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三百二十九章 鬼嫁娘(18)

第三百二十九章 鬼嫁娘(18)

  “槐树村以槐树出名,满村都种满槐树。而附近的山里还有个小瀑布。。。”阿moon用手机搜索了下关于槐树村的旅游攻略,皱起眉头:“去过的人说那个村子挺难找的,村子里没什么外人进出,好像得沿着一条很小的山路才能到。”

  “我说呢,在这绕来绕去,怎么也找不着路。”毛大新急躁地在手机的百度地图上划来划去。

  “我下车找个人问问吧,再耽搁下去,天就要黑了,我可不想在车上过夜。”姜乔摇下车窗,把头探出车,来回张望。

  可惜这山路上连部路过的车都没有,更别提人了。

  从江城市到这,路上走走停停,路上花了6、7个小时,几人早已困倦不堪,又遇上迷路,心里难免烦躁。姜乔捅了捅江离,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睡眼迷蒙地问道:“到了?”

  “哎呦,祖宗,到什么到,我们迷路了,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能找到路啊。”姜乔一脸无奈。

  “我下去看看。”江离下了车,蹲在一旁的草丛中,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站起身往前指了指:“往前走一点就是了。”

  “可那条路,我们刚走过啊?”毛大新不太相信地发动车子。

  没走几步,江离往左一指,示意毛大新左拐,毛大新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图,又看了眼江离所指的地方,杂草比人还高,不由地犯嘀咕:“这到底是不是路啊?我们这一路开过来,这山边上可都是悬崖。。。”

  “开吧。”江离非常肯定地说道。

  毛大新咬一咬牙,按照江离说得打转方向盘,却没想到,那杂草后的竟真是一条羊肠小道。

  “这。。。车可能开不上去啊?”毛大新听住车,下来查看了下,犯愁道。

  “啊?”那岂不是我们得走着去啊?”姜乔也跟着下车看了看,这条羊肠小道最多能容纳三人并排而行,车确实开不进去。

  “难道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不开车吗?”姜乔叹了口气。

  “不是不开车,只不过开的都是两轮的,你看,这都是摩托车印,那个村子里的人应该平时出入都是用摩托车的。”毛大新看着地上重重叠叠的印子。

  “我们没有两个轮子的车,只能用两条腿走着去了。”毛大新打开车门,看到后面满满当当的行李箱,再看看不管事的江离,和两个一脸轻松的女生,一阵头皮发麻。

  幸好阿moon力气大提了两,姜乔拖着一个,而江离好说歹说才勉强同意提着一个,毛大新提着剩余两个最大的,四个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好不容易走了两个多小时,就在几人精疲力竭,快要放弃之时,终于眼前一片豁然开阔,一个村庄就在眼前,几棵槐树就屹立在村口。

  “终于到了,哈哈哈。”

  毛大新仰天大笑三声,其他几人也喜笑颜开,连江离也忍不住勾起嘴角。只有姜乔紧锁着眉头,她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右眼皮跳个不停,这个场景她见过。

  “小乔?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阿moon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姜乔还一脸呆滞地停在原地。

  “这村庄。。。不太对劲。”姜乔点点头,快走几步跟上阿  moon,小声说道。

  “你也发现啦?这个村庄确实不妥,不过有我和江离在,你怕什么,现在天黑了,先住下来,什么事明天再说。”阿moon冲姜乔眨眨眼。

  姜乔笑了笑,听阿moon这么说,她的心稍稍安定了一点,她看着走在前面的毛大新和江离,悄声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你看树上有什么?”阿moon下巴指了指一旁的槐树。

  “那是。。。乌鸦?这里怎么会有乌鸦。。。”趁着傍晚仅剩的点点暮光,姜乔突然发现槐树的枝桠上站满了黑压压的乌鸦,正居高临下地瞪着树下这一行外来人。

  “乌鸦不是重点,你看看它们的眼睛。”阿moon说道。

  “眼睛怎么了?这么黑怎么看得到啊?”姜乔眯着眼看了很久,可惜天太黑,根本看不清楚。

  “这些乌鸦的眼睛犯红光,说明它们有吃过人肉,而且不只是一两次。”江离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她和阿moon的话传到他的耳朵里。

  “人肉?”姜乔一惊,警惕地看着树上那些乌鸦,感觉它们随时都会俯冲而下,啄食她们的脑袋。

  “对,乌鸦有人肉吃,说明这些人没有土葬,人死无法入土不得安息,有怨气的概率非常大。”阿moon解释道。

  说话间,几人来到一间五层土楼前,这就是攻略上说,这个村子里唯一的民宿。

  毛大新提着行李上下打量着这座土楼,不解地问道:“这村庄设计得真是别出心裁啊,居然都是圆形的,而且从外表看一点水泥和石块都没用,居然还能建五层这么高,真是了不起啊。”

  “谁说都是圆的,你看中间那个最高的,就是四边形的。不过,我也没见过这样的建筑,不管怎么说,我们先进去再说。”姜乔点点头,她总觉得这个布局有点眼熟。

  “。。。你觉不觉得,这个村子的布局。。。有点像个坟墓吗?”姜乔拉拉江离的衣袖,犹疑地说道。

  “连你都看出来了?”江离冷冷一笑。

  “什么?坟墓?哪里像啊?”毛大新凑过来四处张望:“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笨死了,你看那座最高的楼像不像墓碑,其他圆形的楼像不像墓堆。来,你这么看。”姜乔把毛大新拉过来,指着各栋楼给他看。

  “越看越怕,先不说了,我们进去再说。”毛大新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哪有人会把自己的家修成坟墓的样子。他率先提着行李走进眼前的土楼。

  “老板,我们之前订了房间,两间标间。”

  土楼的一层是一个大大的天井,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正惬意地坐在摇椅上,吹着晚风听着收音机,听到毛大新的声音,吓得大叫一声,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毛大新连忙伸手去扶,那男人惊慌失措地站起身,盯着毛大新几人看了半天,说道:“你们。。。是人?”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743571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