱了皱眉,心想这后宫是来了一匹战狼啊?

  吗的,有二弟真好。

  年轻大夫倒还算有点良心,冲秦源拱了拱手,微笑道,“多谢小公公搭救,这银子回头在下必定还你。”

  说罢,头上升起两道星光。

  才两道?

  秦源笑了笑,不禁问道,“是不是打扰了兄台雅兴,没怪我吧?”

  年轻大夫顿时略带些讶异地看了眼秦源,不过很快他就耸耸肩,一脸不羁地说道,“这等姿色太普通了些,逢场作戏罢了。呵呵,看兄台似乎也是性情中人啊?”

  秦源笑而不语,他是人称天上地下人间妖界从古至今第一大淫贼的事,难道也要说吗?

  也是后宫第一个勇攀内廷卫指挥使钟瑾仪老妖婆“高峰”的人,他有什么说吗?

  年轻大夫看着秦源那一脸深藏功与名的鸟样,忽然就觉得很对味儿,于是又一拱手,说道,“在下姓楚名宴修,敢问兄台贵姓?”

  秦源呵呵一笑,“好说,在下姓秦单名一个源字。”

  楚宴修听到“秦源”二字,清秀的眉毛顿时微微一凝,随后问道,“莫不是人称‘秦大善人’的那位?”

  “哦?”秦源笑道,“兄台也听过在下薄名?”

  “自是听过。后宫传言,近来出了个奇人,逢赌必赢,赢了之后便在赌坊门口派银子,还与不还皆可,在下早想一睹风采,没想到今日竟然得见,哈哈。”

  楚宴修很高兴,笑得桃花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秦源心想,这么快就传开了啊,看样子以后不能用这招了,要不然那些赌坊弄不好都不让自己进去了。

  顿了顿,岔开话题道,“楚兄是太医院的?”

  “正是,太医院医士,如假包换。”

  “巧了,在下也祖上三代行医。不知楚兄精通哪科啊?”

  “在下精通妇科。”

  秦源肃然起敬,“好家伙,妇科圣手啊,难怪可以来后宫巡诊。”

  楚宴修淡淡一笑,“圣手不敢当,不过对于医术,倒是颇有些自信。在下就住在内廷卫药房,秦兄若是有空,可来饮茶。”

  “好说,在下在乾西宫,楚兄有空也可来坐坐。”

  说罢,两人拱手告辞。

  此时,一个贴身丫鬟模样的人急匆匆地跑到楚宴修跟前,问,“公子,腰牌拿来了,内廷卫没为难你吧?”

  楚宴修笑着捏了捏丫鬟的脸蛋,说道,“没有,碰上一个很有趣的家伙,帮我解围了。”

  丫鬟小脸微微一红,见左右没人,又恢复了正色,说道,“上头来消息了。”

  楚宴修凑到小丫鬟耳边,轻笑道,“这些私密话,回屋子再说。”

  丫鬟的小脸更红了,默默地点了点头。

  秦源回到乾西宫,当即通过玉蝶跟钟瑾仪汇报了下情况。

  不过,汇报也要讲点“科学”的,要不然就直接暴露“明鬼”术,钟瑾仪没准就能推测出他更多的修为信息,这对他没好处。

  于是他说道,“两名刺客,其中一名曾在行刺前还食用了大量的牛鞭、鹿血等物,据说这是宫里盛传的一种可断阳再生的方法,这意味着他认为行刺后还有可能脱逃,要不然也不会继续食用了。所以,考虑到高离老母神秘失踪,属下推测高离是将其母藏到安全的地方了,而且他准备行刺后与他汇合。”

  钟瑾仪听完后,不置可否地问道,“还有呢?”

  “还有就是,这些刺客凭什么认为他们能从高手如云的皇宫逃脱?毫无疑问,肯定是幕后主使答应帮他们逃脱的。所以,属下有一计,可以让高离自己带咱们去找他老母。”

  钟瑾仪身为指挥使,这种手段自然一听便知,说道,“你是说,我们扮演雇主,帮他逃跑,行欲擒故纵之策?”

  “大人英明!”

