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鬼嫁娘(20)

第三百三十一章 鬼嫁娘(20)

  “这是做梦?”姜乔在脑子里回忆着那场疼痛,虽然那刀划在肌肤上的感觉很真实,但现在回忆起来,那场疼痛恍如隔世,现在也没有一丝后遗症,肌肤上也没有一丝伤痕,仿佛真的没发生过一样。

  “你肯定是做梦呢,你快梳洗一下,毛大新催着我们去吃早饭呢。”阿moon拍拍姜乔的肩膀,催促道。

  “真的是做梦吗?”姜乔自言自语地向厕所走去,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色红润,除了有些许黑眼圈之外,一切正常。

  她喃喃地安慰自己:“还好是做梦,做梦就好,做梦就好。”

  阿moon看着姜乔的背影,想到江离昨晚的叮嘱:

  ‘这件事你别让姜乔知道了,她要是说起你就说她是做梦的。’

  ‘为什么?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身上有血咒。’

  ‘血咒,什么时候埋进去的。’

  ‘应该有至少一百多年了,是死咒,解不开,而且,她身的血脉里还有另一种烙印,两种力量加在一起,相互抵消,所以她才能到现在没出事。’

  ‘难怪你问她有没有带石头。那个石头是你给她平衡身上的力量的吧,每个地方的磁场不同、阴气不同,需要稍加平衡,但你说的那个烙印是什么意思?’

  ‘她被某种力量定下了契约,虽然不知道要干什么,但是那也是一股邪恶的力量。’

  ‘那她还能撑多久?她今天身上疼,是因为血咒的关系吗?’

  ‘对,这个地方阴气太重了,她身上血咒力量大盛,唉,她肯定没带我给她的石头,我的血在她身上能压制一段时间。不行,我们就马上回去。’

  “阿moon,你确定八点多了,这天怎么这样啊?”姜乔诧异的声音打断了阿moon的回忆,她看向姜乔,原来姜乔边刷牙边拉开了窗帘。

  窗外的世界灰蒙蒙的一片,整座村庄都笼罩在灰色的大雾里,重重浓雾挡住了天地间所有的光亮,像是要掩蔽住外界所起变化的神秘一样。姜乔一拉开窗户,那灰色的雾像没有脑袋的青蛇一样钻进了屋里。

  姜乔慌乱地关上窗,后退几步,窜到阿moon的身旁,指着屋里的屋里,说道:“这雾。。。不会有毒吧。”

  “这雾没有毒,但是怨气很重,怨气已经成形化雾,到底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啊?”阿moon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吃饭啦,你们俩好了没,饿死了。”门口传来毛大新懒洋洋的声音。

  阿moon连忙走去开门,毛大新和江离从门外走进来,看到姜乔还没换好衣服,夸张地嚷嚷着:“小乔啊,我的祖宗啊,你怎么还准备好啊,我都快饿死了,再这样下去我可能没力气走下楼梯了。”

  姜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应道:“好啦,好啦,我很快,穿个外套就行了。”她突然感觉有个眼神在盯着自己,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江离,从一进来,他就一直默默地盯着自己看。

  姜乔疑惑地摸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什么吗?”

  “你还没洗脸吧,眼上全是眼屎。”江离别开头。

  “啊?我洗过脸了呀。”姜乔疑惑地揉揉眼睛。

  “别废话,没洗脸就没洗脸吧,我已经不行了,拿上外套,走,外面真有点冷。”毛大新推着姜乔走出了房间。

  几人来到楼下,在一间房里找到了老板,老板今天没戴帽子,头上几乎已经秃顶了,正腆着肚子泡着功夫茶,但他看起来衣服心绪不宁的样子,不住地别过头看看窗外的动静,茶水溢出了都不知道。

  毛大新敲了敲门,推门而入,老板看到他们几个,连忙起身迎接,嘴里埋怨道:“你们怎么才下来啊,差不多该走了。”

  “走?我们早饭还没吃呢?没力气走啊。”毛大新张望了下,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茶桌和几张椅子,只能郁闷地站着。

  “好啦,好啦,我带你们去吃早饭,吃完了赶快走,来,跟我来。”老板摆摆手,带着四人,走到隔壁的房间,这个饭厅里只有一张可供10人坐的饭桌,和10把椅子,再无其他的家具。

  “厨房不在这啊?”毛大新找了张椅子坐下,张望了下环境奇道。

  “厨房在隔壁,我去给你们下点面,千万别出去啊。”老板再三叮嘱后抬脚离开了房间,轻轻带上门。

  “老板好像不太想让我们出去啊?我看攻略上说,这个村子虽然没什么名气,但大家对游客都挺热情的,他们很喜欢有游客来,可以带动村子里的经济啊,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阿moon皱着眉头说道。

  “你看的那篇攻略是一个多月前的了,这段时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姜乔说道:“不过,江离,外面的雾这么大,真的不会对人体有伤害吗?”

  “如果偶尔的话,应该没事的。”江离走到窗户前,看着那漫天翻滚的浓雾。

  “面来了,这是我们这特有的花生拌面,酿豆腐,来,一人一个糟蛋,来尝尝我的手艺。”老板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大盘食物。

  一股饭菜特有的香气打破了几人的忧心忡忡,昨日奔波了一天,晚上只吃些饼干充饥,现在早就饥肠辘辘,来不及说什么,每人抱着碗面,吸溜吸溜吃了起来。

  “老板,你们这个建筑好奇怪啊,喝茶一个房间,吃饭一个房间,厨房一个房间,你们这房间真多啊。可是人却没几个,我们昨晚一路来都没见到什么村民。”毛大新吞下口面,笑着和老板套近乎。

  “哎,我们这个土楼就是这样的,别的不多,房间最多,一层会客,二层储物,三层以上住人。你别看它是土做的,这里面可大有学问了,你们绝对想不到里面有什么。”老板脸色不变。

  “里面有什么啊?我看上去不想有钢筋和水泥啊?总不会是什么人骨之类的吧。”毛大新开玩笑地试探道。

  姜乔心里咯噔一声,抬起眼看了眼毛大新,这个时候万一惹起老板的警惕,怎么办。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74356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