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从老鼠开始修仙 > 第24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第24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金陵山的书房是单独的一间厢房,这会儿金陵山推门而入。

  摸着黑来到桌前,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暖光照亮了书房一角,又将绣着图案的灯罩重新装好。

  金陵山抬头看向窗外天边的残月,幽幽一叹。

  夏木走了一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让他们父子俩都等的心力憔悴,尤其是金灿更是害怕到了极点,生怕自己突然猝死。

  “嘎吱!”

  书桌的位置突然响起挪动椅子的声音,金陵山猛然转头,却差点被当场吓死。

  这灯光的照射面积毕竟有限,导致书桌那边还十分昏暗。

  却见一只鼠妖正端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低头看书。

  “妖…妖怪!!!”

  金陵山恐惧的叫喊出声。

  夏木连头都没抬,仍不紧不慢的翻弄手里的书,漫不经心道:“你喊什么?难道我回来救你儿子,你还不乐意?”

  金陵山一愣,但转念就反应过来了。

  惊喜道:“您…您就是白天那位仙姑?”

  夏木这才将书合上,书名是竖着写的,名叫《金家谱》

  原来,他从柳如烟那回来后,心里也对金家感到好奇。

  自己要是直接问,凭金陵山的狡猾,必定不会说,所以他才潜入书房,将金家从发迹至今的一切都看了个遍。

  金陵山自然也看清了被夏木放在桌上的自家家谱。

  “现在你就不要再叫我仙姑了!虽然我是妖怪,但我也有名字,叫我夏木就好!”

  金陵山连忙赔笑,搓手道:“小老可不敢称呼仙师的本名!敢问我那不孝子的残魂可找回来了?”

  夏木一抬手,掌心浮现一团青色的能量,金陵山立即凑上前仔细观察,当看到里面是一个长相和儿子一样的人,正蜷缩成一团。

  惊喜道:“哎呀…夏仙师果然不同凡响!小老实在是感激不尽!!这就给您磕头了!”

  金陵山也是十分激动,直接跪在地上。

  但夏木可受不起这一跪,连忙将他扶起。

  沉声道:“你不需跪我,咱们之前有约在先,我帮金灿夺回残魂,你将金之灵送我,咱们一结两清便好。要是下跪,我可承受不起这份因果!”

  虽然因果报应虚无缥缈,但作为修真者,却从不敢乱来。

  尤其是誓言,几乎没有修真者敢发誓。

  就比如之前避劫失败的青蛇妖柳青,正因为他当年的一些过激行为,虽然得到了诅咒金币,却也埋下了致命因果。

  所以,在柳青的心中,夏木就是他的劫难。

  金陵山激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拉着夏木另一只手,老泪纵横。

  “夏仙师虽为妖,却与那些妖怪完全不同!我金家愿为夏仙师立长生牌,世代供奉!”

  “金家主不必这么激动,我说过,我这次来救金灿也是受人所托,其次,你我公平交易,童叟无欺,所以就不必客气了!现在金家主总该将金之灵交给我了吧?”

  夏木十分能理解他的心情,自己曾经也是人,虽未曾做人父,却为人子,能体会到父子情深有多可贵。

  “应该的…应该的,夏仙师请随我来!!”

  说罢,二人离开书房,向金家宗祠而去。

  现在已是亥时,深更半夜除了负责巡逻的三名守卫,一路上也没看到人。

  不过,因为天黑,他们也没看清夏木现在的样子。

  金陵山进入宗祠焚香祷告,这才将金之灵双手捧着递给夏木。

  在他看来,金之灵虽然不是什么珍稀之物,可也始终受金家供奉,这次用来做交易,对他本身来说也是不情愿的。

  但为了救儿子,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夏木接过金之灵,再确认无误后,这才收起。

  他现在还没参悟壶天术,所以,很多得到的东西也只能放在身上。

  就在这时,守卫慌乱跑来,一个踉跄跪在宗祠外,焦急道:“家主…大事不好了!!大公子他…他要不行了!!”

  金陵山大惊,连忙看向夏木,而守卫这才看清夏木鼠妖的面目,被吓了一哆嗦,一屁股坐在地上。

  夏木安慰的拍了一下金陵山的肩膀,道:“别担心!有我在他死不了!”

  话落,闪身消失,直奔金灿的住处而去。

  而金陵山也连忙跟上。

  此刻的金灿情况十分不好,正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而且面无血色。

  他当初交给柳如烟的那一缕残魂,表面上看好像没什么影响,但实际上,就像是缓慢漏气的皮球,随着时间推移,会变得越来越虚弱,直至魂飞魄散而死。

  可见柳家人的狠辣。

  魂飞魄散,等于在这个世界彻底消失,最后连鬼都做不成。

  夏木一脚将房门踹开,守在屋内的下人都被他鼠妖的样貌吓得失声尖叫,缩成一团。

  但眼下时间紧迫,夏木可没空搭理他们。

  手中青光一闪,金灿的残魂浮现而出。

  与此同时,金陵山也带着手下匆匆赶来。

  众人看到夏木鼠妖的样子,都暗暗咋舌,金陵山心里也多少有些害怕,但眼下救儿子的命要紧,他也顾不得恐惧了。

  这时,夏木一手持残魂,另一只手掐诀,念咒道:“气摄于灵,合魂润魄,华精茔明,神魂归位!!”

  法咒一出,夏木掌心残魂好似融化了一般,如泥牛入海,顺着金灿七窍进入体内。

  一旁的金陵山与一众家丁手下都被这神迹般的景象惊呆了。

  他们都是普通人,曾经也听说过修真者的传说,但在他们看来,这些都距离他们太远。

  虽然夏木施展的这个法咒修真者基本都会,可还是让金陵山等人都钦佩不已。

  眼看着金灿紧皱的眉头舒展,面色也重新恢复血色,众人才跟着暗松一口气。

  尤其是金陵山早已老泪纵横。

  要说在场之中,他比谁都着急,恨不得替自己儿子去死,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夏木呼出一口浊气,看向金陵山,笑道:“放心吧!你儿子已经无碍了!派人照顾好他,不出意外,他明天就能苏醒!”

  “多谢夏仙师!!”

  金家一众家臣眼看着家主都躬身行礼,他们也连忙行礼,齐声道:“多谢仙师救命之恩!”

  说实话,夏木自穿越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尊重过。

  做了一个多月的老鼠,已让他内心都承认了自己是老鼠的事实。

  但这种被认同的感觉很好,也让夏木觉得自己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类。

  当然,要是没有回报,夏木也不可能多管闲事。


  (http://www.zbzw.la/book/25472/1043158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