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向胜利前进 > 第1105章 冷漠如仇!

第1105章 冷漠如仇!

  一看到张金龙带着马宏吉等人,打着火把上来,李靖等人赶紧集合。

  不过,二嘎子却早已命令战士们暗中戒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马宏吉被仇恨冲昏了头脑,非要来个鱼死大家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还好,二嘎子眼尖的现张金龙带队,张明则坐在一顶滑竿上,马宏吉和张金龙二人的媳妇,一左一右,象征性的搀扶着滑竿——有张老爷子在,事情就要好办得多,否则,一旦打起来,子弹壳不长眼睛,张老爷子总不能拿着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开玩笑。

  而这支过来的人马,虽然有很多人带着刀枪,可人人都是将刀枪背着,并无一人拿着刀枪,再加上军人对于士气的敏感,所以,李靖立即就现,这支队伍并没有丝毫杀气。

  营长,他们好像并没有刷花样。

  就算是他们想刷花样,也绝对不会再这里。李靖淡淡地看了眼二嘎子,随即,带头向走来的队伍迎去。

  隔着十多米,李靖就边快步走过去,边大声的笑道:马族长,打扰了,打扰了啊!

  哪里的话。马宏吉则拱手道:贵军来此是为了保家卫国打鬼子,更是为了保护我们马家坡村上千号百姓的身家性命马某感激都还来不及了,谈打扰二字,可就见外了。

  这话说的很客套,深究一点会现话里还是充满了怨气。

  咳!咳!

  不用说,这是张老爷子在提醒马宏吉:都这个时候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要是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让小鬼子钻了空子,损失的可是你马家坡村。

  不过,李靖到底是老江湖,装作听不懂这话以及这两声咳嗽,含笑走到马宏吉身前,先就向马宏吉立正敬礼,然后才笑道:不怪马兄弟如此,实在是马某当年罪孽深重,对不起村里的百姓。在这里,马某先向马兄弟和村里的百姓道歉了。

  说完,直接对马宏吉鞠了一躬。

  马宏吉见李靖敬礼,心头一时还真有点不适应。

  要知道,当年李靖组队来攻打马家坡村,可谓气势汹汹,杀气滔天。甚至,马宏吉深深地记得,谈判的时候,李靖那副冷笑中略带着几分得意的样子。

  可现在,一看到李靖先给自己敬军礼,马宏吉心头难免就有点感慨:到底是八路军啊!不管出身如何,只要在八路军里面滚过一遍,这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马宏吉也是个上道的人,心机手段之类的绝对不缺,否则,他也不可能三十来岁就坐稳了如此大的一个村子的土皇帝事实上,马宏吉跟李靖并没有直接的仇恨,因为李靖并没有打死他的家人。对于马宏吉来说,对李靖的恨意最主要的来源就是脸面问题。

  如今,见李靖先给自己道歉,然后又鞠躬,他心头顿时就是一软,哪敢真让李靖把这个躬完成。

  赶紧上前一步,扶住李靖,笑道:这可不敢当,不敢当啊!

  李靖也很懂意思,自然不会真的把这个躬鞠完,否则,不仅双方都下不来台,甚至还可能仇上加仇——真要如此,往浅出说那就是赌气,往深处说就是在打马宏吉的脸了。

  扶起李靖后,马宏吉笑道: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现在你们可是来保护我们不被小鬼子屠村,都是敢跟小鬼子拼命的英雄好汉,以前的事既然都过去了这么久,那就翻过这一篇,从今以后,大家都不许再提了。

  这话不仅是对李靖说的,也是对村里百姓说的,更是对张老爷子的交代。

  可李靖也得上道啊——当年攻击这个村子的时候,可是打死了好几个人,伤了二十多个,这样的血仇,就算是马宏吉这个土皇帝话,也绝对压不住,下面的百姓们也不可能说过去就过去得了的。最少,就算百姓们明面上不敢做什么,但是暗地里铁定会跟李靖他们作对。

  李靖向后一挥手,几个战士挑着箩筐就过来了。

  马宏吉一看箩筐里的东西,都是枪支弹药,心头一惊,紧接着大喜:老爷子到底是人精,眼光就是准,这不,自己刚露出点谅解的意思,李靖就给自己送重礼了。

  可是,马宏吉面色上却露出疑惑之色,故意问道:李营长,您这是

  这是我弥补过错的一点薄礼,还请马兄弟帮着分给村里的护卫队,加强村里护卫队的武装力量,以避免以前的事再次生。

  这年头什么最值钱?不是别的,就是枪杆子。

  这不,以马宏吉的城府,一听这话都压制不住内心的狂喜而笑了起来:李靖话说的漂亮,说什么加强村里护卫队的力量,可问题是,村里护卫队是谁的?还不是他马宏吉说了算。这也就是说,李靖很上道,送如此大礼给自己,就是希望自己出面来化解跟村里百姓之间的恩怨。

  哈!哈!李兄弟这礼物实在太重了,马某愧不敢当啊!

