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

  妻子突然面部扭曲,痛苦地将身体蜷缩起来,她难以置信地看着背后,正当她转身之际,似乎又受到了莫名的袭击,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姿势,鲜血染红了她的睡衣。她难以置信地倒在地上,喘着粗气向后退。

  血溅三尺,一把水果刀劈中她的脑壳,妻子不死心地瞪着嵌在脑壳上的刀,慢慢没了呼吸。这一切发生地极快,姜乔甚至来不及反应。当然,来不及反应的不止她,还有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丈夫。

  只见他嘴里不知道嚷嚷着什么,惊慌失措地往姜乔方向冲,姜乔来不及避让,眼睁睁地看着他穿过自己的身体。说实话没什么感觉,但就在相撞的那一霎那,姜乔能感觉到自己的心突然跳快了几下,明明不冷也没风,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冲过来的男人也没比妻子好多少,一下就被打翻在地,就在姜乔愣神打寒颤的功夫,丈夫白色的汗衫上滲出了一大片血迹,姜乔知道男人也被刺伤了。当丈夫靠近心脏的衣服上也沾染了血迹后,他也失去了动作。

  这过程发生不过五分钟,姜乔呆若木鸡地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哦,不,灵魂。她转过头唤江离:“江离,我。。。啊。。。”没等她说清楚看到了什么事,惊悚的一幕又发生了。

  地上的丈夫和妻子突然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爬起身,坐到沙发上说说笑笑,丈夫继续喝茶看报,妻子择菜。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妻子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与刚才一模一样的过程又发生了一遍!

  当丈夫和妻子再次站起身走向沙发时,姜乔终于忍不住崩溃地闭上眼不再看,她哭丧着脸抓着江离的手:“让他们停下来,我受不了,我不想再看到这一幕了。”

  “小乔?你怎么了?”毛大新探听了一圈消息,回来之后却看到姜乔脸色苍白得吓人。

  “我问过了,男的身上中了十余刀,致命伤。。。”

  “是刺入心脏的那一刀,妻子致命伤是脑袋上的那一刀。”姜乔打断毛大新的话,这一幕在她面前已经上演了第四次了。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说。。。你看到了什么?!”毛大新兴奋地抓着姜乔的手:“凶手是谁?!”

  “没有看到,不过是他们很熟悉的人。”姜乔再一次观察妻子去开门的神情,眼里透露出的那份喜悦和关心,她很熟悉,她经常在姜妈妈的眼里看到—每次回家姜妈妈在见到她时眼里总会有这种喜悦。

  “这么说。。。很大机会是他们的女儿做的。”毛大新皱着眉头,最不希望的局面还是发生了,他一拍脑门,激动道:“哎,江离不是能和那些灵体说话嘛,你问问凶手是谁。”

  “他们根本不理我,我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姜乔无奈道。

  “那不是完整的灵体,主体不知去哪了,这些只是残存的余魂,只会机械地重复生前最后发生的事情,没有自主意识,因为力量太小,所以他们的声音没法从他们所存在的空间传到这个空间。不需要我们做什么,明天他们就会自己消失。”江离淡淡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毛大新的分析,他的神情一下变得严肃。

  “你们小心点,到处都是血迹,鉴证那边还要做比对和试验,我们去钱多多的房间看看吧。”毛大新小心翼翼地带着姜乔和江离绕过地上一摊摊的血迹。

  姜乔早就受不了了,即便那些只是残魂,但看着他们在眼前一遍遍痛苦地被杀害,也不是寻常人的神经能够承受的。她几乎是捂着眼进了卧室,等她缓过神细细观察时,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维和感萦绕在她的脑海中。

  她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这根本不像一个女生的房间。一张床对着一个布制简易衣柜,床头放着个摆放杂物的小筐。竟在没有其他多余的摆设,别说女生房间里爱摆的娃娃,甚至是个梳妆台都没有。

  “这房间的东西也太少了吧。”毛大新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嘀咕着翻了翻简易衣柜,里面除了几件深色制服,并没有其他什么特别。“连衣服都这么寡淡,这个钱多多得是个多无趣的人啊。”

  房间里一览无余,连张照片都没有,实在没什么可查的,姜乔走到床边,顺手翻了翻小筐里的杂物,一些护肤品,几张便利店收条,看上面的内容,买的也不过是些普通的快餐。

  “连口红都没有?!”姜乔翻看着护肤品,这些品牌还是她上大学的时候用的,很难相信一个三十岁一直工作的女性还会用这种学生才用的平价护肤品。

  “咦?!”姜乔发出了一声低呼。

  “怎么了?”毛大新已经搜查完了衣柜,正准备翻翻床垫,听到姜乔的声音,立刻凑了过来,却发现姜乔手里的东西没什么稀奇。

  那是一张花花绿绿的宣传册:优昙华徽剧团演出。

  “她也去看过这个剧团的演出?”姜乔翻了翻自己的包包,那张一模一样的宣传册还静静地躺在她的包里。两张宣传册放在一起对比,没什么区别。

  “这剧团有什么不对吗?”毛大新拿过一张宣传册翻看,里面不过是些演出剧目介绍,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在宣传册最上面写了一行字:3.13第一次看,留念。

  “3.13?她不会和我看的是同一场吧。”姜乔拿出手机查看时间,果然,姜乔和这个钱多多在同一天同一个剧场看过同一部戏。

  如此巧合?

  姜乔有些毛骨悚然,毛大新也觉得有些异常,喃喃自语道:“13号,那不就是前两天的事,看完戏没多久就杀了爸妈,如果是有很大仇怨那还会有心情去看戏啊。难道。。。小乔,那天你们看的那部戏有什么特别吗?”

  “没有啊,看的就是这部,两世情。”姜乔将那部两世情的剧目指给毛大新看:“那天我从头看到尾,没什么特别和意外,讲的就是古代的一家烈女不堪敌人来犯,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故事,如果有问题,也一定不是和这出戏有关。”

  姜乔回过头继续翻查小筐里的杂物,却听到毛大新的声音幽幽地从背后响起:“小乔,你说的内容和两世情的不一样啊,你确定你看的是这部戏吗?”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65967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