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阴差办案小组 > 第六章 双王之战

第六章 双王之战


  走在回去的大路上,不禁拍腿大叫。还是被这对君臣坑了,估计他俩是预谋好的,隐隐感觉大帝当时也在偷笑。

  让我捉猫?

  啊呸,这是我该干的事儿吗?帝坑又开始坑人了。

  当时大帝还特意让韩擒虎先去准备,把我留下来,然后对我是一番洗脑。

  “神凡这次的奖罚你就不必参与了,你的功劳,地府给你记着在呢!另外你觉得韩擒虎此人咋样?”

  韩擒虎?

  此人如果抛开那颗嫉妒心不谈。就凭他刚才在大帝无限的威压下,还尚能挺起腰板,就绝对当得起一代枭雄这四字。

  不过大帝这是什么意思?愈发看不明白什么情况了。

  于是很中规中矩的回答大帝:

  “韩擒虎也算一枭雄,不过就是心胸太过狭隘,若是能够放开心怀,或许能成为地府顶梁柱!”

  “很好!那他我就交给你了!”

  说完大帝带着平等王便离开了,留这我一人一脸懵逼!

  什么鬼?交给我?

  我有什么地方可以让韩擒虎施展光辉的?难道是说大帝,想把那家伙调到我的小组来?

  懵了,懵了!

  一阴将跑了过来,是我的部众,是我带来的一千阴兵的小统领。

  他们当时看地府的几位大佬都来了,便退出将院内,在院外留守等候。此时看只剩我一人,阴将便进来听我发号令。

  “哎!”我一叹,现在还能干啥?走吧,回去捉猫!

  退出院内,大手一挥。一千阴兵便跟着我,浩浩荡荡的回到了驻扎点。

  走在阴间的路上,我除了有些懊恼被那对君臣给坑了,丢了个这么烫手的人物给我。

  但有些想起,当初和辛一起出征鬼方的时候,那个时候也就统领千把人,但是辛的笑好甜。

  那是她成为王妃之后,为数不多的跟我在一起的日子;也是她成为王妃之后,为数不多的笑容。

  辛,我早晚要闯进轮回,我早晚必定要寻到你!

  心中大声的发誓!

  到阴兵们全部驻扎下,慢慢的走回了楚城的帅府。

  韩嫣还在给他治疗,一魄几乎尽损,这可不是什么小问题了。短时间内韩嫣等一直给他持续的传送能量,帮助他修补。

  突然我倒是闲下来了,因为我要带着韩嫣一起去查探此案,而他暂时要在楚城身边输送能量,所以我只能先等等了。

  正好也该去看看秦广王那边的情况了!毕竟人家几次帮我,如果不去看一下,于心过不去。

  大步迈向了氓定山的道路,突然在靠近山下的时候,被一队阴兵拉了下来。

  “大胆!没看到本帅在前面?竟敢阻拦,都想魂飞魄散吗?”

  我直接霸道的上前说道,毕竟职位摆在那里,我不嚣张,反而可能会被认为假帅!

  “准帅大人,在下奉平等王之命!在此封山!还请大人休得为难在下,如若您取得平等王殿下的手谕,我等小兵自当在比放行!”

  哦?平等王下的令封山?这对君臣到底是怎么想的?

  氓定山顶,双王正在激烈的对峙。

  “蒋子文,你真的是疯了,没事来挑战我?在小辈面前,我给你面子,现在我再问你一句是否还要与我战下去?”

  宋帝王直接指秦广王,隔空霸气的喊话。

  余震身为半步准帝,自然有他本质的傲气。对于一位王者,自然不能逼压的太猛。

  而且秦广王乃一女流之辈,胜了也没什么面头。至于觊觎十殿阎罗的第一殿之名,那就是无稽之谈了,宋帝王对这些虚名可不在乎。

  可惜他看错了秦广王,别的阎王可能会惧他一二,而一袭白衣的蒋可依不会。

  她素手白衣,手持青剑,一剑如破万军,剑气横扫而去。

  说是迟那时快,一道纵横之剑气斩向宋帝王。

  宋帝王并未躲闪,只是轻轻摇头,一指御空,便就轻轻挡住了,那仿佛能够横扫诸天的剑气!

  “可依,你果真想为那小子出头?你疯了!”

  呼,氓定山的阴风阵阵吹过。此处本身就是上古时的一处战场,源于地府跟冥府的大战。

  双方当时在此互相投入了百万阴兵,在这里被打的魂飞魄散的不下几十万之众。

  这里的阴气庞大到无法想象,哪怕大帝亲自出手,也无法化解,只能留下此处。

  不过这也是秦广王,找此地作为角斗场的原因。

  秦广王来何许人物?她姓蒋,名可依,字子文。乃是地府唯一一个敢给酆都大帝甩脸色的存在。

  她会做螳臂挡居的蠢事?这万万不可能!

  她已经挖好了坑,就等着宋帝王跳的。

  “万古千存一,谁叹世无情?”

  宋帝王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在慢慢的吟唱这万世的悲音。

  但是宋帝王突然打了个冷颤,这片山的所有的阴气似乎都被调动了,缓缓的在这位女子身后凝聚。

  直至现在宋帝王终于恐惧了,抛去了他那副装出来的帝者风范。

  “晦气啊,蒋可依,怎么能调动这么强的力量?”

  旋即召唤了出了他的法相—至尊卧蝉,他完全放弃了进攻,要调动自己全身最强的力量进行防御。

  是啊,但是连大帝无法根治的恐怖阴气群。而他只是个半步准帝,岂敢强力碰撞?

  轰!

  似万古禅音,又似苍天之曲?在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传来一阵女音。

  “昨日小瞧我的,我只送他一剑!”

  我若有所思的回了回头,虽然守卫把我拦在外面,但我仿佛对远处的秦广王。似乎有什么反应一样!

  哎,他可是第一殿阎王,没那么脆弱的。无奈只能回去,想想怎么先把案子搞好吧。

  审判堂内,平等王殿下在底下站着,而坐在案台的,竟然是很少在审判堂露面的酆都大帝。

  “报,两位阎王之战落下帷幕了,宋帝王重伤,但不伤及三魂七魄!而秦广王下落不明!”

  一位地府的阴兵冲了进来,赶忙跪下向两位地府至尊急报。

  平等王摇了摇手让他退下,等只剩下他和大帝的时候,向着大帝开口了。语气略带点难过,仿佛在为某位佳人伤感。

  “陛下啊,她终究是走了,不会也不可能再回来了。地府对她来说只是个囚牢而己,她……终于离开了!”

  “哈哈哈哈哈哈。”

  平等王含着泪大笑六声,平时有着无限威严的他,现在却给人一种沧桑可怜之感。

  大帝也有些心痛,是啊,曾经的她再也不可能再回来了!

  那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再也不是秦广王了,她解脱了,真真正正的解脱了。

  走下台,轻轻拍了拍平等王的肩头。身为大帝的他,竟然也开始了安慰人。

  “陆攻,放手吧。看破了,心中就淡了!”

  又是一片寂静,审判堂虽有万担公事。可是也随着此事,慢慢的往后拖移,因为这对君臣,有太多的无奈了。哪怕是身为帝者,也只能顺应事态,可悲可叹啊。


  (https://www.zbzw.la/book/27296/4377885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