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 拯救

2 拯救


  周从文见王成发脸色铁青,知道他的应该有心前区疼痛的症状,随后会胸闷、憋气、心慌、大汗淋漓。

  心梗么,要发病很简单的。

  周从文微微一笑,“教科书在这儿,王强,你给王主任念一遍,他眼神不好。”

  说完,周从文转身就走。

  都是医生,自己用的是专业来将了王成发一军,他肯定无法当场暴走。留下来干什么?难道还要看他心梗发作?

  周从文也不着急,上一世的帐慢慢算。

  虽然现在的身体很健康,但周从文走路依旧一瘸一拐,仿佛上一世被股骨头无菌性坏死折磨了很多年形成的习惯也随着重生留下来。

  背后鸦雀无声,周从文的笑容很真切,他有两件事需要办,第一件事情是要去看看患者。

  现在困难点在于自己不是全国顶级外科医生,而是一名刚刚参加工作2年、还没晋主治医师的新嫩,说话没有分量。

  患者能听自己的意见么?

  哪怕是死,估计患者、患者家属也会听王成发的意见。

  这是客观事实,周从文很清楚自己现在面对的最大困难是——怎么说服患者家属做透析。

  同事们看着周从文像是一名垂垂老矣的老干部一样,背着手、一瘸一拐的走出医生办公室,全都目瞪口呆。

  打开办公室的门,周从文微笑回头,见王成发阴郁铁青的脸上仿佛罩着一层黑纱,他的心里更加愉悦。

  一个水平赶不上日后自己手下随便一名博士的主任,从技术上碾压他真心不需要做什么特殊的事情。

  回手关门,周从文脑海里还是琢磨该怎么说服患者、患者家属。

  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真实,自己的确重生了,周从文确定了这一点。

  周从文没有急着去看患者,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办——系统空间已经封闭,估计是重生之后系统能量耗尽导致宕机。

  可是视野右上角系统面板还有淡淡的、模糊的字迹。

  周从文背着手来到防火通道,从白服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熟悉且陌生的白灵芝。

  这烟很冲,一般人享受不了。

  几年后烟厂倒闭,市面上再也找不到白灵芝,周从文为此惆怅了很久。

  他是一个念旧的人,一般不会主动改变。当然,技术除外。

  摸出上面印着振裴肛肠病医院广告的一次性打火机,点燃白灵芝,熟悉的味道灌到气管里,周从文一阵咳嗽。

  真特么的够劲!

  左手习惯性转着打火机,右手夹着烟,周从文开始回忆出车祸前的一幕。

  他在为推广粒子植入手术东奔西走,开无数的学术会,把种子洒下去。

  只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不对,周从文忽然记起来当时车辆坠崖的杂乱声中,系统冷漠的声音也出现在耳边。

  随着一片红光,周从文便重生回2002年。

  视野右上角熟悉的系统面板的位置一片惨白,要是不仔细观察的话连系统面板几乎不存在。

  即便存在,面板上的字迹淡的几乎看不见。

  周从文领取的最后一个任务是史诗级难度的——攻克癌症。

  回想起来,他心中对相伴十几年、一直不离不弃的系统有些怀念。

  它宕机了,还真是可惜。

  不对!

  周从文仔细审视系统面板,忽然看到一行淡淡的小字。

  【系统任务:救……】

  只有前面四个字仔细辨认能看出来写的是什么,“救”字是猜出来的,剩下的都淡不可见。

  难道系统还没宕机,只是能量耗尽,却还有最后一丝能量颁布任务?

  周从文的心微微一颤。

  在医疗上,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系统已经很少颁布任务,而且给的奖励也越来越少。

  但相伴十几年,周从文对系统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在他看来,系统已经不是外挂,而是自己的朋友。

  而且他猜测自己之所以可以回到2002年,是系统耗尽能量才保住自己一条命。

  还能颁布任务!周从文有些紧张。

  “啪~”手里的火机掉到地上。

  劣质的一次性火机开始跑气,微弱的嘶嘶声传来。

  周从文怔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自己回到了2002年,对医疗的理解是超前的,可是自己双手的灵敏度却绝对不是前一世巅峰时期的情况。

  不过这一点周从文并不在意,手跟不上眼可以练习,自己的眼界足够,无所谓的。

  但是系统,你坚持住!

  周从文也不确定系统面板上淡淡的【系统任务——救】是不是传递给自己的信息,但只要有一丝可能他都想完成任务。

  按照系统做事情的逻辑,这个任务应该落在急性肾衰竭的患者身上。而且周从文猜测系统的运行逻辑是因果律,希望治愈患者能给系统带来一些能量。

  捋清楚了眼前的状况,习惯性整理了一下白服,周从文把熄灭的烟蒂扔到垃圾桶里,大步走去病房。

  心胸外科现在还和肛肠科在一起,属于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科室。

  虽然无菌手术科室与有菌手术科室混杂在一起不符合规范,但现在是2002年么,一切都刚起步,没人在意这一点。

  “周哥。”一名护士推着点滴车路过,小声叫住周从文。

  她假装没和周从文说话,在对点滴牌子,压低了声音说道,“王主任刚把患者家属叫去办公室,你小心点。”

  “嗯,放心。”周从文也假装路过,小声回答。

  王成发在科室里淫威很重,护士长都换过两次,他不允许任何不同意见出现。

  所以周从文很清楚他现在一定对自己的行为很生气,也一定会反击,只是不知道那个医疗水平很低的老货会怎么做。

  来到病房,患者全身浮肿,嘴唇发绀,正在努力呼吸。

  尿袋里有十几毫升的深色尿液,这是一早5点护士换完尿袋后引出来的。

  急性肾功能衰竭,在十几年后很好治疗,但放在现在么……周从文笑了,对他来讲依旧很好治疗。

  患者家属没在,应该是去了王成发的办公室。

  周从文也不着急,拉过一把椅子坐在患者床边观察着心电监护和导尿的尿量。

  “医生,我……我……不会死吧。”患者用尽全身力气断断续续的问道。

  求生的执念让他看起来很可怜。

  患者的嘴唇苍白,脸肿的和馒头一样,说一句话都用尽全身的力气。尤其是眼神,没了之前好勇斗狠的那股子劲儿,只剩下对活下去的执念,满是哀求看着周从文。

  ……

  注:粉嫩新人新书,求推荐票。


  (http://www.zbzw.la/book/24863/8125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