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8 简直太阴险了

28 简直太阴险了


  王成发也没想到周从文的小女朋友竟然这么凶悍,他一横眼,柳小别非但不害怕,反而又上前半步,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一步不退。

  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王成发心里骂了一句,也不和柳小别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周从文吃完最后一个包子,喝完豆浆,含含糊糊的说道,“谢谢了,回去吧。”

  柳小别转身就走,看也不看周从文,只是扬着手做了一个再见的手势。

  ……

  ……

  主任办公室里。

  王强一脸惶恐站在王成发身边,他的腿因为害怕在颤抖着。

  王成发阴沉着脸,目光盯着右手边阅片器上的片子,一言不发。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主任,交班了。”护士长连门都没敢开,站在外面小声说道。

  “今天不交班了,你们先转病房吧。”王成发沉声说道。

  隔了几分钟,他沉着脸看王强,“你说你怎么搞的!”

  “师父。”王强低着头,憋了半天挤出来两个字。

  “到底怎么回事?”王成发压抑着心里的怒火问道。

  他不断的安慰着自己,年轻人么,哪有不出事的。

  “这个患者……他老丈人和志泉哥认识。去年12月份患者来咱们科的时候志泉哥一起来的,跟我说没什么大事,缝一下就行。”

  王成发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膛高高耸起,像是地壳板块变迁一样把一口恶气憋了回去。

  “你特么连个胸片都不拍,还有脸说。缝合之前就不知道探查一下刀口?一柄刀在胸腔里面,你瞎呀看不见。”

  提到王志泉,王成发终于压抑不住胸中的怒气,恶狠狠的骂道。

  虽然在骂人,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不想自己的话被别人听去。

  王强也很委屈,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志泉哥说……”

  “他他妈的是你爹啊,他说啥是啥?!你是个医生,医生!!”王成发拍案,愤怒的吼道。

  主任办公室里的空气凝滞,几秒钟后王成发阴冷的问道,“患者是周从文背到医院来的?”

  “对!”王强愤愤的说道,“是周从文背来的。师父,肯定是他一直在找我的毛病,他嫉妒我!”

  “去安抚好患者,患者家属那面我来想办法。至于手术么……”王成发沉吟。

  “师父,您一定要上台啊。”王强哀求着。

  “废话,我他妈不上台你能做啊。”王成发骂了一句,随即陷入沉思。

  一柄刀在身体里滞留了半年,局部包裹、机化已经很严重了。不像是刚受外伤的时候,开胸抽出来、止血、清创就可以。

  时间越久手术越复杂,半年以上的异物,复杂到连王成发都没有把握拿下来。

  其实也不是感觉悬,王成发心里有逼数,知道自己肯定做不下来。

  好多年前他取过一枚钉子,留在身体里三四个月的时间,钉子差点没锈住,黏连的那叫一个重。这种精细活是王成发的弱点,他做不到。

  解决这个医疗事故的前提是患者平安无事,手术顺顺利利的下来,然后私下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千万不能声张。

  可手术谁做呢?自己肯定是不成,王成发一直在琢磨人选。

  要想手术平稳下台,至少得是医大的教授的水平。

  先联系着吧,真特么的,一群小崽子做事情没个分寸,净给自己惹麻烦。

  师徒两人放弃内斗,取得共识,把问题扔到周从文的头上。

  肯定是周从文这个小人一直嫉妒王强在科室里的地位,所以才会盯着很久之前的患者,甚至他还在患者家一个单元租了房子!

  有千日捉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找时间真应该把周从文给踢走。

  王成发联系儿子王志泉,先劈头盖脸的把他臭骂了一顿,最后告诉王志泉把家属安抚住,要不然有他好看的。

  随后王成发又联系了医大的教授,请人来帮忙解决问题。

  但落到周从文的身上,王成发就有些不知所措。

  去年12月的事情,周从文发现了却一直隐忍着,甚至还租了一间屋子和有问题的患者住邻居……

  这种心机与城府让王成发心生寒意。

  除了这起医疗事故之外,周从文手里是不是还有别的证据?王成发一想到这件事心里就发虚,他甚至高度怀疑周从文在自己办公室里安装了窃听器或者摄像头。

  身边有这么一个钉子,怕是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怎么能不动声色的处理掉周从文这个大麻烦呢?王成发有些犯愁。

  来硬的肯定不行。

  周从文说得对,他是有编制的职工,自己一个主任没权利开除他。真要是闹大了,丢人的是自己而不是周从文。

  至于前途,在自己手底下周从文一点前途都没有,只要熬到自己退休、王强成长起来,自己再返聘一段时间,周从文这辈子就废掉了。

  不会做手术还能叫外科医生?开什么玩笑。

  可是这个狗日的真是阴险,竟然在暗中觊觎自己,等待自己犯错误。

  一想到这点,王成发就不寒而栗。

  阴险,简直太阴险了。

  ……

  周从文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他很清楚医疗事故解决的流程。出问题就解决呗,多大点事呢,谁年轻的时候还没出过点事儿不是。

  至于手术,有自己在,虽然水平已经不是巅峰级别,手跟不上眼,但屁大一个手术肯定不会出问题就是。

  他也没想着挑唆男人去告王强,作为一名医生,没人能不犯错,有些规矩他完全不想破坏。

  日子平淡如水,在忙忙碌碌中过去。

  三天值一个班,一个班24小时,周从文还没歇过乏眨眼又到了值班的日子。

  “沈哥!肾内科全院会诊!”

  晚上不到九点,护士接了电话,告诉周从文一个不好的消息。

  周从文有些没精神,不知道又要忙到什么时候。难道就不能安稳的一觉睡到大天亮么?

  虽然身体是2002年的自己,年轻抗祸祸,但三天一个班,急诊无数,还是让周从文感觉到了疲惫。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409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