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一百六十章 泣壁(19)

第一百六十章 泣壁(19)

  “婆婆,你说政府到现在每个月还有给你赔偿是吗?”姜乔放在手中的书本,走回阿婆身边问道。

  “对啊,政府好啊,又管大宝的上学,又管他的吃住,大宝走了之后还管我们两个老不死的,要不是政府每个月给的那些钱,我们两现在都不知道能够怎么办。我们跟着儿子媳妇从老家过来,除了种地啥都不会,连字都不会写,就想着帮媳妇带带孩子。”阿婆回忆起当年,眼角又泛起泪光。

  “当年啊,大宝父母出了交通意外的时候大宝才1岁,我们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大宝他同年龄的孩子都去上学了,我们大宝就盼啊盼也想去,可是我们哪有办法啊。大宝不是本地户口,我们根本不知道去找谁。后来有个政府的人来我们家说解决了大宝的事情。我们真的是别提多高兴了。

  大宝上学后和我们说,老师挑了几个家庭困难的孩子可以在学校寄宿,我们当然很高兴啦,还说包伙食。我们还以为好日子要到了,没想到大宝就出事了。咳咳咳。”

  姜乔眉毛一挑,问道:“婆婆,当时寄宿不是你们提出的,是老师挑的?”

  “对啊,大宝说能被挑上的都是好孩子呢,我们当时太特别为他开心,咳咳咳。”阿婆又开始剧烈地咳嗽。

  好不容易等她平静些,毛大新问道:“婆婆,您说政府现在还在给您钱,那些钱怎么给您的,银行卡转账吗?”

  “银行卡?哎呦,我个老太婆哪里会这些,是用信封装的钱给我的,一个月1000块,那些信封我都留着呢。”阿婆站起身从电视柜的一个小抽屉里找出一个铁制月饼盒递给姜乔。

  “闺女,你回去一定要好好替我谢谢政府,政府好啊。”阿婆眼里充满了感激,满是皱纹的脸上难得露出笑颜。

  “啊。。。嗯嗯,好。婆婆,给您的钱的人你有见过吗?”姜乔将月饼盒中的信封拿出来,一张一张地翻看,突然开口问道。

  “啊?没有啊,每次都是塞到门里的。每个月15号,准时拿给我,一天都没拖过。”阿婆边说话边往里屋走去:“你们先坐,我去看看老头子怎么样了,哎,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死的那么早,我们两个活那么久干嘛。”

  “婆婆你别这么说,你要好好保重身体啊。”姜乔趁着阿婆不注意,飞速地将一张信封塞进外套的口袋里。

  她给毛大新一个眼神示意,毛大新跟着阿婆进了里屋:“婆婆,我们了解了差不多了,准备走了,这点钱您留着给爷爷买点药买点好吃的,啊。。。姜乔。。。你快来。”

  毛大新突如其来的尖叫把姜乔吓了一跳。别看毛大新只是个菜鸟警察,但平时很少这样咋咋呼呼的,姜乔连忙冲了过去。

  里屋没有开灯,只有透过斑驳的窗户透进来的一点日光是屋里唯一的光明来源,阴暗而又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败的气味。七七八八的杂物中放着一张木板床,看得出里面裹着一个人。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爷爷出事了?”姜乔慌张地就要掀起被子。

  “不是,不是,不是,你别乱动,爷爷睡着呢,你看那。”毛大新连忙阻止姜乔,手指往一个方向指去。

  姜乔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觉得心脏骤停,差点惊叫出声,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墙上有张人脸。

  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与西风小学里那如同精美浮雕的人脸不同,这张人脸是活的。

  见到姜乔和毛大新后,人脸露出了像孩子见到凶神恶煞的陌生人一般的惊恐和无措,仿佛他们两人才是可怕的存在。

  在阴暗的光线中,人脸并不明显,看阿婆和阿伯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发现,所以也无法确定人脸出现了多久。姜乔吞了口唾沫,试探地将手伸向人脸,没想到人脸竟然灵活地躲过,然后就这样消失了。

  姜乔直接吓得跳起来,连连后退三步。

  “怎么了?那墙上有什么?我眼睛不行,看不清楚呢?”阿婆也被毛大新的喊声吓了一跳,坐在床边不知所错地看着他俩,手里还拿着瓶小药樽。

  “没事,没事,婆婆。是壁虎,这小子没见过壁虎,没事的,别吓到爷爷奶奶了你。”姜乔白了毛大新一眼。话虽如此,但第一次看到活的人脸,姜乔自己都未从惊吓中晃过神来。

  两人又细细地将屋子看了一遍,确定人脸不在了之后,毛大新偷偷在电视柜的抽屉里塞了身上所有的现金,才向阿婆告辞。

  一出小院,毛大新就嚷嚷起来:“快,小乔,快扶我坐下,我站不住了。”

  姜乔原本还沉浸在刚刚和人脸面对面的震撼中,背毛大新夸张的动作逗乐了,白了他一眼,踢了他一脚,毛大新顺势坐在了地上。

  姜乔嫌地上脏,但经过刚刚的惊吓,也觉得有些脚软,便蹲在毛大新的身旁。毛大新惊讶地看着姜乔跟变魔术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本小学语文课本,又掏出一张信封,感叹道:“天哪,你到底藏了多少东西,你这样当着我的面顶风作案,我要不要抓你啊,你这样我很难办啊。”

  “哎呦,现在会开玩笑了,前两天脸色阴沉的别人看了还以为你得了反社会人格呢。说正经的,你看看这些,想到什么了吗?”姜乔把课本和信封递给毛大新。

  “语文课本。。三年级?你的意思是咱们现在可以确定人脸就是和失踪的孩子有关吗,都是三年级,难道。。。难道是上课的内容吸引了人脸的注意?”毛大新拿起课本,随手翻了翻,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书本的纸张已经发黄,但书角却没有一点褶皱,看得出书本的主人有多爱护它。

  “对,我看了里面,最后记笔记的地方是一首古诗,我在梦里听到过这首古诗。我问过校长他们了,出现人脸的两间教室当时上的都是语文课,学的内容就是这首古诗。我推测的没错,孩子们生前最后的记忆应该就是上课时学的内容,所以它们才会被吸引,这就是人脸出现的原因。”姜乔分析地头头是道。

  “那这个呢?”毛大新拿起信封,看了一眼,惊讶道:“啊?信封是。。。西风小学的?”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720559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