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爱死你(15)

第一百一十四章 爱死你(15)

  “你怎么了?”毛大新被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去扶,没等近身,陈欣又不动了,就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僵在那。

  毛大新刚伸手去碰,陈欣突然眼睛向上一翻露出眼白,嘴里叽里咕噜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直着双手向他扑来。他连忙向后一闪,反手将她擒拿住。陈欣双手被反锁在背后,依旧不停地挣扎着要扑向毛大新。

  毛大新大声呼喊,隔壁来了好几个人,大家合力才把她制住,见陈欣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连忙把她送进医院。没想到到了医院打了麻醉针依旧没有效果,不得已只能将她捆绑在床上,她才慢慢安静下来。

  毛大新在医院走廊的窗边给姜乔打电话,从电话里告诉她今晚发生的事情,没想到姜乔竟然说马上过来,让他在医院等着。

  刚放下电话,便看见一个老妇人在走廊里急匆匆地走来走去,像是在找人。他迎上去询问,原来她就是陈欣的姑妈。

  姑妈见到陈欣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毛大新扶她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询问今晚的情况。

  姑妈叹了口气,说道:“好在她小时候我已经把她过继给菩萨做女儿,要不然她很难过这一关啊。她上周慌慌张张地跑来,说有鬼要害她。我本来是不信的,她的命我给她算过,会一直顺风顺水的,没想到命中突然有这一劫。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开始的时候,还不肯说,我再三问,她才说了实话。

  她说她在高中的时候,和两个好朋友欺负过一个女生,不过,后来导致她跳楼了,她的两个好朋友已经被她害死了,现在轮到她了。真是作孽啊,哎。”

  看来和陈欣说得差不多,毛大新继续问道:“阿姨,那今晚呢,今晚发生了什么事?陈欣怎么变成这样了?”

  “之前我为了保护她,在家里各个地方都挂了观音像,今晚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外面有东西要进来,是那个女鬼。我让她把大厅的那副观音像抱在身上,千万不能离身。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小欣已经不见了,墙上的观音像也破了个洞扔在地上,我还怕她出事,还好她跑了出来。”

  毛大新听得一阵紧张,心里正暗暗期盼着姜乔他们快点来,突然觉得有两道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脸上,转头一看,陈欣姑妈正对着他上下打量着,食指拇指不停地抖动着,嘴里念念有词,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叹息地说道:“小伙子,你有危险啊。有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你了。这个给你,关键的时候,能替你挡一下。”

  毛大新干笑了几声,正想推脱,没想到她不由分说塞进他的口袋里。毛大新掏出来一看,是个小小的三角形黄色符纸:“阿姨,我们警察不能收群众的礼物的,您。。。”

  走廊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半分人影。。。

  “走得这么快?”毛大新不解地自言自语,晚上的医院静悄悄的,走廊上刚刚还有几个护士和家属,不知何时也不见了,昏暗惨白的灯光在头顶忽明忽暗,气氛突然变得恐怖诡异起来。

  毛大新摇摇头,站起身来跺跺脚,医院的冷气十足,身体强健如他竟然都觉得有些冷。他在走廊上活动了下身骨,却突然发现一个女人不知何时溜进了病房,正静静地站在陈欣的病床前看着她。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毛大新一把拉开门,冲进去厉声道。

  奇怪,病房里的小方呢?

  那女人穿着一身白色的海军服,看起来有些像校服,她转过头,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脸上有几道伤痕,看起来像是刚刚抓的,抓痕的伤口还没结疤,朝外翻着血肉。

  毛大新无端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抓痕。。。女人。。。?

  毛大新咽了口唾沫,他心里蹦出个名字,犹豫再三,还是问出口:“你是青青?”

  “我来带她走的。”少女垂着头面无表情地盯着床上的陈欣,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仿佛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声音平直机械,听不出丝毫的感情。

  “你。。。你不是死了吗。。。我。。。我。。。”毛大新惊得话都说不清楚。一直以来,总是听刘队和姜乔说江离有这样的本事,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也能撞鬼。

  “要你多管闲事。”

  毛大新心里犯嘀咕,没留意眼前的少女忽然没了踪影,下一刻,一只冰冷的鬼爪从背后爬上他的肩头。毛大新一个激灵,本能的一个擒拿手抓住肩上的鬼爪往前一拉一推,身后的人应声落地。

  却不曾想落地的人竟然是原本应该昏迷的陈欣,他抬头看了眼病床,果然病床上的已经换成了杨青青。她僵直着上身,直直坐起身,向他扑来。毛大新连忙松开地下的陈欣,往右一闪,堪堪躲过已迎面扑来的青青。

  “有话好好说!”毛大新大喊着。但青青的鬼爪下一刻已经深深地插入他的肩头,生生勾下一块肉,顿时血喷如柱。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疼得他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毛大新喘着气顺势滚到一边,用手捂住伤口,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流,从他的指缝间冒出,滴在地上。他转头一看,杨青青的身影再次不见了,床上空无一人,连刚刚倒在地上的陈欣也不见了。

  毛大新一头冷汗,再这样下去今晚他可能得交代在这了。他警惕地环顾病房,一个黑影突然从床下窜出,一把抓住他的脚使劲床底拖。毛大新使出吃奶的劲连蹬了几下,竟然挣脱不开。眨眼的功夫,他已被拖行到了床沿,床下阴影中等着他的是一张血盆大口。毛大新急中生智,腾出一只手,将口袋里的黄符扔了去。

  黄符穿过黑影落在地上,黑影随即消失了。

  毛大新惊魂未定地喘着气,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他蹲着身子低下头,再次确认床下没有任何异样,刚抬起头,突然一只鬼爪掐着他的脖子使劲将他按在床上。

  快不能呼吸了。。。

  毛大新憋红了脸,心里哀叹江离他们怎么还不来,难道阿姨说得真是,今天这一劫真的过不去了?毛大新眼前渐渐变得模糊,只看得见青青那张惨白毫无表情的脸在他的上方死死瞪着他。

  在她的眼里,自己是不是如蝼蚁般弱小?

  不行,要死也得她死,她已经死过一回了,不在乎再死一回。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510746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