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瞳生之诡 > 第十八章 恐怖歌谣17

第十八章 恐怖歌谣17

  “古怪?”姜乔忍着不舒服,又看了一遍,虽然看完心里凉飕飕的,但古怪还真的没看到。

  “江哥,你要不要看看。”毛大新转头向坐在后座的江离问道。

  “我不看了,我晕车。”江离看着车窗外,说道。

  “到底哪里有古怪,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快说啊!”姜乔着急地催促道。

  这个宣传片当时之所以没用到,一个是因为出了意外,但是最主要的还不是这个原因。“毛大新看着姜乔着急的样子,卖了个关子。

  其实这部宣传片刚开始并没有明确地说弃用,主要是因为在当时这事故已经私下解决了,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而学校为了这部宣传片已经下了血本,不仅请了电视台的导演,还租了机器,最重要的是还在当时的电视台商量好了播放时间。如果弃用了,那损失可就惨重了。

  所以,虽然有争议,但最后校长还是决定照常播放宣传片。可在宣传片剪辑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才导致了后来的弃用。

  当时剪辑的人有导演、当时的校长、教导主任也就是现在的校长,还有剪辑师,他们四个在电视台的剪辑室里完成了样片。就在大伙儿高兴看样片的时候,有人发现了不对劲。样片中的小朋友是六个人,可是中间玩搭火车的时候,镜头下竟然出现了第七个小朋友,虽然看不清它的脸,但是当时按照出镜的脚步特写镜头数过去,一共拍了七个小朋友的脚步。

  大家当时都大吃一惊,连忙问导演当时怎么会多了个小朋友,可是导演想了半天,都没想出来这多了个人到底是多了谁,这镜头是最后的一天拍摄的,导演都记得很清楚,就是六个小朋友拍的。

  所有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导演突然一拍脑门说道:“这搭火车的镜头不就是出事故后的第二天拍的吗,因为出了这事故所以拍摄草草结束了。

  大家都很清楚这多出来的脚是谁的,只是没人敢说出口而已。最后,当时的校长做了决定,把这个样片永远封存起来,还请了个道士做了法,在上面加了个封条。

  姜乔听了这缘由,连忙又拿着手机看了一遍,在看到搭火车那段时,她认真地数了数,果然多了一个人。

  “这么说来,当时就闹鬼了?可为什么现在才开始死人呢?”姜乔百思不得其解。

  “知道为什么当时还请了个道士做法吗?”毛大新接着上面的话题,继续说道。

  “因为死人了?”姜乔一下就明白了毛大新的意思。

  “对,你猜死的是谁?”

  “校长?”

  “聪明!你怎么猜出来的?”

  “很简单,当时这事虽然邪乎,但当时知情的人都是高知识分子,会让他们做出请道士这种迷信的死,肯定是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最有可能的就是死人了。而你刚刚说以前的教导主任已经升做校长了,这样片还保管在他那,那以前的校长呢?在当时会想到拍宣传片这么时髦的想法,我估计着年龄肯定不是很大。没理由这么快就退休了,就算退休了,你们调查的时候他肯定也在世。你没理由不去他那做个调查的。可是从头到尾你都没提见过老校长。”姜乔一本正经地分析着。

  “推理的很好啊,有板有眼的,比我还厉害!“毛大新由衷地夸奖道。

  姜乔勾起嘴角,挑了挑眉,一脸得意地说道:“我刚刚说的这些,都是瞎扯的。其实我是这么想的,这么邪乎的东西导演肯定不会存,剪辑师更不可能存。而这种关乎学校声誉的东西最有可能的就是由校长亲自保管。这鬼要是出来害人,肯定害得就是碰到的第一个人,这除了校长还能有谁。”

  “这逻辑更完美啊!”毛大新这下是真的佩服,这个姜乔不仅胆子比一般的女生大了许多,连逻辑方面也很强,要是考了警官学校,出来肯定是个好女警。

  “有没有查到当时做法的道长是谁?”江离突然淡淡地开口了。

  虽然他好像一直都在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但其实姜乔和毛大新的对话都被他一字不拉地听了进去。

  “现在的校长不知道啊,当时校长死后,他就怕的要死,直接病了。昏昏沉沉了一阵子,后来他在家里听说,校长死了第二天校长夫人就带着个道士上门,做了法拿了个盒子封住了样片,还交代绝不能再打开。他这才敢去了学校,然后就把这东西锁在保险柜里,再没看过。”

  毛大新说着,趁着红灯等待的时间,翻出了个手机照片,递给江离,说道:“铁盒上的符我拍下来了,你看看。不过,有件事很奇怪,这道符在我们拿到铁盒的时候已经裂开了,应该有人在我们之前打开过这个铁盒子。”

  姜乔匆匆瞅了一眼照片,然后递给江离,又听到毛大新说盒子被打开了,惊呼了一声:“难怪,这符都被撕开了,这鬼当然就跑出来啦。难怪这么久都没再出事,突然开始死人了。这是谁打开的啊?”

  毛大新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要不是我们去找校长了解情况,校长都不知道这盒子被人打开过。”

  “这是正宗的茅山派的符。当时应该确实是封住了鬼。”江离抓紧车停下来的时间,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

  “那就奇怪了?说不通啊。”姜乔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

  “什么奇怪?”江离把手机递了回来,问道。

  “你想啊,这小女孩一开始把保管样片儿的校长给杀死了,然后被封住了。等她再出来的时候应该更愤怒啊,那她为什么没有把保管它的现在的校长杀死呢?哎,对了,当时的校长是怎么死的啊?”姜乔突然想到这茬,连忙转头问毛大新。

  “嗯。。。当时的校长是跳楼死的。”毛大新想了想,说道。

  “跳楼?和现在这几个人的死法不太一样啊?这鬼杀人的手法还进步了?还艺术了?”姜乔脑子里又是一片浆糊,刚觉得有些新方向,结果却好像走进了更大的谜团里。

  “快到了,前面怎么这么堵?”毛大新着急地直按喇叭。

  前面的这条巷自路很小,最多只能两辆车并驾齐驱,现在巷子里挤满了人,前面还有一辆救护车停着,搞得毛大新的警车根本挤不进去。无奈之下,毛大新只能把车停在路边,带着姜乔和江离走了进去。

  姜乔看到救护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不会又来迟一步了吧。她拉着路旁一个刚看完热闹往回走的大妈问问情况。

  大妈一脸惊吓地说道:“前面有人跳楼死啦。”

  姜乔愣住了,怎么又来了个跳楼的死法了?

  (https://www.zbzw.la/book/27306/4387038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