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1 兔子不吃窝边草

21 兔子不吃窝边草


  “麻烦问一下胃镜室现在能开门么?”

  周从文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询问。

  三院的胃镜室并不是一个独立科室,刚刚起步的胃肠镜项目归属于消化内科,无论是人员还是设备。

  胃镜、肠镜项目属于慢诊检查,现在还没上升到处置的阶段。他们晚上不做,周从文没抱什么希望。

  而2002年的时候在江海市三院这种基层医院里,胃肠镜还属于“高新技术”,都不说无痛检查,普通的没有完全铺开。

  周从文并不在意小小的一个食管异物,哪怕用2002年低端落后的胃镜他也有十足的信心把异物取出来。

  但是周从文不是神,能取出异物的前提条件是有最基本的设备。

  总不能用手抠嗓子眼,把胳膊伸进去将可乐瓶盖给抠出来不是。

  实在不行,只能让患者去省城。

  说不上是周从文幸运还是患者幸运,今天的内科总值班是消化内科的责任主治医。机器刚买回来不久,她还处于学习状态,心里痒痒,听周从文要用内镜就答应下来。

  周从文长出了一口气。

  看样子患者的运气似乎不错,在经历了可乐瓶盖被喷嘴里之后,终于迎来了好运气。

  自己能解决是最好的,也省得患者遭罪了不是。

  患者拍了片子,瓶盖的锯齿端紧紧压着食管上端的黏膜,单纯胃镜钳子取出来的难度很大。其实换个角度来想,处理思路想简单也简单,用避孕套把瓶盖套住,然后取出来就行。

  但避孕套……

  他拿起手机,第一个念头是找一家送外卖的药店。

  可是周从文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在2002年,现在别说外卖系统,连手机都不能上网。甚至不说移动端,家庭台式电脑都很少,网吧还是一个挣钱的热门选项。

  蓝极速事件淘汰了一批网吧老板,剩下的开始吃红利,大约有8-10年的暴……不对,自己是想什么呢。

  周从文深深叹了口气,拿着手机准备拨打亲友电话。

  可是……

  亲友谁能给自己送避孕套?寝室估计在打麻将,胸科除了王强之外的同事沈浪应该已经回家,他家比较远,送来的时候黄瓜菜都凉了。

  找大夜护士去买?

  这个念头一出现,瞬间被周从文给扼杀。

  不带这么撩人的,老话说得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自己不能抱着窝边草吃的香喷喷的。

  虽然还有老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周从文对这个没兴趣,他不想传出什么绯闻。

  这可怎么办?!

  一时之间周从文觉得重生好难,身边再也没有九个博士如影随形的跟着,无论自己需要什么他们都能第一时间送来。

  人到用时方很少啊!

  周从文有些郁闷。

  “铃铃铃~~~”单调乏味的手机铃声响起,把周从文吓了一跳。恍惚之间,他还以为是系统给自己颁布任务。

  2002年还没有彩铃,能有一部诺基亚就已经算是“高端”人士了。要不是有王成发要求24小时随叫随到,周从文连诺基亚都不会买,毕竟随时随地都能找自己来手术的滋味不好受。

  “喂?”周从文接通电话。

  “周医生,我,柳小别。没事,确定一下是你的电话号,再有下次做手术训练的时候别忘了喊我一声。”

  “别挂!”周从文感觉柳小别要挂断电话,马上阻止。

  “嗯?你有事?”

  “……”周从文犹豫了一下。

  柳小别会不会误会?

  好像不太好,但患者已经准备开始做检查了,没别的办法。让患者家属去买,是一个更离谱的想法,毕竟那是一个小姑娘。

  真要是让患者家属把自己当成色狼……还要不要脸了?!

  不如和柳小别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周从文脑海里出现。

  “柳小别,有件事你看看能不能帮我个忙。”周从文的语气都缓和了很多,甚至带着一点点卑微。

  “喂,看着挺本分个人,怎么也会泡小姑娘?”柳小别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讥诮。

  泡?嘿!

  周从文心念电闪,用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住内心深处的尴尬与杂念,淡淡说道,“你想什么呢,我这里正在抢救患者,你帮我买几个避孕套好么?”

  电话那面陷入沉默。

  周从文也有点尴尬,他解释道,“真的是用来做手术,你别……”

  “周从文医生,我这就给你送去。你要是骗我,提前准备好墓地,明年的今天你坟头的草三尺高。”

  柳小别说完根本不听周从文解释,直接挂断电话。

  周从文耸了耸肩,没个博士鞍前马后还真是很不方便。而且柳小别的脾气也太火爆了吧,竟然威胁自己。

  至于么。

  带着患者去内镜室,消化内科责任主治医夏明已经准备好胃镜设备。周从文见她跃跃欲试的架势心里好笑,每一种新技术中青年医生都想要掌握。

  之所以积极主动,和那些高大上的说法有关系,但关系不大。

  主要是老主任们压制的太狠,想要往上爬半格,手里必须有过硬的、能拿出来说事儿的东西才行。

  有这个前提,才有一丝丝的可能。要不然就是靠山足够硬,血缘关系的那种。

  但记忆中夏明的运气不是很好,几年后开始无痛胃肠镜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死了一个患者。而夏明随即遭到老主任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压,最后下场很惨。

  但在2002年,夏明也刚刚接触胃肠镜,她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兴奋,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病例。

  成长么,大多是这样。哪怕是不出事,十几二十年后也有她看见胃肠镜机器就恶心的那一天。

  “小周,什么患者?”夏明问道。

  “夏姐,一个患者吞了可乐盖,在食道的上半部。”周从文道。

  “真是什么都敢吃。”

  “我吃烧烤的时候看见了,他是用嘴起瓶盖,被可乐喷进去的,没办法。”

  “厉害了,这也行。”夏明拿片子插到阅片器上看了一眼。

  瓶盖很明显在食道上部,距离喉头有5cm的距离。

  夏明很随意的说道,“没事,我把它取出来。”

  “……”周从文无语。

  很明显夏明还处于无知者无畏的状态中。

  这台手术看着简单,其实却很难。瓶盖的底部有锯齿,真要是生取出来的话很容易割破食管内膜。

  要是轻微划伤还好说,可一旦稍微重点……后果不堪设想。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3440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