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二一三章;我不是保镖(求收藏)

第二一三章;我不是保镖(求收藏)

  伴随着一阵众人的哭声,洛任贤的灵柩也被送上了灵车。
  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芊雨墨趴在灵柩上嚎啕大哭的样子,莫非的情绪上并没有多余的波动,并不是他铁石心肠,只是他知道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也正是因为清楚,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被周围的情绪所影响。
  灵柩被送上了车之后,车队整编,而接下来则前往景润大厦,进行洛任贤的追悼会,同样也即将在那里展开洛家大权的争夺,更加是炎黄国经济命脉的博弈。
  走过去搀扶了一下芊雨墨,莫非也看了一眼始终守候在了灵柩旁边的叶连城,轻轻的点了点头,莫非也带走了芊雨墨。
  也就在莫非打开了车门,请洛锦和芊雨墨上自己车的时候,张桦也走了过来。
  “妹妹和雨墨,还是跟我乘坐一辆车吧!洛家的人,现在总要在一起才对!”
  张桦的话很明显是两个意思,她表明了自己洛家一家之主的立场,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洛锦和芊雨墨只是两个外人而已。
  但是更重要的一点还是,她要将洛锦和芊雨墨制衡在自己手里。
  扭头看看张桦,洛锦也摇了摇头说道:“我还是坐莫非的车吧!大嫂你还要跟董事们商量一些事情,我在也不方便!”
  面色悲痛,眼神怨愤的看了张桦一眼,洛锦也想要上车,而就在这个时候洛锦身后那个三十多岁男子的手,也放在了打开的车门上面。
  “洛锦女士,请你以大局为重!”男子的话十分简单,可是威胁的意味相当浓郁,而他正是跟随着王秘书来的那些人的队长。
  伴随着这个男子的一句话,四个男子也从四周走了过来,围住了莫非的车子。
  一时间气氛再次紧张起来,而芊雨墨和洛锦这对孤儿寡母,眼神之中也闪过了一丝的慌乱。
  “这位先生,你这话不对吧!”淡淡的一句话出口,莫非的手也放在了这个男子的手腕上。
  “洛锦阿姨,只是乘坐我的车而已,又不是不到现场,这难道就是不顾大局?”说着话,莫非的手上用力,内气迸发,一瞬间男子的手腕就被莫非的手捏的缩小了一圈。
    “这位莫非先生,请不要动手动脚的!我只是遵循董事长的意思而已!”
  剧烈的疼痛从手腕上传来,这个男子也毫不示弱,随即催动了内气,一边抵消莫非手掌上传来的巨大力道,他的另一只手也放在了莫非握着自己手的手腕上,巨大的力道也随即爆发。
  “是吗?不过我觉得,在这个马上要出发的时间,还在这里纠缠这个问题,反而是不顾大局吧!”一脸淡然的说了一句,莫非的眼神之中也迸发了一股凛冽。
  舌尖一顶自己的上牙堂,莫非的身上道气纵横,被握住的手猛然一甩,下一刻这个三十岁的男子立刻就十分狼狈的后退了出去。
  男子被莫非甩出去之后,周围的四个身影立刻就有要动手的意思,而这个时候莫非挥掌如刀,瞬间就扫过了张桦的耳边。
  就这一下子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一时间想要冲上来的那几个人,也僵硬在了原地。
  莫非动作的意图十分明显,如果他们敢轻举妄动,那莫非就敢直接灭了张桦。
  “张总裁,不好意思啊!看到了一只蚊子,所以就出手了!”呲着牙对着张桦一笑,莫非的手也从张桦的耳边收了回来
  。
  稍微的挠了挠下巴,莫非平静道:“我看洛锦阿姨和雨墨还是坐我的车吧!我的车跟在张总裁的车后面,这样可以吧!”
  面色变换的盯着莫非,张桦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丝的冷汗,就在刚才的那一刻,她已经十分清楚的感觉到了莫非身上的杀意。
  她一点也不怀疑,刚才如果自己身边的人敢轻举妄动的话,莫非真的会对她下杀手。
  “好吧!麻烦莫非先生了!至于你掌握的线索,我想了一下,其实也并不太重要了!”意味深长的看了莫非一眼之后,张桦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扭曲,随即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了一眼张桦的背影,莫非眼神也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此刻他对于张桦这个女人,可以说是相当的佩服了。
  自己利用洛简明要挟张桦,而现在张桦现在表明态度,也就意味着洛简明的生死,她已经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洛家的大局。
  虽然这里面有张秘书的逼迫,可是张桦难道就能忍吗?
  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狠辣到放弃了自己的儿子,这种人也让莫非产生了一种畏惧。
  “雨墨!上车了!”提醒了一声脸色变换的芊雨墨,莫非也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眼神。
  十分安心的看了一眼挡在自己身前的莫非,芊雨墨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随后也上了车。
  车队驶离了洛家庄园,一路奔着景润大厦而去,而所有的博弈也即将在这一刻开始。
  “莫非!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车上,芊雨墨看着前排开车的莫非,也茫然的询问了一句。
