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一八八章;林凡斗蛊师

第一八八章;林凡斗蛊师


  “咻!”
  一声细微的声音传来,洛南风一枪准确的击中了暗处的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被击中之后倒地的情况,立刻就引起了不远处同伴的注意,而就在这个人刚想鸣枪示警提醒岛上其他人的时候,莫非这边的枪口闪过了一丝火光,下一刻这个身影也栽倒在了地上。
  两枪全部命中胸口,让这两个人死的不能再死。
  对于杀人这种事情,莫非其实本能上还是不太愿意的,不过根据洛南风总队那边发来的资料,他们也了解到海岛上洛简明雇佣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亡命之徒,长期潜逃在外,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血债。
  所以对于杀这样的人,莫非并没有半分的抵触情绪,而且一枪撂倒了这个人之后,莫非显得十分平静,就连呼吸都没有错乱的意思。
  稍微看了莫非一眼,洛南风现在对他也十分的感兴趣,毕竟从他们两个开始合作到现在,尤其是从港口开始,莫非的每一个战术动作,都十分的标准,完全可以看出来,是经过了严格系统的训练的。
  可是对于莫非,洛南风也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即便是委托了总队那边进行调查,都没有查到莫非的详细信息,只是找到了一些莫非在前几年接取特殊任务的资料。
  拥有如此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本身还是一个异人,同时还隐藏了自己真正的那些资料,面对着这样的莫非,洛南风甚至觉得跟他相比,莫非才是真正特殊部门的人。
  放倒了两个人之后,二人端着步枪,也开始一点点的朝着海岛的中心进行摸索。
  两套单兵夜视仪,让两人在这黑夜里,也可以很好的看清楚周围的情况,良好的战斗素质,也让他们很好的避开了岛上的一些陷阱。
  在这海岛上行进了一段距离之后,莫非仔细的感觉了一下,也发现整座海岛,都处在了一座人为阵法的包裹之下。
  察觉到了这些之后,莫非的心里也一阵的暗自庆幸,自己的援兵,在关键时刻赶到了这里,进行了一些必要的布置,要不然他和洛南风只要一踏足这座海岛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
  快速的在隐蔽移动,洛南风和莫非继续交叉掩护的方法行进了很长的一段距离,而路上莫非也再次收到了朋友的通知。
  “我能找到的狙击手,已经全部都敲了!剩下的……”话说到了一半,通信器里面的声音忽然中断了一下。
  通信中断之后,莫非立刻停下了脚步,随即左手举起来,直接攥拳,随即立刻隐藏在了一棵树的树身后面。
  看到莫非这个动作之后,洛南风也快速隐蔽,跟莫非形成了交叉掩护的状态。
  安静的隐藏在原地十几秒之后,中断的通信也再次恢复。
  “卧槽!我被发现了!对手是蛊师!我先摆脱他!”十分焦急的通知了莫非自己的情况之后,对面的人也直接切断了通信。
  “蛊师!”通信再次中断,莫非的眉头立刻就是一皱,心里也涌上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对于蛊师,在以前或许有些人不太了解,可是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人们也逐渐的了解到了所谓的蛊师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人。
  在正常人的认知之中,炼蛊就是将各种毒物放进一个容器之中,让这些毒物互相撕咬,最后留下的那一个便称之为蛊,
  这种蛊毒性猛烈,很轻易的就可以取了一个人的性命。
  但是事实却远没有想想中的这么简单,这种蛊师多属于南方的一些少数族众,而且他们的方法通常都是不外传的,所以一旦中了蛊毒,也只有下蛊的那个人才可以解开,所以人们一般都是谈蛊色变的。
  蛊的制作方法有很多,而大部分开始的时间,是以每年端午开始,乘其阳气极盛的时候开始,可以致人病,死,多用蛇,蜈蚣,蟾蜍,或者一些其他的毒虫之类的进行制作。
  蛊的种类一般分为十一种,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蛊,疳蛊,肿蛊,阴蛇蛊,生蛇蛊。
  但是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大概而已,其余还有一些族中一脉单传的蛊毒,可以说是一种防不胜防的东西。
  了解到了这一点之后,莫非的心里多少也有点儿突突,因为啥?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根本就没有应对过蛊师的经验。
  虽然在山上的时候,他也在书里学到过一些针对蛊师的方法,可是关键问题是理论跟实践,有时候完全的是两回事。
  现在莫非不仅仅是担心自己的问题,同样也在担心自己那位朋友,更加的担心被绑架的芊雨墨。
  对方既然找来了蛊师,你敢说他没在芊雨墨身上动手脚?莫非打死都不相信。
