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鬼嫁娘(35)

第三百四十六章 鬼嫁娘(35)

  “发生了什么?”姜乔坐起身来,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她一抹额头才发现全是汗水,连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对了,我刚刚灵魂出窍了,哈哈,我灵魂出窍了。”

  “灵魂出窍你还这么开心,你知不知道还好我出来,及时发现,你这个生魂很轻,要是弄不好找不着了,你就真的要做鬼了。”阿moon看着姜乔一脸兴奋,气得差点要吹胡子瞪眼。

  姜乔是不理解这其中的危险性,生魂太弱小,别说什么大鬼火厉鬼了,就是随便什么小精怪、游魂都能要她的命,再加上生魂要比一般的鬼魂轻一些,所以飘荡的速度更快,极容易一不小心就去了极远的地方,找都找不回来。

  “啊。。。这么严重啊?我刚刚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应了一声,就回来了。”看着阿moon如临大敌的神色,姜乔这才反应过来刚刚的情形有多严峻。

  “是江离,他醉的不行了,好不容易挤出一点清醒的意识给你叫了魂,你飘得太远了,我的能力不够,还好有他。”阿moon指了指彻底躺在地上睡着的江离。

  想起刚刚的情形到,阿moon直到现在还觉得有些腿软。原本她已经回到房间躺下,只是见姜乔许久没回,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出来寻她,却没想到看到她蜷缩在椅子里,浑身滚烫僵硬,再仔细一看,竟有三魂三魄已经出窍了。

  她尝试着叫了半天,姜乔都毫无反应,她知道姜乔已经飘出了她的能力范围,只好求助一旁的江离,可惜江离醉得昏昏沉沉,半天也恢复不了清醒,眼见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阿moon急得差点掉泪,朝着江离大喊了一声:‘姜乔快死了。’

  说来也怪,江离竟然真的好像恢复了一点神明,冲着姜乔喊了几声,这才把姜乔叫了回来。

  “明天我得。。。哦。。。对了,我差点给忘记了,我见到那七孖女了。”姜乔大喊一声,激动地抓住阿moon的手。把刚刚自己灵魂出窍的过程说了一遍。

  “就这么个功夫,你都飘去新娘潭啦?”阿moon也很惊讶,没想到姜乔这一趟历险记还有这样一番奇遇。

  “可是,要怎么帮呢?”姜乔对此耿耿于怀。

  “我想她们应该是想让你把钉在那个女人身上的钉子拔掉,这种钉子会让她的灵魂一直痛苦下去,我们一直以为是她们的冤魂在作怪,也许事情比我们想象的简单。”阿moon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简单?什么简单?”姜乔不理解阿moon的意思。

  “原先我猜测这场风波是因为这七姐妹被人逼死才造成的,可是按照你的说法,我觉得好像那六个人并没有那么大的怨气,反而是那个被钉子钉住的女人,也许这所有的一切的源头在她那。”阿moon说道。

  “对哦,按照你的意思,也许我们帮了她,这一切就能做个了结了。”姜乔心中一阵激动。

  “现在太晚了,一切明天再说。”阿moon拍拍姜乔的肩膀。

  “对了,我怎么刚刚会疼到灵魂出窍啊?”快走到房间时,姜乔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很可能你吃坏肚子了吧。”阿moon打着哈哈。

  “那。。。毛大新和你还有江离怎么都没有啊。。。?”姜乔还是有些怀疑。

  “对了,你不说我还给忘了,就这么让大新他们在那不好吧。”阿moon扯开话题。

  这时的她们俩还不知道,明日一睁眼等待她们的又会是怎样令人悚然的画面。

  ~~~~~~~~~~~~~~~~~~~~~~~~~~~~~~~~~~~~~~~~~~~~~

  咚咚咚~

  谁啊,这么早?姜乔迷迷糊糊地坐起身,看向隔壁床,阿moon还在睡。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又响起,“丫头,快起来,出事了,为什么还会出事啊?”

  出事了?

  姜乔瞬间清醒过来,连忙起身推醒阿moon,然后去开门。阿moon揉揉眼坐起身,昨晚她迟迟不敢入睡,生怕姜乔又灵魂出窍,直到天亮了才稍稍眯了会儿。

  姜乔一开门,老板就急冲冲地冲进来,在屋里转了一圈,问道:“大师呢,大师呢,为什么还会出事,为什么?”

  “江离?江离怎么会在我们房间,他们昨晚不是在一层睡的嘛?你没见到他吗?”姜乔奇道。

  “一层?我。。。我没看到啊?快,快帮我找找,村长急着让大师去呢。”老板不停地催促着。

  姜乔顾不得梳洗,和老板一间间房地找,终于在一间布满灰尘的杂物房里找到了江离,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着。老板心急火燎地叫醒江离,不顾他有没有清醒,就拉着他匆匆出了门。

  姜乔和阿moon,还有刚刚被阿moon叫醒的毛大新,也急急忙忙地跟在后面。路上,毛大新听完姜乔做完灵魂出窍的事后,惊得酒也醒了,缠着问她做鬼的感觉。

  其实姜乔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那感觉就像是自己是一朵有意识的云,但那意识和做人的时候又不太同,好像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磨平了,但有的时候,某一种感觉又会被无限放大,就像是她刚见到七孖女的时候,那种恐怖的感觉要比平时放大了数倍。

  “。。。而且,那个时候我看什么都是灰色的,整个世界都没有色彩了。”姜乔颠三倒四地描述着心底的感觉,那种感觉用语言根本无法准确地形容。

  “听起来就好厉害,我也好想经历一次啊!”毛大新发出一声羡慕的赞叹。

  姜乔和阿moon同时白了他一眼,这个话题在这就结束了。因为前面的土楼前围了许多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深深的恐惧,老板拨开人群,带着江离挤了进去,姜乔她们也紧紧跟在后面,一起进入了土楼。

  和外面挤满了人不同,土楼里的一层空地上空荡荡的,只有老村长坐在一张木椅上,神色凝重地抽着手工旱烟。一见到老板,便起身往楼梯走去。

  老板推了推江离,示意跟上。江离这才稍稍清醒过来,他看起来有些诧异地环视了这座土楼,然后才慢吞吞地跟着村长走上楼。姜乔她们也轻手轻脚地跟在后面,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看来村长已经把所有人清了出去。

  最后,村长走到最高那一层的一间房前停了下来。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959250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