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五十二章 夜闯锦衣卫衙门

第五十二章 夜闯锦衣卫衙门


  秦源说完,就从一个柜子里拿出一堆药材,足有三十包,递给钟瑾仪。

  “大人,这是属下调制的药粉,您可先行泡用。一包可用三次,三十包可以用一个月了。没了我再跟您配。”

  这些药倒也不是他乱弄的,而是他花了足足八十两才买来的安神醒脑的药材,而且还加了些香料,只是都被他磨成了粉,这样就一眼看不出是什么了。

  要说骗人这种事,秦源还是很有良心的,起码没用假冒伪劣的药物,而且跑出来还带小香香,弄不好还能唤起这老女人的少女心呢。

  钟瑾仪不声不响地接过了药,也不说一个谢字,就出了门。

  此时夜已深,估计要去勘尸可得明天了,于是秦源就烧了热水,倒在寝殿中用屏风隔出的浴室中的一个大木桶里,然后又把之前剩余的一些药沫子加进去,躺进去开始泡澡。

  别说,还真挺舒服的,一天的疲劳一下子就缓解了。

  不过想了想,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于是他就把阿二叫了进来,让它去拿了条毛巾,给自己搓背。

  阿二搓得很卖力,但秦源还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得加点项目。

  心里琢磨着,明天去买点水果来,最好是葡萄,让阿大坐在一边喂自己,这样应该更舒服。

  这么一想,他的思路顿时就打开了。

  等到了五品上阶以后,就能再多招一个纸人了,到时候就让阿三变成一个美女…....长袖翩翩,起舞弄清影,岂非妙哉?

  好家伙,这么一来要是阿大和阿二也变成美女,整个场面就完全不一样了啊。

  一边泡澡,一边搓背,一边吃葡萄,一边看歌舞……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歌舞升平、骄奢淫逸了吧,在高档会所里也不过如此啊。

  不错,就是可惜纸人变身的时间短了些。

  Emmm……要是换成敏妃、苏秦秦、天线宝宝呢?

  敏妃喂葡萄,苏秦秦跳舞,天线宝宝……等下,那可是女帝老婆啊,搓背不大合适吧?

  对,搓背可以让钟瑾仪来嘛。反正都是做梦,干嘛要那么拘谨呢?

  可惜,还是没鸟用啊。

  话说清正司他们天天捉妖,是不是有赤鲵的线索?这事儿得记着,下次天天宝宝来了一定要问问。

  美美得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林晓就过来叫他了,让他一起去陈尸房。

  “听钟大人说你小子还会勘尸,真的假的啊?”

  林晓一边说,一边又对他动手动脚了,一会儿打打他屁股,一会儿又想摸他脸蛋,不得不说长得帅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

  陈尸房就在内廷卫大牢的旁边,从一个入口沿楼梯走下去,大约走到地下七八米深的样子,就可以感觉阵阵寒意袭来,主要是这里长年放着巨大的冰块,如同冰窖一般,以延长尸体的存放期。

  进了一个大石室,就看到两具尸体停在那了,不得不说这俩刺客的待遇还挺高,住这么宽敞的单间,不像乾西宫那两位,只能住上下铺,还是叠一起的。

  “你快点啊,我一会儿还有事。”林统带说完,就走到外边去等了。

  秦源先找了其中一具尸体,调动正气输入其体内,随即默默念咒。

  很快,周遭空气涌动,先是升起一团迷雾,层层叠叠,随后迷雾散开,便出现了一方幻像,那便是这位刺客生前的片段了。

  不过,只能看到他十天内的记忆。

  从环境看,他之前一直在后宫的尚宫司当差。

  死前第十天,他主要做了三件事:吃饭、睡觉、上勾栏。

  第九天,睡觉、上勾栏、吃饭。

  ……

  第五天,上勾栏、睡觉、吃饭……又上勾栏??

  临死当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上勾栏,在勾栏吃饭、睡觉、逛灯会……卒。

  结论:这货不干活的?

  秦源叹了口气,似乎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在他刺杀的前十天,几乎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

  可他也没有玉蝶之类的东西,那是怎么接收命令的呢?

  等下,勾栏?

  秦源开始回放。

  果然,在行刺当天,他在勾栏跟一个叫“小翠”的老相好“对食”的时候,那老相好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亥时一刻,景王。”

  好极了,找到一个关键线索了。

  再看看另一个。

  另一个刺客叫陈五,是个五品修为的高手,差不多也只能看到他死前十天的状况。

  死前第十天:睡觉、练功、吃……牛蛋和牛鞭?

  死前第九天:睡觉、练功、吃……海狗蛋拌饭?

  ……

  死前第三天,睡觉、练功、吃牛蛋拌鹿血。

  临死当天,睡觉、练功、吃牛蛋、喝鹿血、吃牛鞭、吃海狗蛋、吃鹿尾、看灯会……卒。

  结论:这哥们是不是在练一种可能会有鸟用的秘法?

  不过在这过程当中,也有两个有价值的线索。

  一个是陈五和那位被抓的刺客,也就是名叫“高离”的高瘦太监,是发小。

  行刺前一天,高离曾给陈五一个包裹,托他带出宫去,给高离在老家的母亲。陈五带出去时,发现里面有一叠银票,于是拿了其中一张面额最小的,买了五斤牛鞭。

  之后,他将包裹亲自送到高离的位于京郊一个村庄内的老家,也就是那处被烧毁的屋子,将包裹给了他老母,并且叮嘱她一定要带着包裹赶紧走,他们兄弟俩的命都在这了。

  回来时看见村里正在宰牛,于是顺手又买了牛鞭。

  之后,他将所有牛鞭都用羊皮兜包好,沉在了村口的一口深井里。

  看到这里,秦源不禁陷入了沉思……

  从这个过程来看,陈五似乎有很大把握,觉得完成刺杀任务后,自己能活着出宫,再回到那个村子。

  那么同理,被抓的高离应该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他那天在赌场拼命地借高利贷,就是因为他马上就要跑出宫去,根本就不打算还了。

  至于高离老家被烧,很可能就是高离母亲自己烧的,然后她带着包裹就跑了。

  但是高离和陈五显然没想到,他们从接受这个任务起就注定回不去了,因为无论是内廷卫还是清正司,都早已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很显然,他们被卖了,而且很可能就是被雇主卖的。

  雇主卖他们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他们被抓,然后供出幕后主使是敏妃,把祸水推到敏妃身上!

  如果能利用好这一点,让高离知道自己是被雇主卖了,他有可能一气之下会说出实情吧?

  另外,陈五在送包裹时说,这个包裹关系他们兄弟两个的性命,很可能就是他们为了防止被雇主灭口,而刻意留下的证据。

  所以现在很明确了,抓了小翠,找到高离老母,拿到包裹,很可能就能破了此案。

  但必须先抓到高离老母,在这之前不能抓小翠,否则会打草惊蛇。

  问题是,高离老母到底跑去了哪里?

  恐怕只有高离自己才知道吧?

  得抓紧时间了,恐怕这案子的幕后主使也在找她,要是被他们抢了先,就功亏一篑了!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445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