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19)

第二百二十八章 从前我死去的家(19)

  说起公演的那一天,齐团长的脸上露出了骇然的神情,他眼里深深的恐惧,令其他人背脊发凉。

  虽然正旦是名不见传的红莲,但因为是没公演过的戏,那天捧场的人还是特别多,满满当当地竟没有一个虚席。

  之前红莲他们排戏的时候,怕泄漏了机密,总是不让人看,引得齐团长好奇地很。那天,齐团长偷偷跑到观众席上,混在人群中偷看了这部戏。说实话,他看这部戏的时候比所有人都忐忑,如果红莲能够凭借着这部戏一炮而红,也许她就能摆脱戏班主那个老混蛋了。

  不负众望,那出戏红莲演的极好,台下的观众甚至都忘了叫好,大家都深深地被戏里的人物所感动。就在红莲独唱的高潮时,戏台上突然泛起了滚滚红光,原本大家还以为是戏里的效果,可是当那吐着火舌的热浪向台下的观众袭去时,大家才惊慌失措地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大家慌不择路地朝门口散去,可是黑暗中寻不到方向,所有人都慌了神。

  齐团长没有跟着人流往外跑,他奋不顾身地向戏台挤去,可惜,慌乱的人群挡住了他的去路,让他动弹不得。戏台上的火光将浓墨般的夜云照的如晚霞般红艳,发出瑰丽的光芒。

  那天是十五,一轮圆月早早地就挂在了天边,火光冲天时,那轮明月竟像是被血染过一样,变得血红,在缭绕的烟雾中泛着令人胆寒的红光。齐团长站在人流中,看着红莲独自站在高耸的戏台上继续不慌不忙地吟出最后的唱腔,身影渐渐被火舌吞没。

  一片火光中,戏台上落下厚重的幕布。

  最令人觉得诡异的是,当深蓝色的幕布落下时,如同魔术一般,那火浪和浓烟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戏台上又恢复了平静。逃难的观众纷纷停下了脚步。

  一阵寂静后,观众们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谁都以为这只是戏班子为了新戏想出来的嘘头。大家连连叫好,可齐团长心里却更加不安,因为他知道,这绝不是这出戏的效果。

  果然,他跑到台上去,台上空荡荡的一片,不止没有火烧的痕迹,甚至连其他的道具都不见了,仿佛今晚这个戏台上根本没上演过戏。

  自从那天晚上,红莲就失踪了。不,准确地来说,自从齐团长看着红莲的身影被火舌吞没后,她就失踪了。如果说是那场不明所以的大火捣的鬼,但其他人都没事,更何况连具烧焦的尸体都找不到。红莲的妈妈报了警,但警方也无能为力,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但不知为何,戏班主吓坏了,他连夜收拾了行李,解散了戏班子,远走他乡。戏班子解散的那天,齐团长在后台收拾东西,隐隐约约听到红莲的声音从戏台子上传来,他跑去一看,却什么都没有。

  戏台上只有一张小纸条,齐团长知道那是红莲留给他的。

  听了齐团长的这段回忆,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沉默,谁也没想到这段回忆竟是如此残酷。

  最后还是毛大新先反应了过来,对着阿moon说道:“不对,你问问,当时红莲失踪后,不是有遗书吗?”

  “红莲失踪以后,戏班主怕她母亲来闹,又怕警察查出了他对红莲做得那些坏事,所以就照着红莲的笔迹写了一封偷偷放在了红莲随身的行李里。那时候谁会对一个没权没势的戏子上心呢。红莲失踪后,她母亲也就来了一次,收拾了她的东西,发现了这封遗书。不过她倒没怎么闹,估计是她有了别的孩子了吧,我看她身边跟着个小男孩。”

  “那你重开优昙华剧团是为了什么?”阿moon问道,这是毛大新在背后的疑问。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我想不通那天的大火是怎么回事,我的直觉告诉我,只要知道那天戏台上发生了什么,就能知道红莲的下落。我。。。”

  齐团长说到这,低下头,内心的愧疚即将决堤,深呼吸了口,才继续说道:“当年我太懦弱,什么都没能为她做,我一直后悔到现在,如果。。。如果我当初勇敢一点揭发戏班主的话,也许红莲。。。也许今天就不一样了。”

  大家听了齐团长的话一阵神伤,气氛陷入了低气压,突然王道长一拍大腿,恍然道:“哦,我才搞明白,你找我,不是为了驱鬼,是为了见鬼啊!”

  齐团长听了这话,忙不迭点头:“是啊,当然啦,道长你不知道我多想见一见红莲,亲口向她道歉。我原本成立这个剧团就是想六个念想。不过后来有一次,就是我找你的前一天,有人说见过红莲,我才想找你帮忙的。”

  “有人见到红莲?”屋里和车里的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齐团长脸色有些苍白,他点点头,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嗯,就在前几天,有一个观众跑来告诉我,她看到的戏和其他观众看到的不一样。我刚开始觉得她是来闹事的,可是后来,一听她说的戏的内容,我就知道她看到的是红莲最后演出的那出戏。”

  毛大新和姜乔互看一眼,哦,原来说的是姜乔啊。看来那天问齐团长这事的时候,他确实隐瞒了重要的信息。

  “你知道那位小姐叫什么吗?”王道长哪里知道毛大新和姜乔前几天问过这个问题,连忙顺藤摸瓜。

  “不知道叫什么,但我有她的电话,她留了个电话给我,陪同她一起来的还有个男士,看起来好像是她男朋友。”齐团长翻出留下的电话,递给王道长。

  停车场里的两人惊讶地瞪大双眼,说不出话来,原来齐团长指得竟然不是姜乔,而是另一个人。王道长装模作样地念出电话,毛大新立刻让警局的同事帮忙查找机主。

  “昨天,警察也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也知道红莲演出的那部戏,但我没说。那部戏只演了一次,而且又是新剧本,根本没有任何纪录,警察是怎么知道的呢?”齐团长纳闷地自言自语:“难道还有人见过那出戏,为什么我就见不到呢。”

  “那出戏的作者是谁?”阿moon,也就是姜乔问道。

  齐团长深深地叹了口气:“那出戏叫《烈女传》,红莲整日呆在角落涂涂写写的就是那部新戏,没想到吧,作者竟然是红莲。”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652686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