  “看情况再说吧!放心吧!一切有我!”十分简单的说了一句,莫非也对着后视镜里的芊雨墨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安静的看了一眼莫非嘴角的一丝微笑,芊雨墨也觉得心里安静了不少,而旁边的洛锦看看芊雨墨,再看看前面开车的莫非,眼神里面也露出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就在车队驶入了景邶市市区的时候,一架小型的客机也降落在了景邶市的机场。
  机舱门打开之后,一个年约六十的健硕身影,也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虽然是上了些年岁,可是这个身影剑眉虎目,身躯挺拔,走起路来掷地有声,眼神之中也闪烁着坚毅的光彩,让人一看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而在他的后面,还跟着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同样是一脸的刚毅,挺拔的身躯一左一右走在中年那个男子的两边,双手摆动之间,气势如虹,就好像随时进入捕食状态的猛虎一般。
  三人下了飞机之后,一辆炎黄自主品牌轿车也停在了机场上,随即三人也上了车。
  “现在情况,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上车之后,上了年岁的男子也询问了一声。
  “首….龙爷!情况有些微妙了!”刚开口说了一个大字,开车的司机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赶紧改了口。
  虽然这司机改口很及时,可是脑袋上,依旧是挨了身后这个龙爷一巴掌。
  “臭小子!亏你还在这里搞侦查,首什么首!不知道别人都叫我龙爷啊!这次不跟你计较,下次再犯,你小子给我小心点!”
  一脸惊恐的点点头,开车的司机也赶紧承认错误道:“是!我一定注意!”
  冷哼了一声之后,龙爷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询问
  道:“说说吧!情况怎么一个微妙!我也看看这群人,在当家的不在家的时候,究竟想搞点什么名堂出来!”
  “具体的情况……”之后的时间,这个开车的司机,也将景邶的一些情况告知了后面的这位龙爷,而在听到了这个司机的汇报之后,龙爷的眉头也皱在了一起。
  察觉到龙爷的眉头皱在了一起之后,旁边的中年男子的眼神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毕竟在他的印象里面,龙爷很少的皱眉,但是只要一皱眉,那后面的情况就…..
  汇报完了这些情况之后,司机再次补充道:“这次的事情里面,还有一个强势杀出搅乱了局势的人,他的资料我们居然调查不到,只是知道他名字叫莫非!”
  唰!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龙爷的双眼立刻就睁开,而嘴角上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弧度。
  “看来,我这次还真是来着了啊!费心的跟大当家的争取让我回来,还真是对了!”
  ……
  护送洛任贤灵柩的车队停在了景润大厦的门口,而由于这里特殊的情况,道路已经采取了戒严,大批的相关人员,已经进入了这里开始维持秩序。
  远处大批的景邶市市民,也远远的看着这里的情况,而且很多的人眼睛里都挂满了泪水。
  这些人都是来送洛任贤最后一程的,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在景邶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因为洛任贤的存在,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经过了一番简单的准备之后,洛任贤的灵柩,也在叶连城和老管家的护送下,进入了景润大厦。
  这次芊雨墨并未大哭,也并未激动,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洛任贤的灵柩进入了景润大厦,同样也在注视着张桦那不可一世的嘴脸。
  灵柩进入了景润大厦之后,众人也随之进入,全程莫非都安静的跟随在芊雨墨的身后,随时让她处在自己视线保护之下。
  进入了景润大厦之后,洛任贤的灵柩很快被安放好,随后张桦,洛锦,芊雨墨这几个直系亲属,前往了灵柩的旁边。
  而就在洛锦离开的时候,莫非十分清楚的听到了一句话。
  “莫非,照顾好我的雨墨!”简单的一声,洛锦的声音里充满了决绝,同样也是对莫非莫大的信任。
  站在原地有些无奈的看了看洛锦和芊雨墨,莫非也长叹道:“豪门!有时候,真不如一个山野人家啊!”
  闭着眼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莫非目光想着后方瞥了一眼,随后说道:“张总裁,让你来跟我说什么吗?”
  莫非的话说完之后,那个之前跟他发生过冲突的三十岁男子,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刚!张总裁让我带句话过来,看清楚形式,不要给一个没有任何前景的人做保镖,这个世界上的选择很多,关键看你怎么做!哪怕你销毁了一些线索,可是有些人依旧可以接纳你!”
  听到程刚的这些话,莫非的眼神变换,最后也看了张桦一眼,他很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张桦要表达的是,哪怕是莫非杀死了他的儿子,只要莫非肯倒戈,那她同样可以接纳莫非,只因为她注重的是大局。
  长出了一口气之后,莫非淡淡的说道:“我不是保镖,只是遵循自己最初的承诺而已”。

  (https://www.zbzw.la/book/23910/40676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