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九十六章 茉莉之恶(20)

第九十六章 茉莉之恶(20)

  画面又暗了。

  随着一曲茉莉花,镜子再次亮起来。

  这一次,还是在一间土房里,茉莉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轻轻地给他唱着《茉莉花》,歌声中充满了温柔的慈爱。

  姜乔有些愕然,不是说考大学去城里吗?怎么还在农村?还生了孩子?

  一个酒气冲天的农民打扮的男人,推门而入,脚步轻浮,醉醺醺的躺在床上。茉莉没有抬头,依旧坐在床尾唱着歌哄着怀里的孩子。

  “一天到晚的唱什么鬼啊,难听死了,给我倒杯水,渴死我了。”男人在床上嚷嚷着,鞋也不脱,钻进被子里。

  茉莉没有动,依旧抱着孩子,冷冷地说道:“喝酒,就知道喝酒,喝了一晚上了,钱借到了吗?”

  男人猛地坐起身来,没好气地嚷嚷:“让你倒水你听到了没有,你以为我想喝啊,还不是为了借钱,你。。。你不和人喝两杯,说几句好话,人凭啥借你钱。”

  听了这话,茉莉终于起身,她轻手轻脚地把孩子放在床上,去倒了杯水拿给男人,问道:“那钱呢?钱借到了吗?”

  男人接过水杯喝了几口,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给她,又倒下身,茉莉拿着钱数了下,声音突然高起来:“才800块?哪里够?你出去了一整天才借到了800?我们拿出什么去洛城看病?”

  男人一动不动,茉莉拿手去推,推了几下,男人突然坐起身狠狠地推了一下她,她直接坐在了地上呆住了。男人还不解气,说道:“治治治,医生说了这病没得治了,咱们家治不起这种病。别治了,你看这个家都治成什么样了,明年再生一个。”

  茉莉愣了一下,突然跟疯了一样,冲过去骂道:“你说什么呢你,畜生,虎毒不食子,这是我们的孩子啊,怎么能不治了,不生了,我就这么一个孩子,我不会再生了。”说着,她使劲捶了几下男人,床尾的小男孩醒了,坐起身哇哇大哭,显然是被爸妈吵架的声音吓到了。

  茉莉连忙过去又抱又哄,孩子稚嫩的哭声吵得男人心烦意乱,骂道:“哭哭哭,就知道哭,本来好好一个家,就是娶了你这个扫把星才搞成这样的。你看其他家,媳妇又能下地又能干活,从来不敢给老公脸色,你呢,当初我真是瞎了眼贪图你是个读过书的女人,本来想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眼红下,才花那么多钱把你娶过来。哼,你倒好,嫁过来啥也不会干,就生了这么个病殃殃的儿子。亏你还念大学,就你这样念什么大学,一个女人家就知道霍霍家里的钱,你和你妈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给支招,你妈知道把你的通知书偷偷给烧了?你给我对老子好点,要不然老子把你和这败家货一起退回去,让你家赔我钱。”

  “你让我妈把我的通知书烧了?”茉莉瞪大眼睛,急促的呼吸竭力隐藏自己的情绪,微颤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相信。

  “是又怎么了。让儿子别哭了,烦死了。”男人烦躁地嚷了几句,又睡下了。

  姜乔的心紧紧揪成一团,虽然杀人可恨,但镜子里茉莉的遭遇让她心痛不已。她也是个女孩,但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比男孩子差,从小到大,爸爸失踪前,她一直是爸爸心尖上的小公主,从她记事起,好像爸爸妈妈就竭心尽力地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看着那瘦弱的身影缩在角落里微微颤抖,她的拳头握得紧紧的,恨不得冲进去替她好好教训那些看不起女人的人。

  镜子又荡起涟漪,这一次画面转到了一间大房子里。

  与之前不同,那间房子宽敞明亮,还有现代化的家电,一家七八个人其乐融融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阵敲门声,进来了一男一女,姜乔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进来的正是茉莉和他的丈夫。

  两人来的目的不用说,肯定是为了生病的孩子借钱。男主人从微笑到不悦,说到后面已经满脸的不耐烦,他拿出200元钱,挥挥手示意他们拿了钱赶快走。

  无论茉莉的丈夫再怎么说,也不愿再多拿出一分钱。气氛渐渐凝重起来,大家都阴沉着脸。这时,她男人起身去厨房到了几杯茶出来,递给沙发上的每一个人,然后扑通跪下了。

  他咚咚咚地磕着头,祈求男主人再多给一些。男主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大声呼喝着他俩快走,还作势要赶。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茉莉,突然,从随身的布袋里抽出一把长刀,手起刀落,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男主人的脑袋已经掉了下来,咕噜噜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停在了他妻子的脚边。

  鲜血飞溅,一滴血飞进茉莉的眼里,随即又流了下来,其他人吓得蒙了圈,一时间都没了反应,还是男主人的妻子最先反应过来,大叫了一声。茉莉转过头,又是一刀,脑袋像甘蔗一样,咔嚓一声,从脖子上滚了下来,掉在了她自己盘起的腿间。

  姜乔看到心惊胆战,此刻的茉莉,就像从地狱的恶鬼,一只眼赤红,,眼眶溢出血泪,苍白的脸上沾满血滴,一只手拎着那把还在淌血的长刀,仇恨癫狂的眼神地望着剩余的人,好像要把他们生吞活剥一般。

  一个年轻点的女人大叫起来,刚叫了一声,就被茉莉的丈夫捂住了嘴,又是一刀,她彻底没了声。剩下的老人们哪里是茉莉和她丈夫的对手,没几下功夫,房子里就只剩下两个活人。

  整个房子血迹斑斑,地上铺的地毯像是被血浸泡过一样,稍稍按压,就能渗出血迹。茉莉站在房间中间,看着四处滚落的脑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丈夫看人都死光了,才腿软地跌坐在一旁,脸上满是惊惧。

  “你去找钱,我去整理下这里。”愣了片刻,她丈夫回过神来,对茉莉叫道。

  听了这话,她傲居地环顾了下四周,并没有拿钱,而是将掉落在地上的男主人的头找了个塑料袋装起来,然后放进随身的布袋里,又小心地将长刀上的血迹擦掉,也放进布袋里。

  这头,她的丈夫将尸体偷偷从窗户上扔下去,只听到几声沉闷的落水声,姜乔知道,那几具尸体将顺流而下,不久后浮出水面,成为惊天大案。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521015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