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幕后大教皇 > 第51章·教皇内侍

第51章·教皇内侍

  修菲恩清醒过来之后,恰巧和悄悄进来的楠希对视了一眼。

  她轻轻地打开了修菲恩房间,棕红色木雕大门的一条缝隙,往修菲恩的房间内观望。

  当看到修菲恩坐在床上,已经醒过来之后,楠希才漫步走进来,朝着修菲恩的方向轻轻施礼。

  “陛下,你已经醒了。”

  “是啊,被你四点钟叫醒之后,我就没有再睡着过。”修菲恩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哈欠,楠希略微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这应该是修菲恩在今年起的最早的一次了。

  不过准确来讲,越是在修菲恩身边的人,对方的休息质量反而越差一些。

  例如楠希和大神官,后者在上一任教皇离世之后,便不断的熬夜处理教廷内的各种事务。

  楠希在两年前开始照顾修菲恩的日常和起居,即便是在晚上,楠希也要休息的比修菲恩还晚,并且起的要比修菲恩早一个小时。

  她就像是修菲恩的一道影子一样。

  “陛下,布鲁斯特辅祭已经回来了,他乘坐从法国巴黎到根尼国最早的航班,这只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

  当听到布鲁斯特回来的消息之后,修菲恩便立刻让楠希将布鲁斯特带过啦。

  原本应该陪伴着先知前往纽约,进一步的执行修菲恩给他们安排的任务,但结果阴差阳错的被那个混蛋捣乱。

  自己被赶下飞机也就算了,还被巴黎警方给拘捕关了起来,如果不是根尼国以外交手段的方式将他给带出来。

  布鲁斯特还不知道会被关到什么时候呢。

  “陛下。”

  布鲁斯特来到修菲恩的房间,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外圆的标致,这是对修菲恩施礼,同时信徒所做的这种礼仪,也是来自于对巴利缪尔的忠诚和对圣主的信仰。

  每当看到他们这样做,并且圣伊丹教信仰体系遍布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规模如此庞大,修菲恩便感叹自己家族的先辈们还真是谎言中的艺术家。

  除了创建圣伊丹教并且留下天启年末日论的第一位先祖,也就是被人们所信仰的圣主梅墨特。

  最让修菲恩感到介怀的便是对方留下天启年末日的预言也就罢了,竟然还留下了年月日的具体时间。

  这就相当于给他的子孙后代留了一个巨大的坑。

  在信徒发展规模如此庞大悠久的情况下,这个预言就会成为让三教覆灭的炸弹。

  修菲恩推测,可能那个时候的创教者先祖也没有想到,圣伊丹教体系会在这个世界延续这么久远,信徒这么广泛吧。

  也就是说修菲恩家族的老祖宗,根本没想到他的子孙后代,会把他当时成立的一个忽悠组织,还有当时他所说的一堆屁话给发扬光大。

  现在好了,只能让修菲恩不断的圆场,如果没有这本身秘书的话,修菲恩根本无法想象被各国打压的三教将会变成什么样的窘迫场面。

  修菲恩重重叹了口气,对布鲁斯特说“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意外,看起来布鲁斯特你只能再单独走一趟了。”

  布鲁斯特低头,恭敬道“全凭陛下吩咐。”

  “不过现在并不着急,目前谁也不清楚还未降生的魔鬼躲藏在什么地方,天使对于邪恶力量的存在非常敏感,只要魔鬼降生,那么天使必然会感应到,而且先知苏雅和天使在一起,安全方面并不需要我们来担心。”

  修菲恩穿着白色的睡衣从床上下来,他的脚心被柔滑的地毯羽绒给塞满,舒适的地毯就像是才在羽毛细绒铺成的沙滩上一样。

  “只不过比较懊恼的是在纽约当地教会,全被美国政府给严格控制了起来,根尼国在纽约那边的影响,能够帮上苏雅他们的地方几乎没有。”

  修菲恩深深叹了口气,实在是没有比眼下这种情况更严峻的了,这说明苏雅她们要在纽约单打独斗,而且根尼国很难派过去强有力的支援。

  最起码在解决加的夫事件,直接动用数百神职人员,组成的仪式进行驱邪,想要在纽约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英国之所以能够成功是政府的妥协和配合。

  “对了陛下,大神官曾让我向您汇报,俄国在纽约克格勃的分部愿意对此献一份力。”楠希站在一旁说道。

  本来她也打算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向修菲恩汇报来着。

  “大神官现在在哪?”修菲恩问楠希。

  楠希说“大神官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甚至他也是在一个小时之前才刚刚躺下休息,预计现在应该还没醒吧。”

  修菲恩愣了愣,顿时觉着他自己这位教皇还真是不称职,竟然把最近所有的事务全交给诺佐斯去处理。

  但修菲恩却没想过,这也是因为他年龄太年幼的原因。

  在诺佐斯深思熟虑地想过,如果让只有十岁的修菲恩,太早的解除对外事务包括一些政治处理方面的事情总归还是不好。

  作为巴利缪尔家族唯一的后代,他无法想象太早的让修菲恩接触政治压力是不是一件好事。

  “那就让诺佐斯多休息一会吧,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在让他向我汇报这些事情,俄国人竟然将克格勃在纽约的分部直接暴露给教廷,也可以看得出他们的意图……”修菲恩顿时笑了。

