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4 莫名疼痛

4 莫名疼痛


  周从文坐着救护车带患者去省城医大二院。

  患者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并不需要他多处理什么,王成发的打算周从文也能猜出来一二。

  都是修炼千年的老狐狸,谁都别跟谁说什么聊斋。

  而且周从文以后面对的明枪暗箭更多,层次也更高,王成发这点小手段在他眼睛里还真就不够看。

  一路上周从文“适应”自己的身体,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年轻可真好,能重新回到身体机能最巅峰的时候,这让周从文很开心。

  唯一让周从文担心的是系统,希望自己完成眼前这个任务,能通过因果律给系统一些能量。

  其实有关于因果律的应用比量子力学更难,周从文也不是很明白,甚至系统的运行原理是不是因果律他都不知道,只是在上一世一些任务提示里,他有类似的猜测。

  ……

  三个小时后,120急救车来到省城医大二院急诊科外。

  周从文下下车,去和医大的急诊医生沟通。

  走进急诊科的走廊,前苏联时期建筑风格的医院看着有些残破。

  还有一年左右就要搬家,以后医大二院可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大医院,甚至有一段时间手术量在全国也能排进前二十。

  但现在么,硬件太差,一切还都刚刚开始。

  “嗷嗷嗷~~~”一阵让人后背发冷的声音在破旧的走廊里回荡着,听到叫声的人们脸色都很不好看,甚至已经有女人用手堵住耳朵。

  “邹医生!邹医生!!观2床又开始疼了!”

  护士匆忙去喊医生。

  周从文神色不变,像是没听到一样左右打量着曾经的2002年的人们。

  作为一名医生,感同身受完全不存在。如果同理心太强的话,周从文可以保证医生干不了3年。

  毕竟这个职业见惯了生死,冷漠、专业是一种必要的素质。

  “已经用了3针杜冷丁,怎么还压不住!”

  医生扔下一屋子的患者,急匆匆的一溜小跑去观察室。

  周从文的眉峰微微一挑。

  3针杜冷丁,这医生的胆子真大,真特么大。

  “叮咚~”

  一声微弱到了极点的系统任务提示音在周从文耳边响起。

  他怔了一下,一颗心也随即悬起来。

  它还在!

  周从文不需要什么奖励,他只是把系统当作一个老朋友,不想让它消失。

  系统面板上根本看不见任务提示,甚至周从文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

  不管,先去看看。

  跟在医生身后站在留观室门口,周从文上下打量患者。

  患者年纪不大,女性,20岁左右,看穿着打扮应该是大学生。她疼的脸色苍白、满身大汗。手捂着肚子,在病床上蜷缩成一团。

  内科病,周从文看了一眼就有判断。

  外科的出血、急性腹膜炎等等是惧按压的,不会用力压着肚子。喜按压、拒按压这种临床判断对周从文来讲已经形成条件反射,根本不走脑子。

  难道是肠炎?周从文的眼睛眯起来。

  也不像,肠炎患者很少有剧烈疼痛的,就别说连着三针杜冷丁都压不住的疼痛。

  周从文没有继续“猜”诊断,没有辅助检查,相应症状的疾病多了去了。

  医生是看病的,不是算命的。

  年轻女患最可能的诊断是腹主动脉夹层动脉瘤,但医大二院的医生水平不会这么差,都夹层了还在急诊科留观。

  虽然说2002年的医患矛盾并不重,但作死也没有这么作的。

  急诊科邹医生查体、问诊,忙出一头汗,最后还是没什么头绪。又把患者家属叫到外面,交代病情,说是内外科住院总很快就到。

  周从文从邹医生的话语里听出来患者是一位年轻女性,平常身体健康,没有胃肠道疾病史。

  患者在2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腹痛及便血。

  此次发病很急,患者腹痛剧烈,疼痛位于肚脐周围,查体无明显阳性体征。患者在腹痛后出现多次便血,均为暗红色血便,无粘液及脓液附着。

  腹部CT和增强CT也都做了,据说排除了肠系膜血管血栓或栓塞性疾病。

  周从文背着手,拇指在身后转着,陷入沉思。

  很罕见的病,医大二院急诊科医生的处置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估计是患者先做检查,没有明显开腹探查指征,这才用的杜冷丁。

  毕竟不能看着患者剧烈疼痛不给处置不是。

  可到底是什么病呢?

  一边琢磨着,周从文一边去联系患者透析的事情。

  果然不出所料,医大二院所有透析机都占满了,根本没有空余的机器。

  患者都是肾功能衰竭,周从文没办法和人商量把上机的机会留给自己的患者。

  大家都是人,先排队吧,哪怕再怎么急都没用。

  周从文有点怀念未来的日子,但眼前也没什么好的解决办法。08年地震,全国抽调透析机和肾内科医生去蓉城,就是因为一下子出现大量需要透析的患者,只有用举国之力才能完成。

  还是机器太少,发展才是硬道理这句话说的没错。

  但现在怎么解决呢?周从文想了想,他并没有着急,而是和120急救车上的患者家属交代了一下,说明这面的情况,自己努力想办法。

  重新回到急诊科,周从文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琢磨解决问题的办法。

  一名戴眼镜的中年医生满脸憔悴、穿着隔离服、脚上趿拉着拖鞋,大步走过来。

  “小邹,怎么回事?不是刚会完诊么。”

  “孙总,患者疼痛剧烈,已经打了三针杜冷丁,还是没用。我担心……”

  邹医生说着,给孙总使了一个眼神。

  从留观病房出来,邹医生苦恼的凑在孙总耳边说道,“孙总,当我求求你,收上去吧。”

  “没有手术指征,你让我收上去干什么?打开看一眼再缝上?来来来,我带你一起上台,要不直接给患者按个拉锁,不过出事儿你得负责任。”

  邹医生欲哭无泪,他唉声叹气的走到诊室。

  “刷~”的一声,片子插到阅片器上。

  “你看。”孙总点着片子,“没有肠梗阻,查体也没有外科手术指征,麻烦你别再叫我下来了,我上面急诊做胆囊呢。”


  (http://www.zbzw.la/book/24863/8125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