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五十九章 死亡之舞2

第五十九章 死亡之舞2

  “大新?”姜乔朝理着平头跑得满头大汗的毛大新挥了挥手,没等再上前一步,便被外围戒严的警察拦了下来。

  毛大新正在和其他的工作人员确认着什么,稚嫩青涩的脸上不见了平常的呆萌,紧锁的眉头显示出他现在的苦恼。

  姜乔讪讪地收回手,她观察了一圈,发现其他人的表情也和大新一样,整个现场弥漫着沉重的气氛。

  看来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姜乔无奈地摸摸鼻子,只好转身走出了小区。

  其实姜乔也是第一次走进这个家对门的小区,虽然,就是街对面,但是,这里的房价比姜乔她们家住的小区高了至少20%。

  天鹅湾,这个号称要永远保持永远房价第一的小区,不仅绿化面积全市第一,安保设施全市第一,最重要的是,它为小区后面的市重点小学开了个后门。

  相较于姜乔她们小区的孩子上学路程得至少30分钟,街对面的天鹅湾里的孩子上学,最多只要10分钟。

  这让许多爱子心切的家长不惜重金也要在里面购置一套房产。一时间房价水涨船高,这里的房价还真的从来没跌过第二。

  鉴于这小区里的安保十分严格,所以,姜乔今天能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走出去,还真得亏了这场火和她一身邋遢的睡衣,让忙得焦头烂额的保安看漏了眼,还以为是自家的业主忘带门禁卡,就这么给放了进去。

  姜乔一路往小区门口走去,一路赞叹不已这个小区的欧式豪华园林设计风格,一不小心没留神,直接撞上了前面的一个小姑娘。两人重心不稳一起扑腾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姜乔连忙扶起小姑娘,一边拍打几下她身上的泥土,一边仔细检查了她身上是否受伤。

  “没事,不疼。”小姑娘倒是没哭,对着姜乔笑了笑,大大的眼睛笑成一条缝,肉乎乎的小脸上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特别可爱讨喜。

  小姑娘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看样子是要去上学,姜乔看了看手机,才六点四十。她拉着小姑娘站起身来,摸摸她的小脑袋,问道:

  “你这么早就去上学啦?”姜乔自觉心慈目善,预期都比平常温柔了许多。

  “嗯,我今天做值日班长,得早点去,我走了,谢谢阿姨。”

  小姑娘挥挥手就要走,一把被姜乔拉住:“阿姨?叫姐姐,姐姐。”姜乔义正严辞地纠正。

  “噗呲,姐姐,再见。。。哈哈哈”小姑娘被姜乔逗乐了,眼神像是同情一样,施舍给姜乔两个字,然后大笑着跑开了。

  留下姜乔一人在风中凌乱。

  “你说气不气,你说,我哪里像阿姨,哪里像。。。”姜乔咋咋呼呼要江离评理,昨天那一幕还历历在目,最近她可受不得这种刺激。

  江离一边忙着用筷子和眼前的馄饨做斗争,一边好奇地问道:“不应该。。。叫阿姨吗?我坐地铁的时候,有学生给我让座,都叫我叔叔。”

  “。。。。。。”姜乔看了看江离那清秀俊雅的脸,发觉自己竟无言以对,她从餐桌的餐具盒里拿出汤勺换下江离手上的筷子,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打开电视等江离用完餐。

  作为风水师的助理,至今她还没有干过除了伺候老板一日三餐外的其他工作。自从姜乔上岗后,江离就将每天吃什么这个大难题丢给了她,还好他也不挑食,姜乔煮什么还是打包什么,他绝没有半分意见。在这点上,姜乔还是十分满意的。

  姜乔郁闷地在电视上切换着频道,江离的客厅就是办公室,门口贴着牌子:“江离风水师办公室。”牌子之小,姜乔第一次来的时候甚至都没发现。

  联想到王道长的豪华办公室甚至还有前台,姜乔就觉得江离这个风水师做得极为随意,反正不管怎么说,她是一个上门的客人都没看到。

  她甚至都怀疑,江离是不是有钱给她发工资。

  门突然开了。

  “快,给我杯水,渴死我了。你们楼今天怎么电梯给坏了,累死我了去。”

  先进来的是一头大汗的刘队,一进门就嚷嚷着要喝水,跟在后面的是毛大新,跟累得喘气如牛的刘队比,毛大新淡定很多,甚至连汗都没多流。

  “电梯坏啦?看来今天只能叫外卖,不能出去吃了。”姜乔连忙去厨房倒了两杯水。

  “师兄有事来找我?”江离从餐桌旁起身,走向沙发。

  相较于刘队的自然随意,毛大新对这里显然拘谨得多,见到江离过来,他连忙起身站直,局促地手都不知道放哪才好,讪讪地和江离打了声招呼,眼睛甚至不敢直视江离。

  从厨房拿水的姜乔看得真切,虽然有些替江离不忿,但她理解毛大新,在他的内心即便有七八分相信了鬼神之说,也不太能接受身边的人能和鬼神交流,甚至不知是要对江离害怕还是敬畏。

  “哎,你以为我愿意来啊,能来找你的哪是什么容易的案子,哼,这帮废物,气死我了,都上新闻了。”刘队冷哼了一声,指着电视里。

  姜乔不解地看向电视,电视里正播着本地早间新闻,主持人声音略微兴奋地说道:“据本台报道,昨天早上天鹅湾发生了一场不寻常的火灾,据现场的群众爆料,天鹅湾xx单元,在昨日凌晨2点左右发生火灾,但奇怪的事,除了被害人四周竟然没有一点着火的痕迹,具体着火原因还待调查。”

  “这火好像是从被害人的身体里烧出来的一样,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个。”毛大新顿了顿,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搓了搓手,继续说道:“我们发现,这位被烧死的死者生前,也就是着火时,正在跳舞,一直跳到烧死为止。”

  “跳舞?不是吧,会不会是因为火烧在身上,痛苦地挣扎被看成跳舞啊。”姜乔难以置信,提出质疑。

  “不是,是真的在跳舞,我们查了,跳的是芭蕾舞。”毛大新肯定地说道。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575535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