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我不是保镖 > 第三九二章;家法

第三九二章;家法

  “三叔儿!三叔,我们错了!小成还是一个孩子!他还小不懂事儿!您放他一马吧!”对着张孝中一通的哀求之间,李秀兰也赶紧拉了一下张家成:“小成!还不赶快认错!求你三太爷的原谅!”
  面对着眼前这翻转的一幕,莫非和刘灵竹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相当无奈的表情。
  熊孩子固然可恶,可是熊家长更加他么的要不得,犯罪是一种错误,可是教唆滋养犯罪就是罪大恶极。
  现在的熊家长教育熊孩子的这种方式,无疑就是这种罪大恶极的源泉。
  至于怀远镇的那些本地居民,现在的脸上也同样是一脸的玩味,而趁着这么个功夫,张家乐还有其他几个孩子的母亲,全都把自己家的孩子揪回了人群里面。
  “三太爷…我…我错….”最终在现实的逼迫之下,张家成也只好承认错误,不过这话刚说了一半,就被张孝中给堵了回去。
  “行啦!还想继续表演吗?”满脸不屑的反问了一句,张孝中也冷笑道:“哼哼!友良家的,你挺会说啊!孩子!?十九岁的孩子!?十九岁!就连基本的是非对错都分不清!还有你这样,在一群人的面前,不停的表演着你这种死不认账的戏码!这就是你教育孩子的方式!犯了错道歉就了事儿,那这天底下的规矩就是摆着看样子的吗!?张家祠堂里面的东西,不是我张孝中一个人的!是整个怀远镇的,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教训张家成,那张家的祖训还不成了摆设了吗?我张家列祖列宗的脸上,不等于是蒙羞吗!?”
  横眉怒目的呵斥了几句之后,张孝中也看向了莫非和刘灵竹。
  “在我按照张家的规矩处罚张家成之前,你们是不是应该先给来到我们怀远镇的客人道歉!?最重要的是,你们诬陷他们二位,还有蓄意伤害莫非先生的问题,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解决的办法!?”
  张孝中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是怒不可遏的那种,现在土窑的事情随时都有被突破的可能,怀远镇上的每一个人都处在了危险之中,可是就在这么个功夫,张家成这小子居然还跑来祠堂捣乱偷东西。
  而根据李秀兰的反应,张孝中也算是看出来,张家成这次根本就是蓄意的针对莫非和刘灵竹,这更是让张孝中怒火中烧,可以说今天晚上的事情一个搞不好气走了莫非和刘灵竹,很可能就会葬送掉整个怀远镇。
  张孝中的话说完,李秀兰扭头看看莫非和刘灵竹,张了张嘴之后,居然对于道歉依旧十分的犹豫。
  眼见事情有些无法收场的意思,张友良也只能硬着头皮站起身子来到了莫非和刘灵竹的面前。
  对着莫非和刘灵竹一躬到地,张友良也十分愧疚的歉意道:“莫非先生,灵竹小姐!小成和我老伴儿给你们造成的麻烦,我深表歉意!在这里,我代替他给二位道歉!莫非先生的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等一些费用,我会一分不少的拿出来!灵竹小姐,我也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请二位无论如何给小成和我老伴儿一个机会!我们家就三个人,如果小成和我老伴儿都进去!我真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求求你们,原谅我们!!!”
  “额…!”面对着这么一个情况,莫非和刘灵竹还真有些不知所措的意思。
  要是针对张家成还有他的奶奶李秀兰,依着莫非和刘
  灵竹直接把他们送进去就算了,这样的人在外面迟早都是祸害。
  可是现在张友良这六十多岁的人,对着他们两个年轻人一躬到地,他们要是再不依不饶就有点儿不近人情了。
  更重要的一点还是,虽说他们占理,可是要真把事情搞僵了,怀远镇的人怎么看他们?别看怀远镇的人不待见张家成一家子,可是毕竟人家才是怀远镇的人,他们始终是外人!到时候他们处理土窑的事情,也会有些麻烦的地方。
  “哎!算了吧!张大伯,这次的事情我们不计较了!赔偿也无所谓!不过奉劝你一句,有些事情适可而止吧!要不然,后悔的只能是你们自己!关于有人眼瞎那件事情,你们看着办哈!”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莫非和刘灵竹也对着张孝中点了点头。
  看到莫非和刘灵竹没有追究,张孝中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同样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僵。
  “既然莫非和灵竹小姐不计较了!那接下来,就按照我张家的规矩,处理张家成的问题!来人!请家法!!!”
