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太监能有什么坏心思秦源 > 第四十九章 那就再打一遍好了

第四十九章 那就再打一遍好了


  景王依旧是满身的酒气,衣衫不整、疯疯癫癫的样子,看样子来之前已经喝过一顿了。

  尽管遇刺过,但是他身后也没见多几个侍卫,还是只有那个抱着剑的中年男子。

  看到疯景王来了,里头的几个狱卒以及赵赛花等人,眼里都露出一丝不屑,不过还是依礼跪拜。

  “参见景王殿下!”

  景王没理他们,径直跑到秦源所在的那个牢笼,看着他嘿嘿笑道,“秦壮士,你怎么被抓起来了?本王一听说这事就赶过来了,够意思吧?”

  秦源点点头,“殿下果然重情重义、义薄云天!你是来救我出去的?”

  “不是啊,本王是来给你送行的!”

  “送、送行?”

  “对啊,你不是要砍头吗,本王特意给你带来了壮行酒!然后本王专门为你赋诗了一首,绝对壮怀激烈、悲情万丈,让你名垂青史!”

  话音一落,就只见一个太监,真的端着酒菜走了过来。

  东西还没放下呢,景王就跟瘙痒难耐似的,迫不及待地开始吟诗了,“呜呼!斯人独醉,千里......”

  秦源嘴角一抽,马上打断道,“殿下,我这……还没判呢,现在要送我是不是急了点?”

  你特么有毛病啊,大老远跑来就是为这个?

  景王听完秦源的话,顿时摸着下巴,颇有些失望地说道,“啊,不用砍头啊?”

  秦源一脸懵逼,这货是有多盼着自己脑袋搬家啊?

  景王转过身去,看着赵赛花等人说道,“秦壮士不是死囚吗?”

  赵赛花虽然轻视景王,但也不敢在他面前太放肆,只能据实说道,“回殿下,此人对抗内廷卫,打伤我内廷卫侍卫,是以下犯上,虽还未宣判,但与死囚无异。”

  “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打内廷卫!”景王一瞪眼一跺脚,顿时义愤填膺了起来,然后又问,“他因何打内廷卫?”

  一边脸肿得馒头高的那名校尉马上含着泪说道,“回殿下,我等奉命捉拿刺杀您的逆贼,这厮却拦着不让,因而打了起来。你看,属下这半边脸就是被他打伤的!”

  景王眉头一皱,“他一个小太监,能打得过你?本王不信!”

  校尉急了,“殿下,属下绝无虚言啊,此人至少七品修为!”

  景王大手一挥,叉着腰颇有威严地走到秦源跟前,隔着牢门问道,“秦壮士,当时你是怎么打的他?”

  秦源一听,不由微微一笑,说道,“殿下,说是说不清的,要不奴婢再演示一下给您看看?”

  “也对,”景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然后对一个狱卒说道,“快快打开牢门解开枷锁,让秦壮士再演示一遍,本王看完后,定当秉公处理!”

  狱卒迟疑了下,但是看到景王忽然变得阴冷的眼神,又吓得浑身一抖,赶紧上去开门,又卸了秦源的枷锁。

  “呵呵,”秦源笑了笑,又走到了那名校尉跟前。

  那校尉现在都快急哭了。

  “你、你干什么,你敢再打我……一会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我一定让你……”

  秦源可没功夫听她这些,立马抬起手,又“啪”地一巴掌扇在她那另一边没肿的脸上。

  校尉再次飞了出去,同时也不多不少又掉了颗大牙。

  “哎哟,哎哟喂,疼死我了…….”校尉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其他人鸦雀无声,连赵赛花都低下了头,甚至也开始心有戚戚。

  “回殿下,当时我就是这么打的他。”

  景王嘶了一声,说道,“是么?没怎么看清啊?”

  秦源一乐,马上说道,“啊,那无妨,奴婢再演示一遍!”

  于是走过去,“啪”地又来了一巴掌。

  那校尉双颊已是肿如猪头,鼻子、嘴巴里鲜血呼呼直冒,差不多已经没人样了。

  虽然比起她们用那些刑具折磨人,可能还差点,但估计再来一巴掌,这送行酒差不多就可以给她喝了。

  景王这回终于点了点头,嘿嘿笑道,“这回看清了。对了,那你有没有打赵同知啊?”

