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20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高

20 伤害不大,侮辱性极高


  房东大婶瞪了柳小别一眼,嫌弃她不够文雅,顺便把柳小别面前的串抓了一半分给周从文。

  “婶,别客气,你也吃。”

  “有的是,自己吃自己的。”柳小别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一边很豪迈的吃着。

  一顿饭吃的风卷残云,每一根竹签子上残留的肉都被柳小别吃的干干净净。

  “饱了。”柳小别擦完手,拍了拍毫无凸起的肚子,一脸满足的说道。

  周从文吃的不多,他慢条斯理的吃了十几个串。对比两人面前的竹签子,很难相信周从文会吃那么少。

  “一点都不爷们。”柳小别鄙夷的说道,“吃饭要狼吞虎咽。”

  “早就饿习惯了。”

  “那是你现在年轻,身体好,不会低血糖。”柳小别道,“对了,你下次解剖老鼠的时候叫着我,别忘了,要是有大体老师最好。手机给我!”

  不等周从文拒绝,柳小别拿过他的手机,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

  “打这个号,最好能提前点,我最近很……”

  正说着,忽然周从文的手机响起来。柳小别把手机递还过去,周从文看了一眼,是科室的电话。

  “周哥,急诊!”护士急匆匆的说道。

  “知道了,马上就到。”周从文挂断电话,先叹了口气。

  急诊,真是自己无所不在的梦魇。

  也不知道是酒驾导致的车祸还是社会闲散青年喝多了打架斗殴,他们就不能安安静静的生活么?又没在医院办VIP,何必天天来呢。

  “有急诊,我先走了。”

  周从文招呼了一声,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叮咚~”的任务响声。

  声音似乎、好像、可能要大了一点点,但任务面板还是很模糊,看不见任务的全内容。

  不过周从文不在乎。

  系统能给自己加强的都已经加强了,人力有穷时,系统看上去神奇,估计也就是个未来科技,脑机接口+局部电生理刺激+基因改造。

  它的力量没有穷尽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从上一世的系统任务奖励逐步衰减就能看出来。

  市场距离医院几分钟的路,周从文没时间背着手悠闲散步,急匆匆尽快赶到科室。

  “周哥,主任和王哥上台了,有一个急诊,主任让给你打电话。”护士表情有些古怪。

  周从文捕捉到异常,肾上腺素分泌,眼睛眯起来,“他们做的什么手术?”

  “自发性气胸。”

  “主任认识?”

  “不认识,主任提出来要做胸腔镜,家属最开始还不同意,做了好久的思想工作。”

  “……”

  妈的,真给老子下套!周从文心里骂了一句。

  虽然知道这是必然的,可他依旧有些愤怒。

  自发性气胸属于急诊,但只需要急诊在处置室下胸腔闭式引流就可以。如果能长上自然好,长不上也不着急做。

  接下来就属于慢诊择期手术。

  如果不是王成发认识,家里强烈要求,肯定不会大晚上的手术治疗。

  问题不在自发性气胸上,而在眼前需要自己处理的另外一个急诊身上。

  周从文转念之间就捋清楚中间的门道。

  如果说这些弯弯绕对一名小医生来讲可能是一团迷雾,不知道里面的轻重也是正常。但对周从文来讲,地图全开,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自己处理失误,和王成发没关系,毕竟主任在手术台上。等他下来之后……嘿!

  自己什么都不做,等王主任下来至少被损一顿。

  综合来看,周从文不信王成发会放任自己处置失误,他没那个胆子。极有可能他认为自己会束手无策,等他下台之后亲自处理,然后冷嘲热讽自己一顿。

  这么做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高。

  一些年轻医生遇到类似的问题,甚至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以至于影响到整个职业生涯。

  “处置室什么患者?”周从文一边去换衣服一边问道。

  “食道异物。”小护士些迷糊的说道,在她看来,一切都很正常,根本无法意识到这是王成发给周从文下的一个套。

  周从文叹了口气,真是缘分啊。

  进了处置室,果然是在烧烤店遇到的那个年轻人。

  ……

  ……

  更衣室。

  “师父,患者不会有事吧。”王强眼珠子乱转,见四周无人,小声问道。

  “有事。”王成发很镇定的说道,“你别看只是食管异物,想要处置好没那么容易。瓶盖要么掉到胃里,要么建议患者去省城试试胃镜。”

  “可是……”王强疑惑。

  对于王强这种刚刚参加工作两年的小菜鸟来讲,他和值班护士一样根本看不出来王成发的意图。

  王成发撇着脸、板着脸斜睨王强,看的王强后背发冷。

  几秒钟后王成发冷笑,“这种东西根本取不出来,至少在咱们江海市没人能取出来。”

  “那……”

  王成发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王强。

  很快王强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我知道了师父!”

  “知道什么了?”

  “您开始想把患者推到耳鼻喉科……呸呸呸,根本就应该是耳鼻喉科的病!就是他们说什么都不收。但是来了一个自发性气胸的患者,您就和家属沟通,要我提单子上手术,是想让周从文那货接手这个患者。”

  “然后呢?”

  王强想到这一点后,所有思路都顺了。他兴奋的说道,“您说了,咱医院、甚至咱江海市所有医院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再后呢?”

  “周从文要是自己动手,把患者弄坏了,这是医疗事故!不光是您不会放过他,患者家属也不会放过他!”王强说着说着,眼睛里放着亮光。

  “不。”王成发微微摇头,“王强,我们是医生,最起码的医德还是要有。医生的本职工作是治病救人,不能因为周从文不尊师重道就拿患者开玩笑。你这个念头不对,以后不想都不能想。”

  “……”王强一记马屁拍在马腿上,讪讪的低头。

  王成发斜睨王强,沉默几秒钟后继续说道,“之所以让周从文来,是因为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嗯?”

  “他没那个本事,就算是他想开胸做手术,没我提单子手术室能接?再说,咱们就在手术室,你说说他怎么处置。”王成发冷峻说道。

  “他不会在下面瞎捅咕吧。”

  “给他几个胆子也不敢,要捅咕得上台,有我在这儿守着能有什么事儿。”王成发深深吸了一口气,“等几个小时,要是瓶盖自己进去,那就好办了。胃液消化一段时间,就能排出来,这种患者我见过。要是实在不行,只能建议患者去省城。至于周从文,他只能干瞪眼看着。”

  王强仔细想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憋了回去。

  “遇到急诊,什么都不做,嘿。”王成发冷笑一声。

  ……

  “消化内科么?我是胸科周从文。”周从文在打电话。

  周从文会什么都不做?开玩笑。他认为自己取不出来瓶盖,去帝都都没用。虽然三院条件有限,他依旧在努力忙碌着。

  ……

  ……

  PS:想养书的书友大人,求自动订阅~~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325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