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七章 恐怖歌谣6

第七章 恐怖歌谣6

  “拘魂符?好像好厉害啊,为什么每一张都不一样呢?”姜乔一听是这种只有在电视里看到过的高深法器,忍不住仔细端详起来。

  “我随意画的,没有统一的模板,所以不一样。”江离抬起头一本正经地回答,不解地发现姜乔的嘴巴逐渐张得可以塞下整个鸡蛋。

  “随意画的?那你画这些干嘛?”姜乔又无语了。

  “师兄说报销专家费用的,好像是说得做什么凭证之类的。”江离继续认真地低头鬼画符。

  姜乔觉得刚刚萌生崇拜之意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白痴。

  “师兄?你说的不会是刘队吧。”姜乔挑着眉,不太确定地问道。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江离惊讶地反问道。

  “哼,一看他的样子就像会干这种事的人,你们竟然是师兄弟?哦,对了,这次的案子是不是很棘手啊。你刚刚说还会死人?”姜乔想起了另一个重要的话题。

  “鬼和人不一样,他们留在人间最主要的原因是执念未了,如果完成了他们的心愿,鬼留在这世上的意义就没有了,自然而然地会消失去往投胎。但是我昨天没看到这种消失的痕迹,说明这个鬼还有什么放不下。”江离停下笔,坐正解释道。

  “执念未了,那岂不是有很多人。。。不是,很多鬼留在这人间?”一想到周围可能密密麻麻地挤着无数的鬼,每天看着她睡觉吃饭洗澡上厕所,姜乔就忍不住想要抓狂。

  “一般的执念的力量是不足以支撑让鬼留在这人间的,只有执念非常深的那种鬼才做得到。而且它们留在人间是很痛苦很危险的。”江离顿了顿,又说道:“其实它们每天都要忍受如同切肤之痛的感觉,这是代价。所以,其实你想见个鬼是不容易的。”

  江离的解释终于让姜乔放下心中的大石,这下她终于能放心地洗澡上厕所了。

  “可是,你刚刚说昨天的凶杀案中那些人的魂魄都不见了,那是怎么回事啊?”姜乔又想起刚刚他和刘队说的话,疑惑地问道。

  “我也没碰到过这种情况,我昨天本来想找他们的魂魄出来问问凶手是谁,结果发现都没了。”

  “会不会是去投胎了?”姜乔皱着眉头思索后问道。

  “不是去投胎,而是没了。我感受不到它们任何的气息与痕迹。”江离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脸上第一次露出疑惑的表情。

  姜乔没再提问,因为她突然发现,江离如果和她说话,就会完全停下手中的笔,端坐起来,认真地面对她说话。按照这个速度,这一大沓的符何时才能画完。

  在姜乔兴奋而又害怕的期待中,天终于黑了下来。犹豫再三,她还是决定跟着江离去一探究竟。在去的路上,她不断安慰自己:没事的,江离都说了那里没有一丝魂魄留下,不用害怕,什么都没有。

  但真的到了那座废弃的居民楼下,姜乔就后悔了。从楼下往上看,这栋楼笼罩在凄白的月色中,黑漆漆的楼洞就像是一个怪物张开大口随时准备吞噬走进去的人类。

  姜乔明显高估了自己了,即便是做了一整天的心理准备,真的面对时她还是双腿发软,心脏都快从嘴里跳了出来。江离担心地看着她的脸色,示意如果害怕就在楼下等他。

  再害怕这时也来不及了,姜乔看着这看路灯都没有的黑漆漆的四周,心想这还不如跟着江离心安,这片区域已经被警察封锁了,普通人是不会进到这附近的,要是凶手或者是什么变态的人在这附近转悠,危险程度绝不比遇到鬼低。

  “咚咚咚。”

  楼道里很安静,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姜乔全身紧绷,仿佛在用每一个毛孔感知着外界一丝一点的动静。

  一路相安无事,姜乔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江离的衣角,另一只手拿着蜡烛,终于到了凶案的那一层。蜡烛摇曳的烛光在黑洞洞的楼道里,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微弱的烛光范围外的黑暗,显得更加令人心惊。

  姜乔在心里一边骂着自己蠢,一边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壮胆。

  “蜡烛太暗了,要不然我们还是开手电筒吧,亮点啊。”姜乔终于忍不住出声,她已经受够了黑暗。

  “不行,手电太亮了,会吓走他们的。”

  江离的声音比白天对着她说话的时候还要平静,仿佛这样的环境和这样的气氛更令他自在。他戴着墨镜,又在这黑暗的楼道里走路,步履却没有丝毫的凌乱,竟然仿佛一点都不受影响。

  “他们。。。?!”姜乔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抓着江离衣角的手握得更紧了。

  “到了!”

  江离的脚步停了下来。姜乔从他的背后慢慢地探出身来,就着烛光,能看到凶案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所有的血迹、尸体什么的都已经不见了,连灰尘都被打扫得一干二净。如果不知情的人来到这里,根本看不出来在这间屋子里曾经发生过如此凶残的命案。

  “我们进去吧。“江离脚步稍稍停了下,便带着姜乔走了进去。

  咦,那种彻骨的寒冷感觉没有了,虽然还是比大楼外的温度稍低一些,但是和昨天相比,房间里温度像是回到了正常。

  姜乔终于想起来哪里觉得不同了,楼道里的温度液恢复了正常,这么说起来,今天虽然更害怕,但更多的是因为心理的原因,自我意识上的恐惧,和昨天那种滲人的压迫感和无缘无故的发毛的感觉是不太一样的。

  这么说来,那个厉害的东西应该已经走了吧。

  姜乔稍稍放下心来,昨天她都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下这里,她跟着江离走进屋子,第一时间先看那堵墙,一眼看过去,果然还是什么都没有。江离打算再往里面走些,姜乔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墙,一咬牙,还是放开了他的衣角,独自拿着蜡烛在那堵墙边观察。

  墙上除了几块水泥剥落的痕迹,并没有跟其他墙上一样写着红色的怨字。姜乔又弯下腰,托着蜡烛仔细地在墙根上照了照。屋子里的灰尘大致被人扫过一遍,还好这里是靠近边角的地方,打扫的人并没有那么仔细,所以这一小片的灰尘还在。

  姜乔仔细地拿着蜡烛来来回回地照着,又在脑海里回忆了下那张照片上那个圆形物体的位置。果然被她发现地上有一个圆形物体的痕迹。

  看来照片上那个圆形物品是真实存在过的,应该是那天在她之前已经被警察当作证物收走了。那肯定不会是人头,那样的话,死者就不止坐着的那几个人了。

  那会是什么呢?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399985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