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血医娘子 > 564

564

  楚墨在听到慕云止说到公子的时候,目光就落在了苏泓清身上,他在慕云止的记忆中看过公子,自然是看得出来苏泓清与当年的公子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不光是样子一样,就连身上的那股气质都很像,若不是知道眼前这人绝对不会是公子,楚墨几乎都是要认错了。

  看着慕云止处理好事情走了回来,慕云止便是衣服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着他。慕云止对他点了下头,对着司空摘星说了一声:“这里交给你,我们先走了。我们会晚一些回去。”

  “好!”司空摘星也没去问慕云止这是要去做些什么,只是背对着她挥了挥手。

  慕云止捏了一个手印,一片树叶飘落,突然之间便大来,落到他们五个人的脚下,慕云止的灵力输入树叶之中,的那个下树叶便迎风而起,乘风而去。凤涅闪烁着光芒,道道灵力从中流出形成一个保护层保护在无人身后,以抵御周围的罡风。

  “云止······”楚墨欲言又止的唤了一声慕云止的名。

  慕云止叹息一声,目光却是落在了苏泓清身上:“很像吧,我记忆中公子就是这个模样,哪怕在悲伤,哪怕在难受,哪怕······再愤怒,也都只会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和他一样······一模一样······若是云墨在的话······”慕云止说了半句,又止住了,她的神情突兀的就暗淡了下去,手掌在宽大的衣袖之中拽紧。

  “云墨会没事的,不要太担心。”楚墨看着她的表情,也知道慕云止这是担心云墨了,楚墨有些无奈,只好是安慰了一声,而他也只能安慰了。

  慕云止摇摇头,对楚墨说道:“我收他为徒了。”

  “那你打算教他什么?天道功法不适合吧!”楚墨说道。

  慕云止思索了一下,说道:“凤涅决吧,也是天级功法,我从小七前辈哪里要来的,因为和我的天道功法有些相似,所以也参考着修炼过。教教弟子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说着,慕云止便是一指点在苏泓清的眉间,凤涅决的修炼功法被她压缩成线,传输到苏泓清的脑海之中,附带的还有一些武技和法决以及部分的阵法炼丹知识。”

  慕云止看着苏泓清说道:“这个时代不是什么太平时期,我没法像其他人一样手把手的教你,我把平生所学现在都给了你,封印在了你的脑海中,只有等你的实力到了才能解封。我平生所学颇为繁杂,诸多职业都曾学过一二,这些你了解了解就好,也可按着自己喜欢学上一二。”

  苏泓清默默体会这他现在所能看到的修炼口诀,听到慕云止的话,也只是应了一声:“是!”

  “你既已认我为师,师徒之间便无需太过于拘束,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问我,不然问问你楚墨师叔也是一样,他是我夫婿,你无需拘礼。”慕云止说道一声见苏泓清点了头,便又看向了苏宣冉说道,“你有文修之资,跟着我不合适,我送你去我五师兄那里,他是当世大儒,名声显赫,去了他那里安心学习,至于你的母亲,服下护灵丹之后,会增寿百年,只是她的生命亏空太过于严重,护灵丹多半只能起到一半的效果,活到百岁应该没有很大的问题。你的母亲这一生都是为了你们兄弟两人,今后务必要相互扶持,切莫辜负你母亲的一片心意。”

  “是!”

  “是!”

  苏泓清,苏宣冉齐齐应声。

  慕云止带着众人飞行的度很快,比麒麟马车的度还要快,当然慕云止带着众人飞行,那是运用了空间法则的,只是级别太高,楚墨这几个还未接触过空间法则的人是根本就察觉不出来的。

  很快的,慕云止一行就落在了一座山脚下,苏宣冉看着这山上的几个刻字有些惊喜:“文莱山!”

  看到苏宣冉一副惊喜的样子,慕云止却是有些讶异,她问了一声:“你知道这里?”

  苏宣冉忍住心中的激动,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文莱山是文修心目中的圣地,我以前听一些朋友曾说起过,文莱山是每一个文修梦寐以求的圣地,无数的人甘愿付出一切就为了看一眼这里。只是······文莱山隐于云雾之中,很少会有人能上得了文莱山。”

  “有这么玄乎吗?”慕云止嘟囔了一句,点了点头,一挥手带着他们走向文莱山山脚下山路。

  才靠近,就有几个人从木屋中走了出来,一身灰色长衫,向着慕云止一行行了个文士礼,为的那个青年面带笑容,看起来很是温和,他声音温和地对慕云止说道:“诸位道友,小生有礼了。”

  慕云止看着他们目光中带着些许疑惑,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在这里?文莱山是私人领地,不允许有外人待在这里。”

  那个青年轻轻一笑说道:“我们几人是被山上的学长同意守在山下的,目的便是告知来文莱山寻文修之道的道友,只有通过文莱山主布置下的三关,才可以上山。几位······可是要闯关?”

  “这样啊,不用了,我们直接我不是来求道的,我是来访友的。”慕云止略略点头,手上掐了个法决,弥漫在文莱山上的云雾全都散了开来,露出一条羊肠小道来。这一幕让那几个灰衣青年都看傻眼了。

  慕云止对他们指了指,说道:“不介意的话,给我帮个忙,他们两个不良于行,我需要有人帮忙送上山去。”

  “举手之劳而已。”为的青年人连忙向慕云止行了个大礼,有些感激的看着慕云止。

  慕云止也不介意,一脸无所谓的甩着衣袖,带着一伙人上山去了。

  他们进了文莱山,身后的那云雾又恢复了,文莱山再一次隐在云海之中,看不见踪影。山中的情况倒是美得很。可谓是一步一景。慕云止熟门熟路的带着人往山上走去,对眼前的景色是熟视无睹。楚墨看着慕云止那个熟悉劲儿很像是回到了珈落山于是问了一声:“这里也是凰阁的产业吗?”

