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7 吃你家大米了!

27 吃你家大米了!


  作为全国、世界顶级医生,周从文在叩诊的一瞬间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可能。

  但是能想到的每一种可能都和眼前男人的情况对不上,叩诊浊音的位置和区域都很奇怪,绝对不是肺炎。

  多少年来培养出来的专业精神让周从文忘记了一切,凝神思考,甚至连耳边响起的系统发出的“叮咚”声都没听见。

  男人倒也配合,周从文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这也是多年从医养成的习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利用一切手段取得患者的信任。

  把患者送进X光室,周从文站在外面眯着眼睛看屏幕。

  机器很古老,图像几乎一步一卡、一步一顿的往下走,周从文的眼睛眯的越来越紧。

  一个古怪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上。

  是……

  金属!

  准确来讲,是一柄刀!

  在胸腔里的一柄刀!

  我擦!周从文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他旋即回忆起来给患者做心电图的时候他右侧胸壁有一个缝合过的切口。

  切口像是蜈蚣一样,缝合的水平很一般,甚至周从文能猜到缝合完后,术者很不负责任的连皮都没有对合。

  在看到这把刀之前,周从文还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皮外伤的口子,谁能想到在患者胸腔里竟然有一把刀!

  即便是曾经站在外科巅峰的男人也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放射科的医生也惊呆了,他指着屏幕诧异的问道。

  “异物。”周从文给了一个准确的废话。

  他没有直接说是刀身,估计放射科医生自己也能看出来,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才有这么一个问题。

  凭空身体里就能有把刀?这简直太玄幻了,根本不可能发生。

  刀刺伤,还捅的这么深,整柄刀都留在胸腔里,肯定要来医院。

  剩下的问题很好想,周从文特别无奈,这是哪个冒失鬼做的缝合?竟然连个胸片都不拍。不拍片,不探查,怎么当的医生!

  2002年,大学扩招后前三批医学生涌入医院,各地都是新锐医生,一派朝气蓬勃。

  但朝气也有朝气的坏处,大量小医生在临床第一线肯定会出问题。

  只是……眼前这个问题简直太离谱了,离谱到连周从文这种阅病无数的老医生都没有想到。

  “周医生,怎么办?”放射科医生也麻爪了,他小声和周从文商量。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周从文淡淡说道。

  他安慰了患者几句,顺便从侧面询问到当年发生的事情。

  其实也不算是当年,是去年12月的事儿。当时男人和老丈人因为一些事情发生口角,以至于动了手。

  上门女婿么,受气是肯定的,想都不用想。老丈人喝了酒,一刀戳在男人右侧胸壁上。

  当时大家都喝酒了,有点懵逼。所以细节男人也没说多少,只是说当时被送来三院急诊,又送去心胸外科。

  好像是一位年轻的王医生给做的缝合,当时老丈人还和王医生勾肩搭背的说笑着。

  男人只记住这些事情。

  王强……明晃晃的一把刀在胸腔里,他没长眼睛么?

  瞎啊!

  周从文特别无奈。

  不过患者活蹦乱跳的,只是偶尔会间歇性疼痛,事情还涉及到老丈人和上门女婿之间复杂的关系。

  所以周从文并不想解决这件事。

  治病就治病,其他事情根本不应该是医生管的,周从文擅长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粗暴直接的一刀劈下去,什么乱麻都劈成两半,烦心事也就没了。

  但事情没这么简单。

  清官难断家务事,就别说一名医生了,管闲事是要被雷劈的。

  急诊送患者去心胸外科,周从文蹲在外面抽了根白灵芝,又转悠了几分钟给值班的王强留了足够的时间,这才缓缓走去科室。

  “你去哪了。”柳小别站在病区外,见周从文不急不慌的走过来,很严肃的问道。

  “事情有点复杂,你还真给我送饭啊。”周从文淡淡说道。

  “医疗事故呗,别说的那么含蓄。”柳小别轻轻甩了甩头,披肩发飞扬。

  “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柳小别很严肃的说道,但转眼之间严肃的表情荡然无存,笑逐颜开的说道,“刚才患者上来,陪检和你们科王医生说悄悄话,就知道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诈了你一句你就信了,还真是天真啊。”

  “……”

  “现在可以肯定,的确是医疗事故。”柳小别笑眯眯的看着周从文的眼睛。

  “跟你没关系,赶紧回去吧。”周从文无奈的说道。

  小房东古灵精怪的,但他没心思欣赏有趣的灵魂,那柄刀才是重点。

  “给你送早饭来了,我可不参与你们医院的破事儿。不来都不行,我妈说我要是不来就把我撵走。你说说,我怎么感觉你是亲生的呢。”柳小别有些不高兴的唠叨着,“在这儿吃还是去值班室?”

  周从文想了想,“几个包子,就在这儿吃了算了。”

  “喂,你是不是有看上的小护士了?怕我进病区影响不好。”柳小别眨着眼睛问道。

  “我怕了你了。”周从文面无表情拿起一个包子一口吃进去,嚼了两口就咽下去。

  “慢着点,多大人了吃东西还不管不顾的。小心食管异物,你自己能给自己做胃肠镜,你还能给自己取食管异物?”

  “心脏射频消融手术我都能自己给自己做的,没事。”周从文狼吞虎咽。

  正是上班的时间,周从文对身边站着一个“贤惠”的女朋友的画面有些不习惯,抓紧时间吃完把柳小别撵走。

  这姑娘还真是不见外,昨天一起吃饭,求她办了件事,今天竟然给自己送饭来。周从文抓紧时间吃东西,马上到上班的时间了,让八卦同事们看见了不好。

  电梯声响,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步走来。

  王成发看见周从文站在走廊里狼吞虎咽吃包子,脸上的笑容凝固、消失,随后一撇嘴,寒着脸冷哼,“当大夫没个大夫样,什么玩意。”

  “吃你家大米了,凶什么凶!”

  没等周从文说话,柳小别上前一步,昂着头直视王成发,奶凶奶凶的说道。

  ……

  ……

  注:印度病例,一直心存疑虑,我看不出来片子是不是P的。想象不出来为什么刀会留在身体里,而且没有气胸之类的情况。但临床就是这样,想象不出来的事情很多,就当是八卦写出来,同行老师们别笑话。

  另,版主昨天问我月底要不要加更,又看到吾香犟牛大人说还有三张月票……新书期,好尴尬,用脚趾头抠地。忍了,到现在还在大改,上架高潮章节换了又换,最近这个才觉得满意,这个月就不加更了,下个月上架前加,一定!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4090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