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从老鼠开始修仙 > 第1章 兽面人心

第1章 兽面人心


  光州·虞城。

  马员外是有名的地主豪绅,家有良田万亩,娇妻美妾,本该逍遥快活,欢度余生。

  但俗话说,没有吃不了的苦,却有享不了的福。

  一场大病让他险些一命呜呼,幸得过路仙师出手,才捡回半条命。

  自此,他除了沉迷女色,剩下时间便求仙问道。

  更是耗半世积累,终求得一粒筑基丹,本打算伐毛洗髓,不求长生,但求能延年益寿。

  可天意弄人,这好不容易求来的筑基丹,在众目葵葵之下,被一只灰毛大老鼠给吃了。

  马员外本就气弱体虚,一着急,黄痰卡嗓子,上不去下不来,就此撒手人寰。

  此事闹得轰动,上至达官显贵,下至市井百姓,就连沿街乞丐,都当成笑料谈资。

  ……

  今日,马家大操丧事,灵堂布置的奢华,花圈纸人也摆了不少,棺材两侧挽联无数,记录着马员外平生功绩。

  虽死的窝囊,却也算走的风光。

  亲属们披麻戴孝跪在棺前,尤其是马员外的原配和小妾,更是哭的卖力,连唢呐声都盖不住二人的哭嚎。

  四周还有不少吊唁宾客,也看得出,这马员外人缘着实不错。

  灵堂的某个角落,那灰毛大老鼠却像人一样盘坐在阴暗的老鼠洞,却有几分道貌岸然。

  他叫夏木,一个月前穿越到这修仙界。

  当得知自己变成一只老鼠,他真想一头撞死。

  修仙界本就处处透着残酷与凶险,做人尚且不易,做鼠就更是艰难。

  但好在获得了穿越者必备系统,才让他得到一丝藉慰。

  而系统给他安排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吸取第一口死气。

  他每天照常进厨房偷吃,挨骂挨打都是常事,不过日子一久,他也习惯了。

  偶然听下人说有仙师造访,并送来一粒筑基丹。

  这让夏木狂喜,自己苦等一月有余,终于等来了机会。

  他深知马员外身体孱弱,一场大病外加日夜操劳,早就掏空了身子,这费尽心机求来筑基丹,也只为能多逍遥快活几年。

  可最后却便宜了夏木,马员外被当场气死。

  夏木虽心中有愧,可自己只是一只过街老鼠,并不能补偿什么,只期望未来有了本事,再报答马家后人。

  本来他想等到天黑,再靠近棺内吸死气。

  但马家为捉他也是无所不用其极,下毒布陷阱,甚至还放黑猫,让他根本不敢靠近。

  而且,棺材盖儿还扣上了,凭夏木现在的小身板,根本就抬不动,遇到老黑猫,也只有逃得份。

  被逼无奈,他只能铤而走险,赶在今天奔丧之日下手。

  这会儿,夏木趁着四周宾客亲友吊唁哭丧之际,在众人脚下辗转腾挪,是十分灵敏,但棺材被放在临时搭建的台上,就算他能爬上台子,也无法顺利进入棺材。

  夏木瞪着一双乌黑的鼠目,观察着四周地形,纵身跳上棺材旁的花圈。

  整个灵堂本就一片混乱,再加上谈话声和哭嚎声,根本没人注意到已爬到花圈顶端的夏木。

  站在这个高度,他能清晰的看到身穿灰黑色寿衣的马员外。

  他面色惨白,老脸上的褶皱被一层白粉掩盖,看起来很是诡异。

  今天是他死去的第七天,按照当地习俗,吊唁结束,马家就会安排下葬。

  所以,留给夏木的时间已然不多。

  趁着没人注意,夏木纵身一跃,便跳到马员外身上,一身灰毛刚好被寿衣颜色掩盖。

  夏木见没人发现,快速跑到马员外嘴边。

  虽人死如灯灭,可对动物而言,死气是可以用来修炼的,尤其是还处于头七内的死尸,对任何通灵动物都有致命诱惑。

  可一些老人也明白这个理儿,所以夜晚有人守,或干脆闭合棺材盖,防止被动物靠近。

  自打成了老鼠,夏木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靠近人类,但刚来到马员外下巴,夏木就看到他口鼻窜出一缕缕弯弯绕绕的青烟。

  夏木嗅嗅鼻子,却觉得异香无比,青烟直冲大脑,比事后一支烟还要过瘾。

  这让他精神恍惚,两只前爪跟着微微抖动。

  可脑中却再次响起系统提示。

  【成功吸入第一口死气,奖励天功宝典《妖道》】

  但夏木现在的状态,压根就没心思听系统说什么。

  忽然,马员外的小妾胡氏,直接哭着扑向棺材,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刚好看到一只灰毛大老鼠正趴在丈夫嘴边,似是在吞云吐雾,被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声音响彻整个灵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灵堂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管家李固立即冲上前,将夏木抓在手心,用力一攥,还处于晕乎状态的夏木顿时被疼醒。

  只觉得内脏都要被捏爆。

  但夏木根本不会说话,只能痛苦的发出吱吱叫声。

  一阵窒息眩晕,口肛内溢出内脏和鲜血,夏木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是难逃一死,目光怨毒的盯着这管家,狠狠咬在他的手背上。

  管家李固吃痛后,用力将夏木摔在地上,并恶毒的用脚使劲的碾压。

  还一边咒骂:“你这该死的臭老鼠,还敢咬我手,我踩死你!!”

  不出意外,夏木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一声,当场惨死。

  而杀他也不过是个小插曲,毕竟,谁也不会在意一只死老鼠。

  丧事照办,只不过马员外的下葬时间被整整提前了一个时辰。

  老人说,这头七内的尸体是不能被动物靠近的,不然有可能发生尸变。

  至于夏木,早被下人扔到门府外的臭水沟。

  深夜子时,马府门外吊着一盏大白灯笼,将正门渲染成一片雪白,倒有几分凄凉。

  漆黑的夜,秋风萧瑟。

  空旷的街道上刮起阵阵尘土,而此时正是云遮月,让马府变的格外阴森。

  趴在臭水沟惨死的夏木忽然惊醒,呼出来的居然是白气。

  按理说,他确实该死,但因为偷吃那一粒筑基丹,却救了他一命。

  筑基丹的分量是为人类准备的,用在小小的老鼠身上,根本无法完全消化,这多余出的药力,反倒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也算是天意。

  不过,虽苟延残喘的活着,可他全身肋骨断裂,快要风干的内脏还在口肛处凝结,那样子着实凄惨。

  强忍着疼痛,夏木回想起害自己惨死的管家李固,还有那小妾胡氏,心中的怨恨攀升到极点。

  或许是变成了老鼠,让他人格沾染了兽性,性格也逐渐发生略微变化。

  这时,忽然忆起自己吸那一口死气后,获得了系统奖励的那部《妖道》。

  这妖道几乎涵盖了所有妖物修行之法门,夏木快速搜索,终于找到关于鼠修的记载。

  “欲练此功,必夺皮炼血,摄魂夺魄,成就通天妖道。”

  这简短的几句总纲,道出了妖道修行之精髓。


  (http://www.zbzw.la/book/25472/39381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