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6 古怪的胸痛

26 古怪的胸痛


  楼上传来踹门的声音,老丈人家的壮汉们暴力拆卸,竟然表现的很专业。

  周从文叹了口气,摊上这样的娘家人,也难怪眼前的男人会一脸衰样。能随时随地叫来几十号人,估计不是一般家庭。

  大门被暴力拆卸,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传出来,娘家人乱七八糟的闯进去,随即有人拉着脸走下来。

  周从文的耳朵竖起来,他忽然想到上一世的一件事情。

  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的从楼上跳下来,据说是被捉奸在床。

  至于时间点,似乎就在这附近,太过于具体的周从文并不记得,患者后来住在骨科,自己也是上手术的时候听麻醉师和器械、巡回护士闲聊才知道的。

  难道……

  他皱眉看着男人。

  男人蹲在角落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

  很快,刚刚数落过男人的一个老头冷着脸走下来,眼角余光扫到男人,想说什么但又忍住。

  看着老头抑郁的身影,没了之前上楼时候的气势,周从文似乎明白了什么。

  真巧啊,也不知道屋子里一丝不挂的男人有没有跳楼。

  听声音应该不会,都过了五六分钟,外面还没传来120急救车的叫声。可能是自己重生回来,蝴蝶扇动翅膀产生了一点点的小小的变化。

  “今天的天气可真好。”

  “小鹏啊,你别蹲着,吃早饭了么?跟大姨去吃一口。都说不让你出去干活了,你非要干。”

  “你看看小茹在家……呃,屋子打扫的好干净啊,哈哈哈。”

  “就是就是,这得多贤惠,你可是娶了一个好媳妇。”

  一群女人上来在男人面前说着一些古怪的话,周从文能感受到她们言语之中的那股子尴尬。

  “小鹏,听二表嫂一句。这人呐,也就那么回事。你表哥天天鬼混,日子不一样还是得过?”

  “不是我说你,当时你要出去找工作家里人可都反对。在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你非不干。女人得哄,得有时间陪,家里也不需要你挣钱,老老实实躺在家里享福多好。”

  “就是就是,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小茹平时对你可是真好,我们都能看得出来。”

  淦!

  周从文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还能这么洗?姿势也太诡异了吧。

  “当时我们都不同意这门亲事,可是架不住小茹喜欢你不是。我说句公道话,她是真犯错了,可也是真疼你。”

  “哎呀,小两口吵架都是正常的,你们说这么多干什么。”

  “对对对,床头吵架床尾和。”

  周从文叼着的白灵芝差点没一哆嗦掉到身上,还真是万事万物就没有不能洗的。

  “周医生,怎么了这是?”柳小别拎着早餐上来,疑惑的看着周围十几号人密密麻麻的站在楼道里。

  这是给自己送早餐?周从文怔了一下。

  “昨天误会你了,给你买了早餐赔罪。”柳小别很坦荡,扬了扬手里的早餐,目光顺着那些人往上看,想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昨天应该我谢谢你才是,回家吃饭。”周从文看了一眼男人,还是有些不放心。男人的脸色越来越差,已经开始变得苍白。

  “你还好吧。”周从文问哦。

  “疼……”男人捂着胸口说道。

  “那个……”老丈人板着脸、背着手走过来,能看的出来,他已经尽量让声音变得柔和一些,态度尽量好一些。

  “前段时间你们不是说要买台车么,我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上次训你、生你的气,不是因为花钱,而是你竟然要买一台捷达都市春天。这种车怎么能行,太便宜了。”

  “哎呦,一个姑爷半个儿,心疼着呢。”有人在一边附和。

  “啧啧,多知道疼人的老丈人,我家老婆婆就不行,每天杵倔横丧的。”

  “去买一台好点的车,四五十万的那种。男子汉大丈夫,心胸要开阔,别动不动就跟娘们一样说自己疼。”

  老丈人说到买车后来腰杆子也直了,声音也大了,一脸的霸道,看起来和王成发有点像。

  周从文觉得不对,男人身上已经开始冒冷汗。难道自己之前的判断有问题,真的是心梗?不可能啊。

  刚要回家,但心中疑惑,周从文又重新分开人群走进去。

  “借过借过。”

  “你谁呀你。”

  “邻居,是三院的医生。”周从文解释道,“哥们,你还能忍么?我送你去医院吧。”

  男人点了点头。

  周从文拉住他的手,感觉男人手心里满满都是汗。心里一紧,他直接蹲下,瞪着身边的人,“没看见人真的病了么!赶紧扶上来!”

  虽然娘家人很不情愿这时候放男人走,但见他好像真的有问题,加上周从文的大吼,七手八脚的把人扶到周从文的后背上。

  “你先去忙,我给你送医院去。”柳小别拎着早饭说道。

  周从文把男人背到医院急诊,先做了一个心电图。

  2002年只有省会级以上的大城市开展心脏介入手术,江海市三院连台最基础的DSA机器都没有,更别说各种花样翻新的介入耗材、介入术式。

  即便是开展了心脏介入手术的医院,医生的手术水平也比较初级,不像是二十年后世界级别的心脏介入手术示范都是国内医生操刀。

  患者的心电图没有问题,窦性心律,只不过心率略有点快,这让周从文有些迷惑。

  疼痛的表情可能作假,但手心里湿漉漉的汗水不能。

  “你哪里疼?”周从文再一次确定。

  “这面胸疼,老毛病,可能是要阴天下雨了吧。”男人指了指自己的右胸。

  周从文皱眉,左手搭在男人右侧胸壁上,右手中指、无名指叩击自己的手指。

  “咚咚~”

  “咚咚咚~~~”

  声音在4-5肋间忽然变沉。

  不对!周从文的眼睛眯起来。

  “李哥。”周从文招呼睡眼惺忪的急诊外科医生。

  “小周,什么事儿,我开单子呢。”

  “顺便开个胸片。”

  “患者有气胸?”

  “不是自发性气胸……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周从文说这话的时候觉得有些古怪。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378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