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2 臭流氓

22 臭流氓


  食管因为特殊的弹性与血供,外伤破裂后很难自行愈合,必须要像食管癌一样手术治疗。

  以现有患者瓶盖的位置分析,要是做手术的话就需要三切口、颈部吻合、每天换药、浓重的脓汁味道满走廊都是。

  周从文一想到食管癌术后吻合口瘘的患者就头疼,这种患者很棘手,一旦出现吻合口瘘,治疗时间漫长不说,患者能不能活都是两回事。

  “夏姐,厉害。”周从文心里想着难度,脸上却露出微笑,“我就知道你行。”

  “试试呗,我也刚接触。”夏明跃跃欲试。

  “瓶盖的位置似乎不太好,别把食道内膜划破。”周从文小声的提醒了一句。

  夏明怔了一下,这个问题她没想过。

  甚至夏明连划破食管的具体过程都想象不出来,毕竟她在内镜技术方面属于新嫩中的新嫩,和这个国家一样,打好基础后刚刚开始起步。

  随后十几二十年夏明的技术突飞猛进才会成为一名真正的专家,这中间还有无数暗礁险滩,得过得去才行。

  现在的她,只是会摆弄而已,连精通都说不上。

  “先试试看,不行的话转去省城。”周从文提醒道。

  夏明听周从文的话,又仔细想了想,皱着眉点了点头。刚刚的迫不及待已经冷静下来,她越想越是害怕。

  难度似乎有点大,就像是周从文说的那样,不行就转去省城好了。

  周从文麻利的做好术前签字等等手续,并和那个小姑娘沟通,要她找家里人过来,说明可能要转去省城的可能性。

  哪怕自己的技术水平再怎么高,周从文也都按照规矩来办事,绝对不肯有一丝丝的不守规矩。

  这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虽然2002年的医患矛盾还很小,小到几乎没有。但只要经历过医患纠纷尖锐的年代,总是会留下心理阴影。

  “小周,你走路怎么了?”夏明也准备好做胃镜,她有点紧张,开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以免操作的时候出问题。

  “前几天崴了一下。”周从文无奈的说道。

  “没看脚有事啊,你崴哪了?”

  “姐,做检查吧。对了,咱们能留影像资料吧。”

  “能。”夏医生的注意力又被扭了回来。

  “那就好,试一试,千万别用蛮力。”周从文细心叮嘱,就像是他带博士生第一次上台一样。

  只不过现在他得尽量让自己说的话有人信,而不是随便放个屁都会被人当作金科玉律。

  “嗯,小心点。第一次做,一定要小心点。”夏明自言自语的声音有点大,周从文很无奈。

  姐姐,别让患者听到!

  就像是那个老掉渣的笑话——医生,我第一次做手术。别担心,我也是第一次。

  不过夏明很明显精心钻研过胃肠镜技术,最起码能很稳的把胃镜送到患者的食管里。

  屏幕上一片红呼呼的背景中,一枚红色的可乐瓶盖卡在食道上。而就像是周从文提醒的那样,瓶盖的锯齿压在食管内膜上,内膜局部发白,隐隐有缺血的迹象。

  夏明尝试用胃镜钳子抓住瓶盖,可是只要一动,瓶盖的锯齿就会往下压,对食管内膜造成损伤。

  她尝试了两次,不敢用力的情况下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不行。”夏明对周从文摇了摇头。

  周从文皱着眉,“姐,稍等一下。”

  “我好像不行,你也看见了,瓶盖的位置特别古怪。”夏明认怂。

  她已经认识到自己没能力把瓶盖取出来,也不敢硬取,真要把食道带出来几公分的大口子,那就完蛋了。

  周从文拿起手机,“喂,我要的东西呢!”

  “你出来吧,我到了。”

  周从文开门,看见柳小别一脸冰冷、嫩葱一般的手指捻着……四枚避孕套站在面前。

  四枚避孕套像是扑克牌一样扇形打开,招摇的很。配上柳小别的表情,周从文心中隐隐发寒。

  “你干什么。”周从文小声问道,语气有些发虚。

  “周医生,我希望你说的是实话。”柳小别冷漠说道。

  “当然,我是真的有用。医院没有备用的,身边又没个方便人,正好你打电话进来。”周从文一边说着,一边从柳小别手里把避孕套夺过来。

  这姑娘好像真的生气了,以为自己在调戏她。捻着避孕套这么招摇,唉。

  “没人了?”柳小别冷笑,“患者家属呢?”

  “喏。”周从文冲着那个女孩儿努了努嘴,“你说我让她去买是不是更不合适。要是没接到你的电话也就算了,没办法只能和患者家属说,但咱这不是……”

  “谁跟你咱咱的。”柳小别看到患者家属只有一个人,还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心里的气稍微消了一点。

  “我去忙,一会给你看怎么用的。”周从文转身就走。

  “臭流氓!”柳小别低声恨恨骂了一句。

  关门回到操作间,夏明正在和患者说话,告诉患者自己取不出来建议去省城试试。

  “夏姐,用这个试一下。”周从文把避孕套递给夏明。

  夏明的脸一红,并没有伸手接。

  她又羞又怒的看着周从文,因为羞怒交加,所以没第一时间呵斥这个敢于“调戏”自己的年轻医生。

  Emmm,周从文颜值还算是不错,个子也高,看着蛮精神的。要是丑一点,夏明的大嘴巴子早就扇过来了,一点情面都不讲。

  哪怕他再高,跳起来也能够得到。

  “姐,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你用这个套住瓶盖,然后拉出来。”周从文连忙解释道。

  随即他开始反思。

  自己还是当大BOSS时间太久了,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小医生,说话要说全,否则容易引起误会。

  “套住瓶盖?”夏明怔了一下。

  “试一试,要是行的话就不用转去省城。”

  “你随身带着这个?”

  周从文无语,真想拎着夏明的耳朵告诉她注意力要集中,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找朋友给送来的。”周从文无奈的解释了一句。

  夏明有些不好意思,场面一度尴尬到用脚趾头抠地。

  而且她还是没理解周从文说的事情,用避孕套怎么把瓶盖给装进去呢?不太可能吧。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344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