  我和可不是送给马兄弟你的,只是因为我对村里护卫队不了解,所以,还劳烦马兄弟了。

  场面话都这样,马宏吉自然明白,当即点头笑道:说的对,说的对啊!李兄弟放心,别的不敢说,但在我马家坡村,从今往后,谁要是敢再提当年的事,又或者是对你不敬,你只管告诉我就行了。

  那可真是太感谢马兄弟了。

  马某已经备下薄酒,还望李兄弟赏光。

  正好我也饿了。马兄弟,请!

  请!大概是太高兴了,马宏吉还不忘对李靖身后的战士们大笑道:各位兄弟,都到村里敞开了吃喝。

  随即,大家下山,入村。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原本,有些话应该是酒足饭饱后,酒席散开之前,又或者是酒席散去,大家闲聊时说的,可李靖看到马宏吉简直欣喜若狂,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便在下山的路上跟马宏吉说,希望村里能帮着挤出一块训练之地。

  果不其然,马宏吉大手一挥你们训练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我们马家坡村,我们理应提供训练场所你看上哪块地,告诉我一声就行了。

  李靖心头大喜,却不敢忘了八路军的规矩,赶紧解释,不会白要这块训练之地,会对受到损失的百姓家里给与同等粮食产量的补偿现在可是三月份,正是要到春耕时节,如果此时耽误了一阵子,那么,这一年就颗粒无收,所以,必须要给这些被征用了田地的百姓,按每亩的年产量来计算。

  马宏吉虽然激动,可到底是老江湖,立马就醒悟过来,问李靖这块训练场所到底要多大?

  李靖则直接说,按一千人的训练和住宿来算,最好是在村子左边划出一块不少于七十亩的地,因为村子左边那一片最为平坦——实际上,李靖真的很想要一百亩,可一来担心费用太高,二来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同时解释着这块地面上不会修筑永久性的工事之类的东西,以便于打跑了小鬼子后,将地还给百姓,让百姓可以再耕种,以免浪费了。

  马宏吉看到李靖这次也就带了最多两百人来,还以为李靖需要的训练场地最多也就十几二十亩,所以他很大方的让李靖自己去挑选地方,甚至,他都打算不跟李靖收费,而是自己悄悄地补贴进去。大不了就当是收了李靖这么重的厚礼而回的一点薄礼,反正还是非常划算。甚至,他都考虑,要是李靖接下来还是这样会做人,那么,自己可以考虑资助李靖他们一个月的粮食。

  毕竟,他看到李靖等人虽然又是挑又是背的,虽然遮盖的严实,可根据经验,他可以肯定,里面的东西绝对跟粮食无关,十有八九还是军火。

  然后听说要按一千人来准备,而且不少于七十亩土地,马宏吉心里咯噔一下就凉了:娘咧!吹牛吹大了,这一下子可就要稍稍赔本了。

  但是,话已经当众出口,收不回来了,怎么办了他虽然在村里是作威作福的土皇帝,却也知道村民们的底线在哪里:要是让村民们长期忍饥挨饿,村民们绝对造反。

  好在李靖后面的话又让马宏吉高兴起来,心头大为感慨:到底是参加了八路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口碑还真不是谣传。这不,就连李靖这个当年的大土匪,此时也知道用钱办事,而不是如当年那样用枪办事了。

  李兄弟,你到了兄弟我这码头上,还要你出钱,这不是看不起我吗?不行!绝对不行。

  兄弟,我知道这也很为难你,可问题是,我们八路军在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方面,就是个硬性规定,谁敢违反,轻则降职处分,重则枪毙,绝对没二话。所以,不是兄弟我不给你面子,而是兄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所以,还请兄弟体谅一下,就当是为了我这颗脑袋,忍忍吧!

  这这哎~!好吧。马宏吉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看着李靖,然后又凑近了点,小声道:不过,兄弟可千万得替我保密,要不然,这事要让外人听到了,非得笑话死兄弟我不可。

  这是自然的。

  这就是老江湖之间的默契:就算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话不仅不能直说,还得圆滑听不懂的人还真以为如此,实则得调换一下。

  很快就到了村口,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所有人都感到尴尬,尤其是走在最前面的李靖和马宏吉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xiangshengliqianjin/9499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