  赵赛花一听自己也被点了点,登时心里咯噔一下。

  但是秦源马上就乐了。

  “回殿下,奴婢也打了,而且打得那叫一个凶。”

  “本王不信,除非你打给本王看!”

  “奴婢遵命!”

  此时,赵赛花突然哈哈一笑,旋即起身喊道,“景王殿下,属下当时也反抗了!”

  说话间,手中长剑已然出鞘,随即“嗡”地一声朝秦源刺去。

  赵赛花是七品中阶的修为,在内廷卫素来以剑法精湛闻名,其祖父是当初先皇的御前三品侍卫,堪称一代剑法大家,家学传承下,其剑法在整个后宫也小有名气,普通的七品高手,哪怕是到了七品上阶,也未必是她对手。

  之前秦源显露的也不过是七品的修为,所以在场的内廷卫基本都认定,秦源这次是完了。

  “完了”的意思,就是他一定会死,因为赵赛花已经笑着打量他好几次了,被赵赛花笑着打量过的人,绝对活不到第二天。

  这边,秦源为了不暴露真实修为,也只好按照差不多七品的实力与她对打。

  两道身影在狭小的牢笼内闪转腾挪,令人目不暇接。赵赛花凌厉的剑气四散,如同凛冬的阴风,扑到脸上仿若刀割,若是近一些受了那剑气,必定皮开肉绽。

  秦源手中无剑,又没有徒手格斗的功夫,在不使用全力的情况下,只能凭借墨子剑法中高明的身法与之周旋,虽性命无忧,但频繁的闪躲,看上去仿似落了下风。

  景王双手抱胸,沉默不语地看着,而他身后的那个中年人,也同样沉默不语,目不转睛地看着。

  秦源觉得这么下去就会没完没了,于是轻纵到那校尉跟前,手掌一伸,便将她腰中的长剑吸至手上,随即施展了几招墨子剑法。

  叮叮当当,霎时间牢房内剑影翻飞,剑气四溢,众人纷纷退至两边。

  而躺在地上的那位校尉就惨了,她爬不动啊,身上顿时到处都是剑气飞过留下的伤痕,一道剑气就是一道小口子,密密麻麻得像给她织了件血衣,虽不致命,却是疼得她又哇哇乱叫。

  这是秦源第一次用墨子剑法和剑修对战,只打了一会儿,他就发现墨家好像也不是在吹牛。

  因为他用到了第二重墨子剑法,对方就明显撑不住了。

  “噗呲”一声。

  赵赛花肩膀中剑、血花飞扬,随后秦源的剑就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在场众人无不大惊失色,便是景王身后,那个抱着剑的中年人也是小眼睛微微一眯,眯得只剩下一道缝了。

  十六岁上七品,本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天资,加上他的剑法又能盖过同为七品的剑修,自是更让所有人刮目了。

  但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只是秦源实力的冰山一角罢了。

  景王癫狂的大笑声刺破了沉寂。

  “哈哈,有趣,当真是有趣!秦壮士,你当时就是这么打她的?”

  秦源摇摇头,“不,还有呢!”

  说着,抬头也给了赵赛花一巴掌,扇得她摇摇晃晃,差点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了。

  放下剑的时候,秦源感觉一阵畅快。

  忍了这么久,现在终于有还手的能力了。

  但这还不够!

  实力,只有更加强大的实力,以及结识更为强大的人脉,自己才能在后宫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

  此时,只见景王又道,“好了,既然你果真打了内廷卫的人,阻挠内廷卫清查刺杀本王的凶手,那你就弄不好是同党,本王这就带你回府,亲自提审。”

  说完,景王又笑嘻嘻地冲他挤了个眼神。

  到了这会儿,秦源怎么会不明白景王的意思呢?

  于是马上指了指苏秦秦,说道,“殿下,同党还有一人呢。”

  景王一愣,马上就大笑道,“原来这婢女还热着呢?秦壮士果然是性情中人,那好,一并带走。”

  秦源终于松了口气。

  这下就没问题了,这可是景王要亲自“提审”的,不算越狱,内廷卫到时候想要人就找景王要去呗。

  只不过这景王突然跑来救自己,怕也是有些蹊跷。

  这后宫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


  (http://www.zbzw.la/book/31108/1055445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