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四十八章 知更鸟之夏20

第四十八章 知更鸟之夏20

  阿乐带着两人,进度极慢,山路本来就不好走,也没修个阶梯什么的,只能按照前人脚踩出来的枯枝小道前行,姜乔和江离都没什么登山的经验,不消一会儿,便走得气喘吁吁,姜乔突然尖声惊叫,三人一起停了脚步。

  阿乐看了看,领着两人到了一处山中的小水涧,三人坐在水涧旁的大石块上休息。姜乔学着阿乐的样子喝了几口水涧中的山泉水解渴,冰凉至极,甘甜可口,水底清澈可见几尾小鱼和几根不知名的水草。她抬头观察了下,发现这水涧中的水是从山上的一处小口瀑布流淌而下,那水柱只有碗口大小,从山的最高处直流而下,溅起高高的水花。

  “这条是近路,我后来发现的,我们之前走的是从山的西头上去的。那落水的地方就离教堂不远了。“阿乐指着小口瀑布说道。

  姜乔心道,这还不如绕远路呢,这山路走起来简直是要了老命。

  “刚刚怎么了?”江离原本就走得气喘吁吁,刚刚被姜乔这么一咋呼,差点没栽个跟斗。

  他坐在大石块上喘着粗气,额头上满是汗水,晶莹的汗滴顺着瘦削的脸颊滑落,然后滴在好看的锁骨上,最后滑进白色的衬衣里。他的脸色愈发苍白,连唇上也毫无血色。看样子,可真是把他给累坏了。

  姜乔找了片手掌大的叶子卷了个杯子给他盛了些水,江离一口气饮下,可怜巴巴地向她又要了一杯,就这样,一连喝了三杯才渐渐缓过神来。

  见他缓了神,姜乔才把自己发现表姐就是自己梦游时见过的山鬼,以及她和阿乐见到的不是同一个山鬼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

  江离沉吟了一会儿,问道:“那照片呢?”

  姜乔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照片递给江离,江离用手一触,说道:“这不是山鬼,你表姐还是个活人。”

  活人?江离那晚也说自己见到的是活人,真的是表姐?那之前阿乐见到的山鬼还活着吗?为什么表姐,还有那个不知是何人的少女都变成了山鬼?

  一时间毫无头绪,两人无言地坐着休息了好一会儿,就见到阿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手里还捧着一束野花,跟献宝似的递给姜乔。

  “姐,这花好看吗?”

  “好看。”

  姜乔稀罕地接过花,这野花是她从来没见过的品种。只有六片重瓣,雪白色的花瓣上还镶着一道金边,从黑色的花蕊处生出丝丝血红色的脉络,形状与血管尤为相似,不断分支,口径渐细,蔓延在花瓣中,妖艳而又诡异。

  姜乔正欣喜地闻着花香,江离一把夺过花束,仔细地端详起来,姜乔被他这个举动吓了一跳,这该不会是什么毒花吧,连忙紧张兮兮地问阿乐:“这是什么花啊?”

  “我之前也没见过,不知道啊,刚刚给你们去采野果子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水涧那头的山洞边上长着几小丛。我想着阿姐应该会喜欢,所以采来给你的。”阿乐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江离:“阿哥,这花有问题?”

  “这花由很重的血腥味。”江离细细看过手里的花束后说道。

  “血腥味?我怎么没闻到?”姜乔又凑了过去闻了下,还是只闻到一阵浓烈的花香味。

  江离把花束递给姜乔,问道:“你看这花蕊像什么?”

  姜乔搞不懂江离想要说什么,没有接过花束,只是就着江离的手,仔细地看了看那黑色的花蕊,像什么。。。像个。。。人脸?!姜乔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正想再看个清楚,没想到那花蕊好像活了一般,对着她挤眉弄眼。

  “啊,它动了?这是什么花啊?”姜乔吓得尖叫起来,下意识地把江离的手推得老远。

  “你呢,阿乐你看看?”江离又把花递给阿乐。

  阿乐犹豫了下,接过花束,瞧了老半天,也没看出哪里奇怪,犹疑地看着他俩,问道:“这。。。这不就是普通的花蕊吗,你们俩为啥这种反应啊?”

  “你看不出它像个人脸吗,还会动?”姜乔惊疑地指着花束,声音在惊吓后高了八度,惊动附近树上的鸟儿发出咋咋的声音飞向天空。

  “人脸?”阿乐被姜乔这么一吓,惊得把那束花抛得老远,一脸畏惧。

  “阿乐,你这花是在哪摘的?花下面有没有什么?”江离问道。

  “就在水涧那边的岩石缝里,这花就靠着岩石缝里那一点点的泥土生长,哪有什么啊?”阿乐躲在姜乔旁边,小声说道。

  “哦,那没什么,你们也不用这么大惊小怪,这花应该也没有什么别的大问题,这山里被黑气常年覆盖,可能有些植物也受到了影响。没事的,我们继续上山吧。”江离安慰道。

  姜乔和阿乐这才松了口气,两人不再理睬那些花,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别的植物上去。

  江离走到那束散的七零八落的花面前,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用手捻了捻花瓣,那雪白花瓣中的血红色脉络渗出几颗小血珠,江离皱着眉头,看了看被血珠染红得手指头。

  他抬起头看了看正在远方观察其他动植物的姜乔和阿乐,刚刚他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故意说了那些话。实际上,这花确实有古怪,阿乐是平凡人,自然是看不出古怪的,在他眼里,这就是朵普通的花。姜乔因为人之将死,部分的器官变得格外敏感,所以虽然闻不到血腥味,也看出了这花中的蹊跷之处。但在他的金色重瞳里,这雪白色的花中,聚集了极少量但十分怨毒的黑气,这些黑气仿佛是花的本质一般,与这花同根同生。

  最重要的是,这黑气和缠着这大山和村子的黑气虽然相似,但竟然不是同一股黑气。

  这不过是山野中的野花罢了,怎么会带着这些黑气?刚刚阿乐说花长在岩石缝里,那说明根下的泥里并没有埋着不干净的东西,到底是花产生了黑气还是黑气影响了花?

  江离站起身来,眺望着山脚下的黑瓦白墙的小山村,这个村子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58855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