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八荒剑尊 > 第四章 少年游(四)

第四章 少年游(四)

  养剑术中以自身鲜血涂抹剑身,以体内精血喂养飞剑的手段,被人称为“以血养剑”,“以血养剑”的手段,不算高明;就连市井巷弄的说书先生,也偶尔会提及这种“以血养剑”的志怪故事。
  以体内气息滋养飞剑,从而和飞剑产生感应,便是“以气养剑”;“以气养剑”和“以血养剑”不同,“以气养剑”耗费的时间,动辄数百年,在彻底滋养飞剑之前,片刻都不得停歇,一旦停歇一日,则前功尽弃,之前所有的努力,全数付之东流;“以气养剑”之术,最难便是难在持之以恒。
  “以意养剑”中的“意”指的是神识,“以意养剑”说通俗易懂一点,便是以神识去滋养飞剑,从而将飞剑培育成,和修士“神识”相关的“本命飞剑”;这种“神识”培育出的“本命飞剑”一旦受损,宿主本人轻则识海震荡、变为白痴,重则神魂俱灭、十死无生。
  汉国的修真界中,关于养剑术的秘籍很少;在正统剑术、剑法面前,养剑术属于较为旁门左道的奇巧淫技。
  养剑术最为注重的便是一个“养”字,如何养剑,是养剑术最为核心的手段了。
  李长安刚刚购得的那本养剑术,记载的是“以命养剑”之术,“以命养剑”在养剑术中属于最为偏门、最为凶险、最为罕见的秘籍。
  “以命养剑”中的“命”指的是“命运”,而非“性命”二字,以自身“命运”养剑,李长安单单是看见,便觉得匪夷所思。
  按书中的描述,这种“以命养剑”培育的飞剑,威力比之“以血养剑、以气养剑、以意养剑”要强上无数;但是“以命养剑”培育的飞剑一旦受损,等待宿主的变只有死亡,别无他例。
  这本养剑术只有一半的内容,李长安拿着这本破损的养剑术,内心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离开那处后,李长安走到路旁,蹲在地上;然后,便仔细的浏览起了这本破损的养剑术。
  这本养剑术记载的内容太过艰深晦涩,不过,幸好李云飞留下的手札中,有关于养剑术的记载;李长安通过两相对比,从而推理出这本养剑术的脉络,仔细研读一番后,他才勉强读懂了几分。
  李长安这一看,便宛若着了魔般,沉浸在这本残缺秘籍中,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目光;待他回过神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
  书中的记载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将残破的养剑术收回储物袋,李长安看着繁忙的人群,愣愣发神。
  这本养剑术描述的养剑手段,是以“命运、命数”来养剑;在李长安的看来,这已然是有悖天理的逆天行为了。
  李长安年少读书时,教他道理的夫子“苏武”曾对他说过:“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的事,踏踏实实做,才能长久。”这句话,李长安一直记在心里。
  这本“以命养剑”的养剑术本就残破,以李长安现在的修为、阅历,还远远无法将其修补完整,更不要修炼了。
  秘籍本就残破,而且还是拿“命数、命运”修炼的手段,李长安实在不敢轻举妄动,一旦胡乱修炼,轻则走火入魔,难以恢复神智,重则命格崩溃,灰飞烟灭。
  李长安虽然自己能力不够,无法将这本秘籍修补完善,但是他还有师傅和师兄;以萧逸尘和齐映云的见识,肯定能完全恢复这本“养剑术”的样貌。
  李长安拿出一封飞符,将这本残破的“养剑术”一字不漏的刻入飞符;然后又将获得此书的前因后果,悉数写入飞符,最后向着飞符渡去一丝灵力,将飞符发往九天剑宗。
  了却一番心事之后,李长安长舒了一口气,现在他也不需要操心什么了,只要期待萧逸尘的回信即可。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五人巳时末进城,现在已然日落黄昏。
  行至一处酒楼,正独自走着的李长安,忽然听见了一句中气十足的声音。
  “店家,快来
  个人!”
  李长安走近酒楼一看,便看见了陈平平和李阙歌。
  酒楼里。
  陈平平接过小二递过去的菜谱后,对店小二说道:“烧花鸭、罐儿肉、烧雏鸡、烧子鹅、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抓炒鲤鱼、抓炒对儿虾、软炸里脊、软炸鸡、杂烩锅子、卤煮寒鸦儿、麻酥油卷儿、烩三鲜、烩白蘑、炝青蛤、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
  陈平平中气十足且没完没了的声音,惹得酒楼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齐在了陈平平那桌上。
  陈平平好似没注意到他人的目光,依旧乐此不疲的点着菜,李阙歌受不了周围人看他的眼神,汗颜道:“陈兄,这么多菜,已经够了,再多就吃不了了。”
  李阙歌是在闲逛时,遇见的陈平平,两人相遇后,热情好客的陈平平一把揽住李阙歌的胳膊,说要和他一起喝酒,李阙歌也不好拂了陈平平的面子,只能含笑答应;可是,如果能提前知道陈平平如此“会吃”,李阙歌打死也不会过来。
  “这那够啊!这还不够我一个人吃的!”陈平平放下手里的菜谱,对李阙歌说道:“这几天可把我憋坏了,好几天都没有沾到油腥味,这次我可要一次性补回来。”
  “小二!”陈平平对一旁的小二说道:“再加上松鼠桂鱼、红烧肉、五香羊肉、锅烧猪蹄儿……”
  看着无休无止的陈平平,连一旁的小二也忍不住劝说道:“客官,这么多,应该够了吧……”
  陈平平将菜谱翻到最后一页,又报了几个菜名后,才满意的对店小二说道:“就我刚刚说的那些……每样给我来三桌。”
  看着目瞪口呆的店小二和满脸尴尬的李阙歌,李长安悄无声息的后退的两步,他知道陈平平喜好美食,但还是小觑了陈平平对美食喜爱的程度。
  见李阙歌和陈平平都没有发现自己,李长安飞快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https://www.zbzw.la/bahuangjianzun/39638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zbzw.la。着笔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bzw.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