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三百三十三章 鬼嫁娘(22)

第三百三十三章 鬼嫁娘(22)

  最诡异的是,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竟然没有一点声音,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没有交谈,也没有眼神的交流,就跟木头似的站在那。

  突然,一声嘹亮的唢呐声划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鼓声、锣声同时奏响,把躲在后面的几人吓了个哆嗦,原先那些一动不动的人终于开始动了,他们自觉地排成两行,露出中间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

  “轿子?”姜乔不由地惊呼出声,立刻被一旁的江离一把捂住嘴。

  “轿子?怎么会是轿子?他们不是在出殡吗?看这个阵仗,更像是。。。”毛大新的声音里也充满了诧异。

  “送嫁?”

  “是不是搞错了,哪有这么丧的送嫁啊,还穿着白衣服?太诡异了,看得我心里毛毛的。”姜乔也觉得不太对劲,若是真刀真枪的流血死人倒也还没那么可怕,而这种鬼气森森的送嫁队伍,却更让人吓得三魂不见了气魄。

  几人不远不近地跟在出嫁队伍的后面,越看越不对劲:“怎么这些人都面无表情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该不会都不是活人。。。是人偶之类的东西吧。”姜乔悄声地说道。

  “人偶?般若。。。?”毛大新一个机灵,立刻联想到那个令他胆寒的魔鬼。

  “不是,那些都是活人,你们俩别瞎猜。”阿moon马上就否决了两个人的胡思乱想。

  “活人啊?可现在是出嫁啊?他们脸上不仅一点喜悦都没有,甚至。。。甚至好像还很害怕啊。”姜乔说道。

  “害怕,不会啊?他们没什么表情啊。”毛大新不解道。

  “有时候没表情正正是在掩饰害怕。”江离冷冷道。

  “他们到底要去哪里啊?这山路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前面根本不像有人家的嘛。”毛大新奇道。

  “你们有没有听到水声?”姜乔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几人站着不动,果然远远的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听声音的方向,正是这支出嫁队伍前进的方向。

  “对了,我想起来了,攻略上说这里有个瀑布的景区,就是在那个鬼嫁娘潭的上游,我记得说这个瀑布在荒无人烟的山里,他们到底去哪会经过这?”阿moon回忆在车上看过的攻略。

  那个瀑布虽然水流不是很大,但胜在落差大,水流从高山翻滚而下,在奇峻的石头上打出水花,最后落在山涧中,从下面看起来颇为壮观,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彩虹。

  “队伍停下来了。”江离低声道。

  几个人连忙静悄悄第躲在一棵老树后,那棵老树的树干有五六人环抱那个粗壮,他们躲在后面倒是安全的很。

  山里的雾还是很大,一点也没有要消散的意思,他们几个离队伍最后的人大约十来米的距离,就算是江离也只能模模糊糊地辨别个背影,但实在看不清楚队伍停下来究竟在做什么。

  “我们能不能再往前一点。”毛大新焦急地用气声询问道。

  江离没有说话,指了指地下。

  几人瞬间明白,这山里没有水泥路,地上都是落叶枯枝,脚一踩上去就会发出吱呀的声音,之前他们的脚步声还能混在队伍的声音中,现在队伍停下来了,他们再发出声音,就会引起前面人的注意。

  他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只能静静地在树后等着,那瀑布的声音不远不近,但大雾中一点也看不见瀑布的位置,只能听到水声。

  等了好一会儿,前面的队伍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姜乔有些不耐烦,他看了看手机,这山里没有信号,距离他们停下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激动道:“江离,你就没有什么法术之类的可以去探听下情况吗?就像你开门那招?”

  “这里的阴气太重,磁场不稳,不好控制小鬼,它们就这样出去,容易发狂。”江离摇摇头。

  “啊?小圆子也会发狂吗?那你把他收好了吗?”姜乔紧张地问道。

  “小。。。小圆子倒不会。。。你说得对,可以让小圆子去探听下。”江离的面色有些尴尬,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居然没想到,小圆子和一般的小鬼不同,本身具有神识,没那么容易被影响。

  姜乔朝天白了个大大的白眼,若不是不能出声,她甚至恨不得仰天长笑三声,难得碰到如此机会可以名正言顺地嘲笑江离,但她突然身形一滞,手指着树上,表情惊恐万分。

  其他人发现不对,连忙跟着抬头去看,树上黑压压的一片,不知何时,枝桠上站满了乌鸦,泛着红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树下的几人,一眼望去,这树上的乌鸦至少上百只,如同一把黑色的大伞笼罩在他们的头上,令他们不禁毛骨悚然。

  最教他们胆寒的是,这些乌鸦仿佛训练有素的人一般,竟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出奇一致地冷冷地盯着他们。

  “这。。。别怕别怕,只不过是乌鸦而已,不会吃我们的。”毛大新嘴里念叨着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别人听的。他也被乌鸦看得有些发毛,不自觉地往阿moon身后躲,又惊觉自己的身份,勉强挺直腰板,挡在阿moon  的面前。

  “他们动了。”江离对头顶那片乌鸦并不在意,他眼睛死死盯着前方,一发现前面有动静,立刻警觉地召回小圆子。

  “怎么样?小圆子说什么?”姜乔急切地问道。

  “小圆子说他去的时候,看到几个人站在瀑布里的一块大石头上,好像在朝天拜什么,应该是在举行什么仪式,然后那几个人就回到队伍里,队伍又开始重新出发了。”江离说道。

  “仪式?”姜乔有些纳闷,即便是沿用古代的嫁娶仪式,也没有听说那个地方嫁人的时候要去瀑布边拜拜啊,“这。。。这是在拜谁啊?难不成是山神或者河伯?”

  “呵,我只听到河伯抢亲的,还没听过拜天地之外拜河神的,别瞎猜了,咱们跟上,看看要去哪。”毛大新催促道。

  “还有件事,小圆子说,那个轿子里没有人。”江离补充道。

  “没人?那新娘去哪了?”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74091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