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妄心 > 第三六六章 复古

第三六六章 复古

  拜月教供奉萧龙渊的神庙如今改成了昆仑的道观,道观四面俱栽植了一株老海棠,新题匾曰“四海观”。&1t;/p>

  &1t;/p>

  随观水来的金丹弟子、外门弟子都入住四海观。南面的正门人流如堵,我挤不进去:连日来,应观水号召,金丹门人和外门弟子无偿给阳秋城老弱妇幼诊病治疗。急病重症、积年残疾者自不用说,就是偶尔头疼脑热,乃至没病的,都蹭上门来求几粒昆仑仙丹、灵验不灵验两说,至少沾一点仙气。&1t;/p>

  &1t;/p>

  我绕了一圈,找到西门僻静处,翻墙进去。正巧见到,小象妖卢难敌正与几个外门伙伴踢毬玩。&1t;/p>

  “你们怎么不去治病救人?”我笑着问。&1t;/p>

  “阳秋城又不是没匠人。断手断脚的找木匠装义肢去,看花柳看伤寒的找医生去,仙丹他们又服不得,暴餮天物。我既不想捏糯米丸子糊弄凡人,也没心情伺候凡人,尽打扰我修炼。”&1t;/p>

  “你们毬踢得开心,也叫修炼?”我问。&1t;/p>

  小象白了我一眼,“动静坐卧俱是修炼。昆仑上清经有四种筑基功夫,与服药搭配,统括存形存神,是常坐三昧,常行三昧、半坐半行三昧,非坐非行三昧。我们修的是常行三昧中的踢毬三昧,你不知道?”&1t;/p>

  金丹之前我修炼的是南宫家一脉传的星宗筑基功夫,又不去度人院带零基础的小孩子,懒得读昆仑的。我没有吭声,以免暴露了虚实。&1t;/p>

  卢难敌不知好歹,继续诌道:“你们人类有一个叫高俅的球圣,修炼的便是踢毬三昧。我教教你吧,那高俅——”&1t;/p>

  我打断了他的信口开河,差点给这小妖给耍了,问:“常欣在哪里,我找观水祖师。”&1t;/p>

  卢难敌指了个祖师夫妇寮房的方位,小象在我后面还不忘记喊,“你要是向常知院告密,就是小人!”&1t;/p>

  &1t;/p>

  常欣蹲在祖师寮房的庭院里,聚精会神地看两窝蚂蚁打架。一窝红蚁,一窝黑蚁。庭院的阶梯上摆放着各色香料瓶子。不同香气能导引蚁群不同的反应。和合不同瓶子的香料,能生出更微妙的香气,引导蚂蚁进行更复杂的行动。&1t;/p>

  &1t;/p>

  我道,“可怜两窝蚂蚁,浑然不知道它们的争战全是常师姐暗中操纵。”&1t;/p>

  &1t;/p>

  常欣道,“人见人殊。拜月神庙时,两窝蚂蚁便在此处;昆仑来时,它们仍在此处;有日我们离去了,它们怕还是在此处。那样看,我们这些逗蚂蚁的才是飞鸟般的过客,反是蚂蚁引来了我们。”&1t;/p>

  &1t;/p>

  常欣抬起身,出了定,任由蚂蚁们互相忙去。她道:“原知院勿怪。我与其他昆仑的师兄弟不同,他们不是采炼百草、便是牧养灵兽。我既觉得草木无情无趣,又不忍心经历灵兽从生至死的离别,只好钻研虫子的法门。萤火虫留在昆仑了,只好逗逗蚂蚁解闷。”&1t;/p>

  &1t;/p>

  我向常师姐请道,“我受掌门和长老会之托,前来劝谏祖师:取消或者缩减招募阳秋种民的计划;还请祖师允可,禁止诽谤盟友的言论扩散。”&1t;/p>

  &1t;/p>

  常欣身后的屋子里没有反响。&1t;/p>

  &1t;/p>

  常欣道:“每个宗门的道观都会圈入自己的种民,这是古时道门遗留下来的传统。第三代和第四代的门人没有经历过三王十家魔焰熏天的年代,以为亮出道家长生不老的诱惑,仙苗自然会流入洞天。他们不知道,那时候,列王和十家垄断了世人的流动。道门又坚持绝不妄语,不能保人长生,更不能保人证道。列王和十家却向仙苗们许诺了能够轻易兑现的荣华富贵。如果没有永远依附道门、追随道门的种民,道门早已经断了传承,更不会有今天的宗门。&1t;/p>

  &1t;/p>

  在老君观还是本山的道门时代,我们有百万户种民,天下也只有种民懂得经营灵脉、制作火器、宝船;世俗的凡人全是牛耕桑织,挥刀舞剑。等到太一山作本山时,放任种民入世,全宫观只保有三十万户种民,叛党们也拥有了凌驾于道门道兵之上的炼气士军队。道门怎能不灭?&1t;/p>

