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8)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8)

  罗琪没有说话,但眼里瞬间迸发出的一丝光彩让姜乔知道,她在听自己说话。

  姜乔再接再厉:“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吧,没有人帮的上手,孩子还老生病,你的压力很大吧。一做得不好,周围的人就会说你不是个好妈妈,不会做妈妈,其实,你已经很努力了。”

  罗琪深呼吸了一口,没有说话,但喉咙发出了近乎于呜咽的声音,姜乔知道自己戳到她的痛处了。

  “我们每个人都不是生来就会做妈妈的,也需要帮忙,可是在你最需要丈夫的时候,他却没有帮你,留你一个人孤军奋战,对不对。婆婆心疼儿子多过心疼你,心疼孙女也多过心疼你,你是最没人疼没人爱的。是个女孩是你的错,孩子生的不健康是你的错,孩子发育得比较慢也是你的错,好像做什么都不对,做什么都是错的,对不对。”

  姜乔轻身细语的声音却像个炸弹般重击罗琪的心里,罗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牙齿紧紧咬紧下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

  “所以,泥越来越焦虑,你希望他们都消失,这样就没人再说你的不是了,你希望连孩子也消失,你的生活就可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们找不到我所说的那个女人是吗?我杀了全家编了个谎话骗你们。”罗琪冷冷地开口,眼底隐约又泪光闪过。

  “你别这么说,我相信你的,我相信当晚有第三者的存在,那你能告诉我在睡觉前都发生了什么吗?”姜乔心里一惊,自己谈话的动机被发现了,连忙转移话题。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姜乔的无心之举竟让罗琪瞬间变了脸色,她困惑地皱着眉头,手指不安地绞动着:“我想不起来了,我想不起来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你别激动,好好想想。”姜乔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个问题竟然能引起她如此大的反应,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那扇单向透视玻璃,心里希望隔壁的人看到了经快来救场。

  “不行,我的头好疼,我想不了,好疼。”罗琪抱着脑袋,痛苦地哀嚎着,甚至把桌上姜乔的手袋都打翻,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

  这时,毛大新和一个女警冲了进来,架着罗琪离开了审讯室,姜乔惊魂未定,怯生生地看着接着进来的刘队:“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没事,奇怪,之前我们问过她这个问题,当时她的回答很普通,也很正常,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大反应呢?难道是因为之前你的刺激?嗯,姜乔你做得好,很有天赋嘛,搜罗到我们警察都没有得到的重要情报。”刘队鼓励地拍拍姜乔的肩膀,赞许的语气让姜乔的心放了下来。

  “没想到我还有如此高的天赋呢,哈哈,你说我现在去考警察还来得及不,江离,江离?”姜乔回过头才发现江离正站在后面愣神。

  “怎么了?”姜乔不解地看着他,江离对这个案子的反应有些不太正常,太安静了,几乎没怎么说过话。

  “没什么,你也觉得她是为了这些家庭琐事杀了自己的亲人?”江离轻轻地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是真的她怎么会像现在这么淡定,那种滋味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姜乔沾沾自喜的心情一下就烟消云散了,再怎么说这也不是个能让人开心的案子:“我知道,呼,确实我不能理解,不过,啊?!我想到了。”她顿住脚步,瞪大眼睛转过头看着江离:“我知道她为什么想不起来之前发生了什么!”

  “什么?”江离疑惑地看着她

  “创伤后应激障碍!”

  姜乔一时间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意思,她拿出手机搜索了下,递给江离:“就是这个。”又猛然想起江离的眼睛,于是自己迫不及待地念给他听:“。。。患者长期或持续性地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拒绝参加有关的活动,回避创伤的地点或与创伤有关的人或事,有些患者甚至出现选择性遗忘,不能回忆起与创伤有关的事件细节。”

  “就是这个这就能解释了她为什么记不起那晚发生的内容,因为她自己不愿意想起来。”姜乔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恨不得立刻进去把这个重大发现告诉毛大新和刘队。

  “那为什么她会记得当晚有一个女人,可是又忘记了之前有没有见过女人。”江离看样子不太同意姜乔的看法。

  “呃。。。我。。。不知道。”姜乔一时语塞。

  江离快步走过她的身侧,冷冷地说道:“没有搞清楚的事情就不要乱猜测,你凭什么说罗琪因为一些家庭上的小矛盾就杀了人,你知道这是多残忍的罪名。”

  “不是我说的啊,是毛大新说所有证据都。。。指向她的嘛。”姜乔望着江离背影,越说越小声,委屈地喃喃自语道:“生什么气嘛。”

  “最近约会约的怎么样啊?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给妈妈看看。”

  姜乔一进门,姜妈妈又开始絮叨起她的个人问题,姜乔心里一阵烦躁,口气不自觉地暴躁起来:“妈,你好啰嗦啊,我的事情我有分寸,你别管这么多啦,该带回来的时候我会带回来的。”

  “我不管?!我怎么能不管啊,就你这个坏脾气,说两句就生气,你要是也对别人这样,你这辈子都别想嫁出去,恋爱都没谈过几回,你哪有什么看男人的眼光,妈妈必须给你把关。。。”

  “妈~”一阵无名怒火涌上心头,姜乔的声音越来越尖

  “我这是为你好。”姜妈妈还是没有要停口的意思。

  “妈,别老说为我好,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真的为我好,你这是以爱的名义绑架我。”姜乔崩溃地大喊道。

  “想不想让她永远闭嘴。”

  “谁?!”姜乔一个激灵,慌乱地站起身,环顾四周。

  “怎。。。怎么了?”姜妈妈被姜乔吓了一跳,诧异地看着她。

  姜乔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无心在和她争吵,匆匆回到自己房间。

  刚刚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地在她耳边低语,异常清晰,好像那声音如同一道利剑射穿云层,直击心中。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662230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