  张孝中威严的一声之后,立刻就从人群里面走出了几个六十多岁的老人。
  “三叔儿!三叔!您网开一面吧!小成还是个孩子啊!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啊!饶他一次!就一次!”一看张孝中要动家法,李秀兰立刻就跑到了他的面前哀求了起来。
  “法不阿贵,绳不挠曲!规矩就是规矩!谁也不能改变!友良,把你家的人给我拉走!”威严的一声之后,张孝中也直接以命令的形式,让张友良把李秀兰拖到了一边。
  “小成!小成!别打小成,他还小啊!还是个孩子啊!”一通的呼嚎,李秀兰那个撕心裂肺啊!简直就是给张家成送行一样,可是对于这种所谓的关爱,莫非和刘灵竹也都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他们也更加的清楚,像这样的熊家长,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
  几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出来之后,立刻就从祠堂里拿出了一把长条凳,随后两个人直接把张家成拖着趴在了上面。
  亲自返回了祠堂里面,张孝中也从祠堂的灵位前,把那根藤条给请了出来。
  “给我把这小子的裤子给扒了!”一声令下,两个人直接就把张家成的裤子给扒了下来,让他那洁白的pp第二次的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此刻的张家成,完全处在了慌乱加懵bi的状态,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连惊呼都他么给忘记了。
  “今天我就当着张家的列祖列宗,好好的教训一下你这个不肖子孙!啪!!!!”
  愤怒异常的一声之后,张孝中手里的藤条十分用力的就抽在了张家成的屁股上,瞬间一道血道子就显露了出来。
  “啊!!!”剧烈的疼痛传来之间,张家成立刻就惨叫了一声,随后居然他么的哭了出来。
  “啪!!!”
  再次一声传来,第二藤条也落在了张家成的屁股上,随即他的屁股上也再次多出了一道血道子。
  “啊!!!好疼啊!爷爷!奶奶!救救我!….”一通跟杀猪一样的呼嚎,张家成也朝着张友良和李秀兰那边呼喊着求救。
  “小成!小成!三叔!求求你放了他吧!他还是个孩子啊!不能跟孩子一般见识啊!东西又没偷走!不
  过就是两个花瓶啊!”
  张家成这边求救,李秀兰那边求饶,就现场这情况,这家伙颇有几分刑场上家人生离死别的架势,只是这剧情颇为显狗血了几分。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没有人家的心计,就不要模仿人家的装bi,孩子,人傻不能复生啊!何苦来着的呢!而且这明显没有认错的架势啊!”盯着眼前这情况无奈了一句之后,莫非也挠着下巴笑道:“不过这感觉吧!确实挺他么爽的!可惜拿藤条的那个人不是我啊!小姐姐,你觉得如何呢?”
  “勉勉强强吧!哎!没啥好看的了!回家睡觉!”无聊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刘灵竹也转身想要离开。
  “哎!是挺累的哈!回家睡觉觉!今晚天凉,咱俩接着各取所需!”呲着牙对刘灵竹一笑,莫非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贱嗖嗖的表情。
  “滚蛋!已经折了的玩意儿,别拿出来显摆!老娘今天独守空房!没兴趣理你!”直接横了莫非一眼,刘灵竹抬腿就是一脚,只是可惜最后被莫非给躲开了。
  嘴角抽抽的看着这打打闹闹离开的两个人,这群来抓小偷儿的人,脸上也露出了一个异常复杂的表情。
  啪!啪!
  对于张家成的抽打依旧在继续,他的惨叫也在持续,而在泪眼朦胧的同时,张家成也看到了莫非和刘灵竹离去的身影。
  “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你们两个贱人设计好的!设计好陷害我的!我一定要…..啊!!!!”没等张家成心里愤恨的话语说完,张孝中手里的藤条也再次的落在了他的屁股上。
  惨叫了一声之后,张家成发红的眼睛向后瞥了一眼,也看到了一脸义正言辞的张孝中。
  “老东西!你跟外人一伙儿!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都是我的!祠堂里的那些东西都是我的!林薇是我的!吴媚是我的!还有那个刘灵竹,我要玩了她,然后再好好的折磨她!所有反对我的人,都该死!都该死!!!”
  贪婪是人后天的本性,更加是熊孩子的本性,本性爆发的时候,扭曲也开始萌发,这就是改变的过程,而一切都基于熊孩子最初的成长环境,而这就是前面所说的犯罪的开始。
  刻意的躲避了一下莫非和刘灵竹的视线之后,吴媚也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
  盯着被责罚的张家成,吴媚也十分清楚的注意到了,张家成眼睛里所显现出来的那一丝扭曲,而察觉到了这些之后,她的嘴角只之上,也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弧度。
  “哎!我看我们明天换个地方吧!这样的家庭,住起来迟早会受影响的!”同样盯着被责罚的张家成无奈一句之后,秦琴也离开了祠堂这里,返回了镇子里。
  同一时间,位于怀远镇西北面的一处山坳里面,捉犀也在一片略显荒凉的树林面前停下了身子。
  四处看了一眼之后,捉犀的身上散发出了一丝的鬼炁,随后也拿出了身上的招魂铃。
  叮铃铃!叮铃铃!
  鬼炁灌输进入招魂铃里面摇晃了一阵之后,一道道散发着黑气的虚影,也从面前的树林之中游荡了出来。
  “总算是找到了!张家那些子孙的坟墓!!!接下来…..”捉犀的嘴角上也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https://www.zbzw.la/book/23910/39692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