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从老鼠开始修仙 > 第29章 咒印初现

第29章 咒印初现


  “哼,不是让你去柳家!你能将诅咒金币逼出来,就一定有本事解除子母咒,对不对?”

  刨尸狗瞪着眼,一脸期待。

  “对个屁!我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没你想的那么厉害!”

  夏木也是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是系统偷着告诉他的吧?估计就算说了,这蠢狗也不明白。

  而且,随着他不断了解,深知诅咒金币就是祸害,留在身边迟早要出事,交给一个信任的人,不但能降低风险,等去秘宝窟的时候,起码还有机会浑水摸鱼,这才是上策。

  这也是夏木在守庄老头那学来的,只有傻子才甘愿被人当棋子。

  “我才不信!!诅咒金币在光州名声很大,早些年一只筑基后期的狐妖将诅咒金币从柳青手里夺走,但不出一个月时间,那狐妖就遭诅咒金币反噬而死!”

  “期间,狐妖尝试过各种办法,都无法解除诅咒!所以你小子肯定有办法!”

  说着,刨尸狗扒开夏木的右掌心。

  二人同时低头一看,那诡异的咒印好似是被黑墨刺上的,由黑色符咒组成一个圆环,中心是三个勾玉,看起来十分诡异,与之前完全不同。

  夏木也被吓一跳,连忙用左手揉搓,但咒印早与他的皮肉融为一体。

  刨尸狗还想仔细观察,夏木却忽然攥紧拳头,另一手将诅咒金币拍再桌面。

  “这诅咒金币送你了,你敢要吗?”

  夏木不想和其他人探讨掌心的咒印,就算刨尸狗和他有点交情也不足以让他完全信任。

  刨尸狗盯着诅咒金币,不想要绝对是骗人的,可他早就知道诅咒金币的可怕,留在身边不会发生什么好事。

  夏木见他犹豫,解释道:“你不是想替你的蛇美人解除子母咒吗?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会有收获!”

  刨尸狗皱眉道:“你会这么好心送给我?不会是有什么陷阱等着我吧?”

  “瞧你这话说的,你我好歹相交一场,我岂会害你?我只有一个要求,等到时候需要用诅咒金币开启秘宝窟的时候,你能带上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夏木一脸诚恳,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刨尸狗低头看了眼放在自己肩膀的手,又轻轻拿开。

  嫌弃道:“你小子没和我说实话!这诅咒金币我不要!”

  这一刻,刨尸狗的智商仿佛又恢复了,他也明白这是块烫手山芋。

  夏木幽幽一叹,道:“好吧!那我就告诉你!这诅咒金币接下来必会遭到青衣老道和青蛇妖的抢夺,我留在身边只会带来灾难,而你就不同了!这两个家伙不敢惹你!”

  “而且,就算他们想对付你,我也不会让他们得逞!”

  “哦!这么说…你是拿我当挡箭牌,对吧?”

  刨尸狗顿时不爽了。

  毕竟,被人当傻子利用,谁都不会开心。

  夏木干笑两声,道:“你之前不是说,我帮你对付百年僵尸,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吗?这次就当还人情好了!”

  “呸!真是不要脸,你还没帮我任何忙,却开始提前预知我的人情,你真是好算计啊!”

  刨尸狗一脸阴阳怪气,心里却开始盘算,自己拿了诅咒金币能获得什么好处。

  作为光州大妖之一,他自然早对秘宝窟的宝物垂涎已久,只是不得机会。

  而夏木虽利用他,可也是往他嘴里放肉,他自然不会错过。

  之所以没有立即答应,也是试探夏木,争取利益最大化。

  所谓朋友,其实说白了就是互相利用又互相欣赏。

  如果只是单方面的付出,这朋友绝对也长远不了。

  “这样好了!天一亮,咱们就回乱葬岗,等我完成对荫尸的祭炼,就帮你对付百年僵尸,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夏木之前是打算炼好荫尸就跑路的,但事实证明,这刨尸狗对他的价值更大,给他一点帮助也是应该的。

  “那…好吧!但丑话说前面,要是青衣老道和青蛇妖找我麻烦,你可要帮忙!”

  “放心,我怎么会让好朋友独自面对危险呢!”

  夏木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好兄弟好哥们的样子。

  但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无论是青衣老道还是青蛇妖,都不会轻易放过他。

  刨尸狗厌恶的避开,又道:“有一件事,是如烟让我转告你的!”

  夏木转头看向露出鱼肚白的天边,道:“你要是想劝我去那柳家蛇窝蹚浑水,那就别张嘴了!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谁说这件事了!她让我转告你,她姥姥或许已经知道了金家是浪翻天后代的事!你应该清楚浪翻天和柳家姥姥的恩怨吧?”

  夏木一皱眉,紧接着又舒展开来。

  笑道:“我当然知道了!可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昨天不是警告如烟,叫她不要打金家的主意吗?人家可是好心提醒你!你犯什么酸?”

  夏木绕着刨尸狗转了一圈。

  “看来昨天下午我离开后,你俩深入交流的不错啊?之前还说只是玩弄人家,现在又处处替她说话?该不会是…”

  夏木欲言又止,其实他是想说,这两个妖怪是不是在偷着炼内丹,但这可是相当隐秘之事,搞不好就会翻脸,夏木也不想招惹刨尸狗。

  “该不会什么?你别这样阴阳怪气,有什么话直接说,别像个娘们似得!”

  刨尸狗恨得牙痒痒。

  夏木叹口气,道:“我这次来金家的目的就是为了救金灿,既然目的已达成,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金家是死是活,都与我无关!”

  他嘴上这样说,心里却笃定守庄老人必定在暗中保护金家。

  就算那晚在义庄聊的还不错,可他俩之间只是萍水相逢。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逼义庄老头现身。

  第一是怀疑这老头真实身份,第二就是将他从幕后拉出来见见阳光。

  夏木始终信奉一条原则,别人舒服了,自己就会不舒服,哪怕是错了,也无所谓。

  之后,夏木让刨尸狗去稻城外等他,自己则去和金陵山告别。

  在稻城也逗留了两天,是时候离开了。


  (http://www.zbzw.la/book/25472/1043571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