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空房客(19)

第一百三十九章 空房客(19)

  此时此刻的林书仪显然还没有死,但是她被绑得严严实实的,竟丝毫不得动弹。如果不是姜乔她们及时发现,相信再过不久,很可能就要窒息而死。

  阿友脸色苍白,见已经被发现,反而放松下来,在地上嘿嘿笑了起来。姜乔连忙撕开林书仪脸上的胶布,此时的她已经几乎被吓疯,反复念叨着:“魔鬼。。。魔鬼。。。”

  姜乔将她松开,扶坐在地上,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一旁的茶茶,呜咽着慢慢靠近她,讨好地舔了舔她的手掌。

  说也奇怪,茶茶的靠近让林书仪镇定了许多,大脑里也渐渐恢复了理智,她看着地上的阿友,对姜乔说道:“就是他。。。他害了黄小姐,他已经和我承认了,他杀了人。”

  毛大新愤愤地说道:“xxxx镜子藏尸案,还有xxxx床下藏尸案都是你做的吧。”他掏出手铐,将阿友铐在床脚上。

  阿友低头笑着,越笑越大声,好像他们在说着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我只是。。。我只是把那些奇怪的人从我家赶走而已,她们太烦了,霸占着我家,害我都不能好好住呢。”

  毛大新和姜乔对看一眼,两人同时心里暗道:“这家伙脑子有病。”

  姜乔试探地说道:“既然你说那是你家,你为什么要躲起来反而让她们光明正大地在外面生活。”

  “对啊,我为什么要躲起来,我才是主人,房子都是我的。”阿友面色扭曲,突然又笑了起来:“我妈妈说了,不能让她们看到我的存在,要是看到了,房子就不是我的了,我就不能住在里面了。”

  “你妈妈?你叫什么名字?你妈妈叫什么名字?”毛大新皱着眉头,这个阿友原本看起来很正常,怎么这会儿说话颠三倒四的。

  “我叫阿友啊,我妈妈叫黄淑珍,我家住在光明巷光明苑19号楼404。”阿友飞快地背出一连串的地址。“我妈妈说了,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所以,看到我的人都得死,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

  毛大新看了姜乔一眼,无奈道:“妈的,看起来像是个傻子,要是鉴定出来是个精神病患者,就白瞎了。”

  阿友对他们的对话充耳不闻,只顾低着头嘿嘿笑着,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姜乔紧紧盯着阿友,突然大声说道:“你不是疯子,我没说错吧。你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故意的。你故意潜入她们家里,故意了解她们的生活,了解房子里的一点一滴,然后故意接近她们,然后把她们杀掉,然后独霸这个房子。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说白了,你也不是为了房子,你是在享受着这个过程。你享受着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窥别人的生活,你享受着趁人不在家的时候才做房子的主人。”

  阿友的笑声渐渐消失了,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姜乔继续厉声说道:“我猜猜为什么你会享受这一切,因为。。。你就是这么长大的吧。你从小就躲起来生活,没有名字,没有身份,像一只老鼠一样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出来找吃的,活动身体。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你只能说服自己,你在享受这个过程。你很喜欢这样的生活。

  虽然后来你长大了,可以逃离这样的生活了,但是你没有朋友,也没有真正属于你的家,你甚至没有属于自己的姓名,你一无所有,所以你越来越痛苦。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所以。。。”

  姜乔顿了顿,此刻的阿友已经抬起了头,恶毒地看着她,黑色的瞳孔折射不出任何光,那眼神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姜乔毫不畏惧地瞪回去,一字一句慢慢说道:

  “老天没有做错,你所做的一切也证明了你只配活在阴暗的角落里。。。”

  “你胡说。。。我妈说了。。。只要我藏得够好,就总有一天所有的一切都会属于我。”阿友突然扑了上去,还好手铐铐着他,才没有碰到姜乔。

  但没想到阿友转而扑向林书仪,将她死死按在地上,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一切发生在电闪雷鸣之间,毛大新和姜乔都来不及反应,等她们回过神,林书仪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毛大新连忙扑过去,想要掰开阿友的手,却没想到看上去瘦弱的人,手劲之大毛大新使尽全力竟无法掰开他的手分毫。

  眼看着林书仪的脸已经憋的通红,挣扎的力气在慢慢变小,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一旁窜出,死死咬住阿友的喉咙。

  “啊~”紧接着一道黑影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上。

  林书仪只觉得脖子一松,新鲜的空气源源不断送进胸腔,她大口的呼吸着咳嗽着,终于平复了气息,她睁开了眼。

  阿友抽搐着身体瘫坐在地上,他捂着喉咙,鲜血不断地从他的手指缝里流下,他睁着无神的双眼,不死心地瞪着她。

  不远处,刚刚发现她的女生正抱着一个小小的身躯哭泣着,雪白的墙壁上一滩血迹,触目惊心,还没凝结的血珠顺着墙壁结成几条血线缓缓流下。她怀里的那个小小身躯几乎被血染红了半身,小小的爪子不停地抽搐着,好像想抓住什么,却只能徒劳地伸向半空。

  “刘队,对,我们在三楼,12号楼,嫌疑犯已经被制服了,不过得先送去医院。好的。”那个青年警察在打电话。

  “刚刚发生了什么?”林书仪有点混乱,恍惚中只记得一个恶狠狠的身影扑向她,再然后她就不能呼吸了。

  再然后呢?谁救了她?

  林书仪爬向姜乔,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喉咙嘶哑地几乎发不出声:“谢。。。谢。。。谢谢你救了我。”

  姜乔抬起头,泪眼婆娑,哽咽地说道:“不是我,不是我,是它,是你的柴柴救的你。”

  “柴柴?柴柴在哪里?”林书仪犹疑地看着姜乔,从她的表情中她难以置信地将目光转向她怀中的奄奄一息的小狗。

  什么柴柴?这只狗和她的柴柴完全不一样。

  她在说什么呢?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493592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