  他就算是年龄小,也能够看出这是对教廷一次讨好的行为。

  而等到了上午十点钟时,诺佐斯才睡醒,这是他今年起的最晚的一次。

  他身上的大神官常服甚至还没有脱下来。

  嘴里的假牙也没有摘下来,放进加入清洁片的杯子当中,这让诺佐斯觉着他的嘴里有一股酸味。

  简单的漱了漱口,一旁有辅理主教递上了提前准备好了的清香浓郁的黑炭咖啡。

  “大神官,陛下请你过去,有事情要商议。”这个时候身为教皇内侍的‘卢克·费格斯’来到大神官这边向他阐述教皇修菲恩让他过去一趟。

  “陛下找我?”诺佐斯愣了一下,他这才刚起,修菲恩就让他过去似乎也太准时了一些吧。

  “是的,陛下今天起得比较早,他知道您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所以也没有让人来叨扰到您。”卢克回应道。

  得知修菲恩这么照顾他,顿时让诺佐斯有些感怀。

  毕竟修菲恩现在的年龄才只有十岁,越是年幼的孩子,越懂事的话,就越会让长者觉着感动。

  本来诺佐斯是打算立刻前去修菲恩那里,不过诺佐斯还没有迈出两步便停顿下来。

  人老就越精明,心计也会越敏锐,诺佐斯看向旁边的卢克神父,对方身为教皇内侍,此刻却一副想要和诺佐斯单独聊一聊的表情。

  诺佐斯将他带回自己的房间,并低声说道“卢克神父,你有五分钟的时间,如果不是很焦急的话,完全可以等我面见完陛下之后,咱们再聊聊。”

  卢克平淡道“不,我顶多会用一分钟说完,而且我希望大神官阁下,能够在待会面见陛下的时候,特意提到我接下来所说的想法。”

  诺佐斯深深地看了卢克一眼,对方的宗教职位是神父,但顶着‘教皇内侍’的头衔,不得不让诺佐斯重视。

  教皇内侍的地位甚至于枢机主教的地位不相上下,甚至在特殊时期还要高于枢机主教。

  教皇内侍,为教皇的名誉侍从,一般宗教职位是神父。

  在一名教皇死后,在新旧教皇交替的这段时间内,一切大权暂时自动转交给大神官临时处理,但是大神官由于只是代理的角色。

  而且其地位无法比拟神的后代,所以也需要有人从旁监视,而监视的这个责任便是由上一任教皇身边其职位类似秘书,即教皇内侍。

  他要监察大神官在这段时期内所使用的一切权利,直到新的教皇继任之后。

  同时教皇内侍在教皇在世时唯一不用通报就进入教皇办公室的人,也是是财务的负责人,也相当于是教会的财政大臣。

  管理钥匙,所以也称教皇内侍为“总司库”。

  教皇内侍与楠希属于绝对不相同的两种身份。

  确切的说楠希是一个列外,主要因为修菲恩现在的年纪还太小,需要人照顾,但照顾现任教皇的起居,如果是归于教皇内侍负责,那算是一张僭越。

  所以楠希的地位在教廷当中同样很高,也很特殊。

  教皇内侍并不是只有一个人,而卢克·费格斯是教皇内侍当中类似于领导者的身份。

  卢克直接对诺佐斯说道“我希望大神官能够在待会面见陛下的时候,提出重建‘教皇近卫’的想法。”

  诺佐斯的瞳孔缩了缩,卢克的提议很直接,教皇近卫也可以看作是教皇卫队。

  对方承载着保卫教皇的职责。

  但是教皇近卫在修菲恩祖父的那一任教皇时期便取消了,取消的原因也是因为教皇近卫在欧洲各国皇室遭遇革命起义的情况下,在教廷内部的高层当中也出现了神权不应该统治人权的想法。

  而且当时的教皇卫队作为教皇身边的一把武装利剑,却将剑刃架在了教皇的脖子上。

  而诺佐斯上一任的大神官便是被教皇近卫的卫队长给杀死,才轮到诺佐斯拥有竞选大神官的资格。

  而那一场教皇近卫和高层的叛乱也仅仅维持了四个小时,就被教廷借用意国的警察部队给镇压下来了。

  但这件事情,在近现代的教廷历史上是非常大的丑闻,当时的教皇也直接取消了教皇近卫这个传承千年的编制。

  作为此次事件的经历者,诺佐斯知道卢克的提议很大胆,而且势必会遭受到教廷许多高层的反对,在现在这个紧张的时期,教廷的许多高层,那些枢机主教们,还有三教的高层,绝对不会允许教皇身边出现一支精锐的武装力量。

  修菲恩那可是巴利缪尔家族唯一的后人。

  一旦他的安全出现危险,后果不可想象,一人的安危关联着世界的命运。

  但诺佐斯也知道,拥有教皇近卫明显可以更完美的保护好修菲恩的安全,其成员也可以从最虔诚的神职人员当中挑选。

  在天启年将近的情况下,修菲恩的身边没有精锐的保护力量怎么可以。

  总而言之,卢克神父的提议让诺佐斯变得十分犹豫。

  (https://www.zbzw.la/book/29482/472493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