  “他么的!这事情太他么复杂了!”心里吐槽了一句之后,莫非也将这个情况告知了洛南风。
  了解到了这一点之后,洛南风也一皱眉,不过他明显要比莫非冷静许多。
  看到洛南风冷静的目光之后,莫非的眉头立刻一挑,心里也琢磨着或许这洛南风真有什么意外性的办法也说不定。
  果然在莫非的期待之中,洛南风抬头看看莫非说道:“我们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曾经抓捕过一个蛊师!”
  就洛南风的这一句话,莫非的心里立刻就敞亮了不少。
  另外一边莫非的那位朋友也就是正牌儿的林凡,此刻也十分狼狈的四处逃窜,而后面成群结队的蚊子,也对着他追了过来。
  “哎卧槽!这他么太难缠了!”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些红色蚊子,林凡无奈的吐槽了一声之后,也从身上抽出了一张很特殊的道符。
  之所以说这张道符特殊,是因为在道符的背面,居然多了一个药鼎的印记。
  “尼玛的!既然是蚊子,没理由不怕火吧!吃小爷一招!”
  对着后面的一群蚊子咒骂了一声之后,林凡身上道气翻腾,也快速的聚集在了手中的道符上面。
  “南方烈煞,炬火之神,西方赫猛,火堵之精!”
  一声断喝,林凡甩手就将手中的道符朝着飞来的蚊子甩飞了出去,下一刻一股灼热的道气也从道符上面爆发了出来。
  “轰!!!”
  爆裂的声音陡然响起,这道道符瞬间就化作了一团巨大的火焰,冲入了那一片蚊子之中。
  嘎巴嘎巴嘎巴!
  一阵灼烧的痕迹传来,这些追着林凡的蚊子,瞬间就被火光吞噬了一大片,趁着这个时候,林发再次的手掐道决,甩出了几道道符,一片火光也染红了海岛的东侧。
  “尼玛的!反正都被发现了,索性老子直接露两手,为莫非那王八蛋吸引一下火力吧!”
  十分无奈的咒骂了两句
  之后,林凡也抖擞精神,直接一撩自己的衣服,两个银针包也抖搂了下来,一根根三寸来长的银针,也显露了出来。
  火光顺利的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而这个时候林凡的周围,立刻传来了一阵稀稀落落的声音。
  提鼻子一闻,林凡的眉头立刻就一皱,四处看了一眼之后,林凡立刻发现,在自己的周围,不知何时居然出现了不下三十几条的蛇,而且都是那种剧毒的蛇类。
  就在此刻林凡面前的火光散去,忔濮山根也迈步走了过来,而在忔濮山根的手腕上,还盘踞着一条黑色的毒蛇。
  蛇头高高昂起,黑色的信子吞吐,一对充满锐利阴寒的眼睛,也死死的盯住了面前的林凡。
  咕…..!
  近距离的面对着忔濮山根,尤其是感受着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强大气势,林凡也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
  林凡害怕吗?这话你要问他,他绝对回答,谁他么要不怕,坑定脑子有个坑!
  确实林凡此刻有些突突了,虽然遍读了家里的那些藏书,也从其中了解了很多关于蛊师的知识,同样也知道一些蛊毒的解法,但是他跟莫非一样,可是第一次面对货真价实的蛊师,而且还是忔濮山根这样强的有点儿棘手的蛊师,他要不突突就真的奇了怪了。
  看到了忔濮山根走来之后,林凡二话没说,一抖手就拉出了一把银针,一抖手这把银针就朝着忔濮山根飞了过去。
  面对着蛊师,交战的第一原则就是,绝对不能近身交战,这是一条铁律,要不然人家那一抖手,你很可能就中了蛊,下一刻就任人宰割了。
  嘶嘶嘶!
  银针飞出之后,一阵的怪异声响紧接着传来,下一刻忔濮山根面前的那些毒蛇,居然全都蓄力飞起,为忔濮山根挡住了林凡的银针。
  自己的银针受阻林凡丝毫没有赶到惊讶,趁着这个时候,林凡再次抽出了一张道符,而这道符居然还是莫非习惯使用的道符。
  “太玄真远,雷霆自然,道气荡荡,助我巍然!”
  一声断喝,莫非一贯使用的雷咒,居然被林凡使用了出来,一甩手雷符冲向了忔濮山根,瞬间就化作了一道明亮的雷电。
  “咔!”
  雷光一闪,雷电瞬间就来到了忔濮山根的面前,可是就这么个时候,那些被烧散的蚊子,居然再次的聚拢了上来,为忔濮山根阻挡了这道雷光,趁着这个空隙,忔濮山根也快速的移动了身形,从另一个方向,朝着林凡冲了过来。
  察觉到忔濮山根朝着自己冲来之后,林凡却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嘴角上还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你要说林凡这人跟莫非最大的区别在哪?那妥妥的就是长相,林凡甩莫非三条街都不止,而其他的方面,尤其是使坏,腹黑,那简直就跟一个妈生的一样。
  忔濮山根冲上来,周围的那些蛊毒之物也同样冲了上来,一方面是为了攻击林凡,而最重要的还是为了保护忔濮山根。
  至于林凡,则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刷拉!
  快速的从包里抽出了一张道符,而且还是盖了金印的紫色道符夹在手中,林凡的道气立刻就聚集在了道符上面,随即一股天地气息也快速的朝着林凡这边聚拢了过来。


  (https://www.zbzw.la/book/23910/41049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