  &1t;/p>

  圈入阳秋城十万户人家并不算多,当今天下人口数万万,种民非圈上数百万户不可,一切灵脉的营生也要6续收回宗门。”&1t;/p>

  &1t;/p>

  我倒吸一口冷气。如今天下一切紧要行业都依赖灵脉,就像人不能断绝饮食。宗门的各大修真世家跨越世俗世外,在宗门他们有盘根错节的师徒与同门关系,在世俗又有富可敌国、支撑无数人口生计的灵脉产业。对此,剑宗熟视无睹,大正王朝无可奈何。&1t;/p>

  &1t;/p>

  观水力求复古回到道门号令一切的格局,那是要将一切修真世家得罪个遍,也大动世间的尊卑贫富秩序。只有种民觉得痛快。&1t;/p>

  &1t;/p>

  我道:“常欣师姐也是昆仑的种民?”&1t;/p>

  &1t;/p>

  常欣道:“是。但我并不厌恶世家。我很喜欢文侯这样的师友。可道最大。”&1t;/p>

  &1t;/p>

  她道:“原师弟,我夫君诚心向你们讲过:古时,求道者称道士,熏道者称种民。其余凡人,没有求道之心,若存若亡。道门的消亡,正是从纵容三王那样的入世派开始。天下一切的世家本都源自忠勤的种民。可才有了一点微薄的道行,那些道士便不求精进,追求用神通玩乐享受。当初太一山支持他们入世,红尘成了他们的游乐场。才有了道门的根本分裂,如今的无人证道。我夫君只是恢复道门的传统。”&1t;/p>

  &1t;/p>

  我道:“景小芊向观水祖师请教如何证道,观水祖师并不能给她铸造心印。道门已随着出世派一并消失,祖师无论如何竭力,也不过是恢复一具枯骨。”&1t;/p>

  &1t;/p>

  常欣一剔眉毛。&1t;/p>

  &1t;/p>

  屋子里的人喝道:“那个消失的道门才是一具枯骨!没有一个新的证道者会从那里出现!道门塔林不再回应任何人的求道,他们那样的出世派一惯自私冷酷,完全违背了度人的戒律。五百年来,我们的这片大地虽然没有人证道,但依旧有着证道的可能。我会花上几十年、一百年,几百年,让天下回到一千年的格局,那时我们会汇聚足够多的求道众铸造心印。”&1t;/p>

  &1t;/p>

  观水推门而出,他炯然的金瞳注视我道:“你告诉颜缘和长老会,还有一切修真世家的门人、他们要割断的只是世俗的爱染,得到的是五百年后的证道。如果不耐烦不愿意,就请自行入定。往日我任长老会行事,绝不是惭愧什么妖形,只是恨自己亲手坏了全祖之形,无德指挥昆仑。我立誓绝不再伤害任何一个昆仑门人,也绝不许昆仑门人相伤,我会在功成之后唤醒他们。”&1t;/p>

  &1t;/p>

  常欣温柔地劝我道:“原师弟,先说服颜掌门,再说服长老会。你是我夫君的法嗣,从你第一世起就是孤儿,他抱你归山。你转劫时,又是我夫君护持你平安,屡次袒护你到今日。他比你的父亲更像父亲,你要听他的话。瑶真人若非看我夫君面上,怎会允可你与她的娇女结成道侣?瑶真人天下之尊,岂肯与海盗结成亲家?”&1t;/p>

  &1t;/p>

  年轻时任谁都不能让我做不情愿的事情,我也永远和小芷分道扬镳。眼前的人连着二世照拂我,我虽然仍不愿做不情愿的事情,但如今的我知道了道家的柔软。&1t;/p>

  &1t;/p>

  我向观水道:“师父的眼界过了昆仑的一切真人和元婴,我会照您的意思说服他们。可是我们习惯了五百年来的世界,还请师父宽限时日,至少等我们与剑宗见个分晓之后。洪荒宗从来不是您的目标,剑宗才是。不,整个剑宗都不在您的眼里,魏峥嵘才值得您重视。”&1t;/p>

  &1t;/p>

  观水不言语。&1t;/p>

  &1t;/p>

  常欣领我离院,小声道,“如此两面皆好。”&1t;/p>

  &1t;/p>

  观水立在庭院,忽然命我止步,他道:“龙虎宗的守一要索回十绝阵图。你安抚好长老会,随梅芜城去龙虎山见他,大方还图。得不到的东西不必贪恋,修复我们两宗的关系为上。还有,留意自己安全。如今的修真界,你的性命最要紧,昆仑不能无你。”&1t;/p>

  &1t;/p>

  他将一个小青铜炉捎我,却是药师真人监管的九转造化神炉,并神炉的运用之法一道传授。&1t;/p>

  &1t;/p>

  “药师留守西荒的本山,我们特许你掌此宝荡魔。”&1t;/p>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wangxin/9114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