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九十一章 茉莉之恶(15)

第九十一章 茉莉之恶(15)

  “啊!”姜乔发出了声惊叹,她转头看了眼江离,不知何时起,江离的注意力也从咖啡转移到她和老爷子的对话上了。

  老爷子满意地看到姜乔被惊吓的表情,这段往事他不止一次当故事和别人说起过,不过,后来怕影响生意,而且知道的人都搬离了这,才渐渐不说了。这次又提起那段尘封的往事,当年惨烈的画面在他脑子里依旧印象深刻。

  “大家发现那臭味就是从河里面散发出来的,而且好像什么东西堵住了河眼,因为那情形实在太诡异了,所以大家都捂着鼻子在河岸边看热闹。那流不动的血水表面平静,但有人发现快到河眼的那块有几个圆圆的东西,一上一下地浮在那。

  有人啊就拿了根竹杆子挑了挑,其实大家原来以为是烂掉的西瓜什么的被人扔进河里,哪想到竹杆子一挑,其中一个圆东西滚了几下,露出了黑黑的头发,大家这才发现,那竟然是人头!

  所有人都慌了神,你想啊,这快百米长的河段竟然都染红了,这里面得沉着多少人啊。很快,警察就来了。虽然他们当时封锁了两边,但是我们家啊就在河河岸上。当时,我也是胆子大,偷偷扒在门那边看。

  结果你猜怎么着,警察一共捞上来了9具尸体,那情形啊,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那些尸体啊应该是从上游冲下来的,之前下过几场暴雨,就是这些尸体把河眼给堵住了。哎呦,都不知道在这河里泡了多久,全都腐烂变了形,他们捞的时候用得是网,一挤,嗤嗤地往外冒着白沫,还带着腐肉,可把我给恶心坏了。

  最重要的是,那九具尸体都是没头的,那些头啊还得另外捞。有一个泡的太厉害了,眼珠子都给泡出来了,就剩下一丝肉连着,半耷拉在眼眶外面。那眼眶里啊还有条小鱼在蹦跶。”

  姜乔听得一阵胃液上涌,手脚发凉。她转头看了看江离,还是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

  老爷子继续说道:“折腾了一整天,我的面馆都没法开门,最后只捞上来了9具身子8个头,还有一个头怎么找都找不着。因为天黑了,所以警察也都先撤了,估计是打算明天来。

  结果,那天晚上又有怪事发生。

  我记得是半夜,也不知道是几点,反正我睡了一觉,结果突然被哭声吵醒了。那时候,我老伴还在,我推了她一把,问她有没有听到。白天的事太瘆人了,我一听那哭声就觉得和白天的尸体有关。我老伴说她也听到了,还叫我去外头瞅瞅。没办法,我只好出去看了眼。

  我就在门缝里看了看,没想到外面亮得很,我就壮着胆子出去看了看。嘿,结果你拆猜怎么着,整条河的河面上都像着火了一样。

  但是又不像真正的火,那火没有温度,那时候夏天得有多热啊,我刚一出门,就被冻的直发抖,我都能看到从嘴里呼出来的白气,要知道,咱们这南方就算是冬天都不一定能这样。而且,那火啊,不是红色的,是冒着白光,火心里却是绿幽幽的,跟传说中的鬼火一样。我小时候在乡下看过鬼火,就是这个样子的。

  这可把我吓坏了,你想啊,整条河面上都燃烧着这种阴森的鬼火,那是什么场景。吓的我拔腿就往家里跑,后半夜都没敢合眼。

  第二天,河水居然又变红了,那都通了河眼了,居然还变红,而且,只有咱们这一段是红色的。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好多人昨天夜里都看到那个情形了。而且,我听说。。。”

  说到这,老爷子停了停,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这可把姜乔急坏了,老爷子这口才不去做说书先生实在是可惜了。把一件新闻说得跌宕起伏,高潮迭起,听得姜乔又是怕又想往下听,比看恐怖电影还刺激。

  “您快说啊,您听说了什么啊。”姜乔急急催促道,还眼明手快地给他再倒了一杯茶。

  老爷子也是好久没和人说这故事了,看到姜乔听得这么认真捧场,不禁有点小得意,啜了口茶,继续往下说道:“当时好多人都和我一样,不是被哭声吵醒的,就是被外面的光给吸引住的。好些人都出去瞧个清楚。

  我听说,有个人啊,他看到了不一样的。不是说了吗,那河面上烧这鬼火,这火光亮得能把河底都给照清楚了,那个人说,他看到了在火光中,对面的墙上有9个影子,那些影子没有头,但手里捧着个头,一个接一个地往前走着,然后影子就消失了。最后一个,没有头的影子手里没有捧着头,也没有消失,就在原地打转。

  “这。。。这假的吧。”姜乔不敢相信。

  “我本来也是不信的,可你想啊,除了我,和警察,有谁知道那河里有几具尸体呢,那尸体就摆在我面馆旁边的空地上,周围都被警察围住了,根本没人看见。最重要的是,有一个头没找着这件事,是我快天黑的时候,听那带队的警察我来我们家借厕所,在厕所里打电话说的,我还听他说这事已经交代了不让对外透露半句。如果是他瞎编的,咋能编的这么准确啊。”

  老爷子见姜乔不信,连忙解释。听他这么一说,倒还真不像有人瞎编起哄的。姜乔只觉得全身发冷,一直从背脊骨冷到后脑勺,她心有余悸地看了看河对面,原本的惬意自在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只觉得看哪都阴森可怖。

  老爷子看着姜乔的样子,哈哈笑道:“别看了,当时河两边所有的建筑全都已经拆掉了。这些都是新的。”

  “那后来呢。”姜乔问道。

  “后来,一直到最后,都没找到那个头,但是河就不太平了,反正是没人敢吃河里的鱼了,而且只要碰到下雨,第二天河水就会变红,而且特别腥臭。有人还传晚上会在河边看到一个无头人到处问人他的头在哪。大家都受不了了,一起去政府反应。政府这不才决定整改整条河。

  “一开始,还没打算河两边都拆了,但是,这工程一开始就又出事了。”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523308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