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回到2002当医生 > 19 人间烟火气

19 人间烟火气


  “就是放高利贷呗,赌场必备。”

  “差不多吧。”周从文看了一眼,看见王志泉坐在里面,光着膀子手里拎着一个啤酒瓶子这在大呼小叫。

  看见两个年轻人浅浅淡淡的聊着,一向任性的女儿似乎对小周医生并不反感,房东大婶笑逐颜开。

  嗯,是挺般配的,要是现在就结婚,明年自己就能抱孙子。

  短短一段路,房东大婶的世界里,周从文已经和柳小别结婚、生子,自己抱孙子。走到萉垟烧烤的时候,孙子已经进了清北读大学,差一点就能四世同堂。

  “老板,点串!”柳小别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高声招呼。

  一张油腻腻菜牌扔到她面前。

  柳小别顺着菜单一路海点,周从文甚至有一种房东大神是后妈,不给她吃饱饭的错觉。

  周从文对吃饭没什么兴趣,在他看来吃饭很耽误时间,尤其是值夜班值出来的心理阴影——最近运气不好,一吃饭就来急诊。

  人生啊。

  周从文叹了口气,虽然身处于热闹的大排档,但他总是觉得周围的光都是冷峻的无影灯的灯光。

  很担心一开始吃饭就有急诊,周从文觉得自己的心理疾病越来越重。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四周随意看着。

  隔壁一对小情侣也在吃串,可能是今天天很热,手上都是汗,男人拧了一下可乐瓶盖没拧动。

  女孩凑到耳边笑话他几句,男人直接拿起瓶子放进嘴里,用牙咬住瓶盖。

  满满的烟火气,周从文很享受眼前的一切。

  虽然没有以后的各种娱乐项目,光是看这个世界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砰~~~”

  一声闷响。

  可乐喷出来,喷的男人满脸都是。

  而周从文的眼睛眯起来,他没有笑话那个男人,因为他看见可乐盖子被喷进男人的嘴里。

  旁边乱做一团,柳小别似乎毫无察觉,点完串之后就眼巴巴的看着烧烤的炉子,看那样子恨不得去给负责烧烤的师傅当小工。

  周从文见男人的脸有些红,但呼吸没有大问题,也没去凑热闹,而是拿起手机拨打120急救电话。

  “120急救中心么?北方市场萉垟烧烤,有一个23、4岁的男人误吸了可乐盖。”

  周从文和120指挥中心交流完,挂断电话。

  “周医生,那人不要紧吧。”房东大婶见周从文只是打电话,自己却一动不动,和想象中有些差别。

  “还能呼吸,用不着现场急救。”周从文笑道,“送去医院,有专业的医生在,应该不要紧。”

  “小别,你倒是说说话啊。”房东大婶偷偷踢了柳小别一脚。

  “嗯?我等串呢。好慢啊,咱们前面还有两桌。他们怎么点那么多,师傅得多久才能烤完。”柳小别专心致志的看着烧烤师傅,像是周从文站在手术台上,心无旁骛的做手术。

  “有点礼貌。”房东大婶低声说道。

  听到母亲不高兴,柳小别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120急救车已经在远处出现,是三院的。

  “来的挺快。”柳小别说道,“说起急救,去年在学校的时候有一对小情侣出事了。”

  “哦?”周从文看着救护车开过来,急诊科李医生把患者扶上去,对柳小别的话心不在焉。

  柳小别也没在意,笑眯眯的说着古怪的话,“有一个女同学误吸了奶盖,她男朋友一路背着她急匆匆的跑来。结果到医院我一看,奶盖已经吐出去了。”

  “怎么不叫120?”

  “那面的120急救特别贵,一般人消费不起。”柳小别皱了皱眉,“妈,你能不能别岔开话题,都被你带偏了。”

  “哦?挺幸运啊。”周从文微微一笑。

  “这就是没有胸的好处,一路跑过来,颠簸的力量没有缓冲,相当于不断按压。”柳小别道。

  “平胸有平胸的好处,你说的倒是那么回事。”周从文看了一眼,大约C杯,估计换做是柳小别的话奶盖肯定吐不出去,也不知道她讲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

  房东大婶左看看,右看看,完全搞不懂两个孩子在交流什么。

  “你们每个月挣多少钱?”柳小别问道。

  “650。”

  “……”柳小别怔了一下,“这么少?你家有矿?挣这点钱还要租房子住?要不要每天帮你检查一下你床上有没有豌豆?”

  这姑娘,说话怎么这么臭?

  周从文瞥了一眼柳小别,要不是看她颇有几分姿色,不好听的话马上就怼回去。

  “怎么说话呢,人家小周医生是为了好好休息。”房东大婶连忙打圆场。

  “我出来租房子是为了训练手术,在寝室没地儿,还经常被打扰。”周从文实话实说。

  “训练手术?怎么训练?”柳小别来了兴趣。

  “去抓老鼠,绑好,解剖。”周从文故意把话说得阴森,在他的想象中,自己的獠牙已经呲出来。要是面前是个孩子,估计已经哭出声。

  可是柳小别没害怕,反而兴致勃勃的看着周从文,“酷!”

  这姑娘是不是有病!

  “下次你做手术训练的时候叫着我,我看看,还没看过。话说你有机会弄到大体老师么?”柳小别终于对周从文有了兴趣,或者说对周从文敢对老鼠下刀感兴趣。

  “唉。”周从文轻轻叹了口气,现在的姑娘哦。

  不过也不能说现在的姑娘,上学的时候女同学见老鼠怕的要命,可是上局解课看见大体老师的时候,她们纷纷占据了最好的位置,一点胆小的样子都看不出来。

  柳小别一直盯着周从文,等待他的回答。幸好服务生抓着一把串过来,成功能把柳小别的注意力吸引走。

  “小周,吃串,吃串。下夜班虽然累,但还是要好好吃饭。年轻的时候不觉得什么,上岁数就都找上来了。”房东大婶把柳小别分给自己的串递给周从文。

  “婶,你先吃,我不太饿。”

  周从文一边说一边看着柳小别已经吃完了三串,唇角还沾着辣椒和油渍。这姑娘怎么看见吃的没命呢?周从文笑了笑。


  (http://www.zbzw.la/book/24863/104325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