  “那找到其母,能有何收益?你确定那会有证据么?”

  “属下猜测,高离也未必没想过雇主会杀他们灭口,所以很可能留了一手,将雇主联系他的证据交给了他母亲。”

  秦源知道陈五说过那包裹“关系他们兄弟二人的性命”,自然很确定那里头一定有东西了。

  不得不说,建立在场景再现之上,秦源的推测自然合情合理,极具说服力。

  正端坐在衙署的钟瑾仪,黄金面具后的清亮眸子里,此时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情绪。

  此人不光会勘尸,而且在推案上,竟也有如此造诣,连自己都……找不到破绽?

  如此说来,自己临时起意让他做密探,岂不是无意间捡了个宝?

  不过沉吟了稍许后,她又不动声色地道,“你可知他现在是圣上都点了名的钦犯?若是没有剑庙的允许,他是出不了皇宫的。而剑庙…..本使也没把握能说服他们。”

  剑庙在皇宫四周插了四把剑,结成了肉眼不可见的结界,任何人试图私自出入皇宫,都会立即被探测到,而被探测到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万剑穿心。

  正因为如此,秦源即便有隐身,也不敢私自出皇宫。

  而钟瑾仪认为自己说服剑庙那帮老顽固同意此计的可能性为零,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人已经被圣上点名了,剑庙是不会允许冒一点险的。

  秦源听罢,只好又改了个主意,说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可以来个‘攻心之策’,让他对雇主彻底失望,甚至仇恨……然后再供出其老母在哪。”

  钟瑾仪淡淡道,“我们冒充雇主,以带他逃跑的名义将他骗出来,然后假意要杀他,让他以为是雇主言而无信要灭他口?”

  秦源觉得跟聪明人沟通好省力气啊,于是马上又道,“大人英明。”

  钟瑾仪的嘴角,蓦地微微上扬了一下,然后又冷声道,“可是,现在肯定很多人盯着内廷卫大牢,只要他一出来就可能会有意外,你担当得起么?”

  秦源一听,立马说道,“那可不关属下的事,属下只是提个建议,允与不允自当听大人裁决。”

  开什么玩笑,你们内廷卫自己看不住人,关我屁事啊?

  钟瑾仪听出来了,这家伙的意思是,要是成了那是他的功劳,不成那就是内廷卫的问题……

  好一个小无赖。

  想到这里,钟瑾仪嘴角的弧度更甚了,可惜戴着面具,要不然那必然是极美的风景。

  却是故意又冷声道,“主意是你出的,要是出了意外,我就扒了你的皮。”

  “不是吧大人,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我一个小太监……”

  “本使一向是最讲道理的。”钟瑾仪打断道,“无需多言,便这么定了。”

  将正气从玉蝶中撤出,秦源呼了一口气。

  说真的,他还真有点相信钟瑾仪能干出这事来,毕竟这女妖婆风评极差,看着就不像好人。

  加上此事是为敏妃翻案最关键的一环,于是他还是决定,到时候还是悄悄跟去,防止有变。

  ……

  秦源预料,以钟瑾仪雷厉风行的个性,今晚可能就会行动。

  于是他就早早地吃好了饭,然后派阿大去内廷卫大牢门口潜伏下来,观察动静,而自己则坐在寝殿里喝着苏秦秦上次送来的茶叶,随时准备行动。

  果然,二更天过后,阿大就看到三个内廷卫从牢里出来,而其中一个低着头,画着浓妆,显然是高离假扮的。

  想必钟瑾仪的计策是,让人假扮成幕后雇主的人,然后进入大牢,以救高离出去为名,让高离换装,再把他带出来。

  因为指使高离刺杀景王的,肯定是宫里的大人物,所以高离认为对方手眼通天,相信对方真的能带自己出去也不足为奇——要不然一开始他也不会给自己留后路。

  秦源一看高离出来了,也就立即窜入了黑夜中。

  于此同时,另外几条黑影也立即陷入了忙碌之中。

  “主子,高离被带出大牢,不知何意!”

  “老师,高离被带出来了,是否动手?”

  “殿下,高离出了大牢!”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44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