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 > 第1525章 你以为只有宝箱怪?

第1525章 你以为只有宝箱怪?

  掉落率本身是一种玄学。

  很多人应该都抱怨过类似的事情,玩游戏永远掉不出自己职业的专用装备,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假设一个游戏有七种职业,掉落其他职业装备的几率可以说是压倒性的高,相对之下,自己想要的装备就不怎么容易掉落。

  至于读心之类的事情,都是玄学,并不值得相信。

  然而尽管心知肚明也依然相信玄学的人还是到处都是。

  不过难道夜叉木乃伊的掉落装备几率不是百分之百?哪有这样坑爹的设定啊?

  “不,一定会有什么东西掉落,除非……”

  “除非没有打倒它是吗?”

  “我是想这样说的,但是看上去却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为什么呢?究竟有哪里不对?”

  罗刹哈士奇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紧锁眉头的模样显得有点凶狠,然而这其实就是哈士奇最大的萌点之一。

  “尸体就在那里哟。”

  柴烈火觉得这可能是关键。

  “摸尸体吗?”

  “我也只能猜测到这种程度了,我去看看,应该没问题。”

  是时候出动了吧。

  柴烈火向阿修罗虎打了声招呼,得到许可之后谨慎地走向夜叉木乃伊的“尸体”。

  先假设是尸体就好。

  尸体并没有化作金光闪闪的宝箱,实在是非常可惜,不知道宝箱也是一种浪漫吗?很多人为了宝箱可是能够选择去死的,不是因为宝箱里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而是因为宝箱就在那里。

  哪怕只剩下一个死胡同就探索完了所有的迷宫,而且已经找到了通往下一层的出口,那些追求宝箱之魂的人也会去绕路拿最后的宝箱,至于里面是不是只有一瓶回复药或者打一次怪都不足的钱,那并不重要。

  如果有宝箱的话那还真……

  “咦?”

  柴烈火吓得停住了脚步,轻轻揉了揉眼睛。

  怕不是脑袋里面胡思乱想太厉害而产生了幻觉?平时也经常胡思乱想一些女孩子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任何幻觉产生呢?

  那东西显然是宝箱吧?

  人类难道就是这么愚蠢的生物?明明像想要和可爱的女孩子交往一样往死里想着宝箱的事情,结果看到之后却反而不敢相信吗?真是悲哀。

  “喂,兄弟,我是看错还是怎样?还是说这家伙本身就是这样的结构呢?”

  罗刹哈士奇也是浑身无力地望了望天。

  夜叉木乃伊的尸体开始慢慢化作灰烬……也许是解体了的纳米机器人,从它的胸口消失的部分显露出了些许闪闪的金光,里面赫然是有一个不小的宝箱。

  什么?为什么确定是宝箱?

  因为造型也非常的标准,除了宝箱和宝箱怪以外几乎想象不到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会长这个样子。

  嗯,这么看的话,夜叉木乃伊既然已经开始消失,那就意味着已经凉透了才对。

  “是宝箱的说!”

  阿修罗虎对宝箱的内容好像非常感兴趣,瞬间就切换成了星星眼模样的脸。

  可爱。

  即使是兄贵形态也一样可爱,明明属性一点都不衬。

  真是方便啊,能一下子把需要的表情旋转过来,而且现在知道了,这家伙三张脸的表情好像还可以有更多的选项,问了之后才明白好像它的表情不是那么容易调整到合适的样子,所以才储存不同的表情备用,一般就是愤怒,高兴和悲伤三种形态。

  实在是不知道究竟是高科技还是低科技,应该说是迷之科技比较妥当。

  “小孩子气的家伙,让他开吧,小孩子都喜欢什么秘密基地,神秘宝物之类的,虽然我们好像并没有小孩子阶段的记忆呢。”

  罗刹哈士奇貌似很稳重地背着手。

  话倒是说的有些道理,柴烈火也曾经有过很宝贝地收藏一些垃圾并且被嘲笑的时候,想必多数人也都是如此。不过刚才恨不得马上奔过去开宝箱的到底是谁啊?现在装出一副年长者的样子也是没有用的,明明都看到了好吗?

  “唔……也不坏。”

  柴烈火现在当然很想开宝箱,可是要忍耐,毕竟是教练的身份。

  刚才有什么资格在心里吐槽罗刹哈士奇?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

  所以,尽管并不会去亲手开宝箱,柴烈火也罗刹哈士奇也依然一步步地向那边靠近。

  想看看是什么好东西,好奇心也是一种没救了的习性。

  “好厉害的宝箱的说!”

  阿修罗虎心花怒放地伸出了手,想要把宝箱从夜叉木乃伊的胸腔当中扯出来。

  “喂!小心里面有宝箱怪,我知道很多宝箱都有陷……”

  就在罗刹哈士奇的话喊道这里的时候,事态突然一下子突变。

  不是说宝箱忽然变成了宝箱怪,宝箱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出了问题的是夜叉木乃伊残余的尸体。

  鳄鱼的部分甚至已经分解完毕——这是最有威胁的部分,躯干的部分也残缺不全,按理说绝对不可能再一次起身。

  可是,它却真的在这个时候动了袭击,就连柴烈火也没法想象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展开。

  一大坨黑泥模样的未知物质从夜叉木乃伊的胸腔当中猛地喷出,这个距离外加没有防备,躲开的可能性基本上是零。

  阿修罗虎两手正捧着宝箱,这时候却意外地挥出了水平的反应,果断丢下宝箱准备切换到防御动作。

  已经来不及了。

  喷射出的黑泥在半途中产生了更加难以想象的变化,其中的一部分像消失了一般流散,其余的部分竟然显现出了一张脸的轮廓。

  脸没有五官,或者说五官的部分实在是太模糊而看不清,绝大部分都是嘴,布满了尖牙利齿的大嘴比手臂的鳄鱼要恐怖几十倍,更是透着某种令人心中不快的邪气。

  没有人怀疑这一击的力量,与之相比,鳄鱼的一口的确只能称之为余兴节目。

  因为更接近人脸的缘故,大概,类似的东西总是会显得更加恐怖。

  “呜啊啊啊啊啊!”

  阿修罗虎的惨叫声一直传递到很远很远的远处。

  鲜血的影子,令柴烈火的双眼有些模糊。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zuoouxianghexiuzhennagenan/9230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