  “不是啊。”慕云止被楚墨突然的这一问问的是一头雾水。

  “那你怎么好像对这里很熟悉?”楚墨诧异了。

  “哦,你说这个啊!这里是我五师兄的住处,我以前的时候也没少来,就连外面那文莱的大字都是我写的,名字也是我取的。五师兄本来是想叫山居的,我嫌弃不好听就用了文莱两字,五师兄那我没办法就这么着了,这么多年来似乎也没改啊!”听到楚墨这问题,慕云止是当时就笑了,随口就给楚墨解释道。

  “你师兄?”楚墨这就更诧异了。

  慕云止笑着点了点头:“我五师兄孔安寻是个书呆子,道号天书。说着这些你大概想不起来他是谁,不过你应该是知道寻言书生吧!这就是我五师兄。”

  慕云止一说到寻言书生,楚墨就知道是谁了,不过这寻言书生不是什么爱凑热闹的人,多年来在修真界中已经听不到他的消息了,谁都不知道他现在居然是在近期才崛起的文莱山上修道。

  慕云止和楚墨说话的声音很小并没有被他们身后的几个人听到,他们一行人突兀的到来,给文莱山上的这些修士造成了不小的困扰,不过却没有人过来指责些什么,至于为什么,没看到那山上宫殿前站着一个人嘛。站在山上宫殿前的这人便是这文莱山的主人,寻言书生孔安寻。

  慕云止老远就瞅见了,兴高采烈的挥了挥手,跟孔安寻打招呼。

  “师兄······”

  孔安寻见着,苦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等到慕云止一行走上近前,这才问道:“你不是在战场吗?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这不是有家族堂而皇之的投奔域外势力了嘛,我带了些人回来处理下。”慕云止笑吟吟地说了一句,这一句话说的是风轻云淡,可孔安寻知道这其中是有多少的腥风血雨。

  孔安寻没有追究那么多,而是带着一伙人往宫殿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你来干嘛的?”

  “找到个人送你这。”慕云止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对着苏宣冉招招手,示意他上前来。

  苏宣冉见着,连忙上前来行了一礼:“学生苏宣冉见过前辈。”

  孔安寻打量一番之后,点了点头:“居然自己修炼出了浩然正气,这天分不错。跟着你算是浪费了。”

  “嘿嘿,所以我把他送你这来了,我要参战肯定是没什么功夫管他的,送你这里也好,至少有师父的命令在,你这里短时间内还是安全的。”慕云止笑道。

  “啧,也不知道师父在想什么。”孔安寻啧了一声,很是不满。

  慕云止笑了笑:“你少说两句吧,不参与也好,那边还不需要你们的插手,鬼谷也不适合现在出面,还是我来搅合吧,反正从一开始我扮演的就是这么个搅屎棍的角色。”

  孔安寻皱了皱眉,很不高兴的慕云止这么说自己:“你是搅屎棍,那谁是被你搅乱的屎啊?尽在这里瞎说!”

  慕云止讪讪的笑了笑:“那宣冉就交给你了,这是他母亲,生命亏空的太厉害,我已经喂了护灵丹给她,保住性命是没问题了,你要是没事注意一下就好。”

  孔安寻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向慕云止:“你要离开了?不进去坐坐?”

  慕云止摇摇头:“算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战场那边没人在,云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必须要过去看着。”

  孔安寻停下脚步看着她,叮嘱道:“战场上危机重重,你又是一个爱冲在前面的,我们师兄弟几个不在,没有人会保护你,万事都要自己小心。”慕云止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孔安寻看着她欲言又止,看着慕云止平静到有些冷漠的脸庞,忽又说道:“不要犯傻,对我们来说,你的性命比任何人,比这个世界来说都要重要。”

  慕云止看着孔安寻,忽然笑了,她知道这番话让这么一个胸怀天下的书呆子说出来很为难他。

  “我知道,这辈子我很高兴能遇到你们这一众师兄,我这一生······”慕云止忽而笑了,不在说话,而是转身走人,一边走一边还对孔安寻摆了摆手,“走了。”

  孔安寻没有阻止,他看着慕云止卷起楚墨和另一个少年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孔安寻叹息一声,在转身的时候,神情却已经冷漠下来,他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再次叹息一声,来人安排一下他的住处,就以······我的弟子的身份吧!”孔安寻吩咐完这一句话,一闪身就进了宫殿之中。而苏宣冉则是另有一个人带着去安排了在这里的住处。

  慕云止卷着楚墨和苏泓清离开了文莱山,在天空上看不清去路,楚墨转头问慕云止:“我们要回去吗?”

  “先不,我感觉都近期有一段师徒缘分将至,而这个不是泓清。我算了算,应该是和痒痒有关,我曾答应过她会收她的第一个子嗣为徒,传承我的道统,估计会是这一段缘吧。我们先去痒痒那里。”慕云止收敛起之前的心情,笑了笑对楚墨说道。

  “好吧!”楚墨点了下头,而后又问,“你要把这孩子带在身边吗?”

  慕云止摇摇头:“不会,我没那么多时间,也不忍心让痒痒这么早就和儿女分开,所以也只是将所学封印给他,随着他的年长会一点一点的解开封印。泓清,我也不会呆在身边,凉晨和子尧不是在珈落山吗?让他去哪里,我会吩咐心兰给他治腿伤的。”

  楚墨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很快的,一天过去,他们终于是从文莱山来到了天启王都,苏瑾阳现在的住处就是在天启王都外的山脉之中,位置还是蛮好找的,不像是文莱山,在偏远地区。慕云止是直接就落到了苏宅外面,就等着上前敲门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xueyiniangzi/9114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