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司礼监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听我一番话,胜读十年书(上)

第二百八十九章 听我一番话,胜读十年书(上)

  当年奴尔哈赤起兵时,禇英只有四岁,每每奴尔哈赤遇险之时,都会将他和弟弟代善还有女儿东果格格藏在板柜底下。这种在生死边缘彷徨,没一日安定,今天不知明天是否还能活的日子,是个人都会将自己的心性磨练得无比强大。

  禇英十九岁便独自领军,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使其性格不仅果敢,更是燥烈,往往一言不合就放声叫骂,气到极处甚至挥拳拔刀。

  今日,禇英心中本就有气,因为阿玛将自己手上的《三国演义》给了二弟代善,却没有给他。

  何和理等人据此在城中散播谣言,说汗王重古英贝勒之谋略,寄以厚望。言外之意自是说身为广略贝勒的禇英有勇无谋,难当建州大业。

  这让禇英如何能忍得了,他承认自己确是不像二弟一样好读书,但却不是不读书。哪怕他识不得几个汉字,可依旧读过汉人的书。自己读不懂的,他会让人读给他听。遇到听不明白的,还请那些汉人的书生为他讲解。哪里是像何和理他们说的那般,大字不识一个,只知武勇而不知谋略。

  身为广略贝勒,诸阿哥之,阿玛指定的继承人,禇英又何必亲自来书店买书呢。还不是为了让那些质疑他的人看一看,他广略贝勒到底是读不读书。

  何和理他们为何在背后编排自己,禇英一肚子数,还不是因为他和这些老家伙们不对付么。

  论战功,老家伙是有,他们早年便追随阿玛,威望高,权势重,历战阵,建殊勋,攻克图伦城时褚英尚在襁褓之中。可细一论,建州立年征战所立功劳,除了分部自立的三叔舒尔哈齐,建州又有哪个比得上他禇英的。老家伙加一块也不够看的!

  自幼刀光剑影、险象环生的境遇难,使得禇英信奉强者为尊,他认为自己在建州仅次于阿玛,所以老臣们也罢,诸弟也罢,都当尊重他,敬重他,而不是对自己阴奉阳违。

  难道不正是因为阿玛是强者,建州才有的今日!

  禇英坚定认为将来建州只有在自己的带领下才能更强。所以,内部的一切杂音都应当消除,所有人都应当听从他禇英的号令。这想法根深蒂固,结果导致这些年五大臣对禇英极度不满,认为他专权。也让二弟代善对他生出疏远之心,总认为强势的大哥将来真的继承了父汗的大业后,肯定容不下他这个弟弟。

  强势的性格注定禇英不可能主动弥补兄弟间的关系,不仅是代善,他和老三阿拜、老四汤古代、老五莽古尔泰的关系都不好。这些个弟弟们看到他就跟老鼠见到猫一般畏惧。只老六塔拜、老七阿巴泰和禇英关系要好。

  禇弟尚小时还罢了,可随着他们长大成人,一个个有了爵位,有了地位,自然而然的就因为利益和亲近关系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个自然是以禇英为,一个自然是以代善为。

  这两个阵营从出现之初直到现在,仅仅只是存在亲近疏远的关系,就像小孩子过家家般,我跟你好,跟他不好一样,倒不曾影响到建州基业。

  但是人老成精的五大臣们却早早就从中看到了可趁之机,为了防止禇英继位对他们打压,于是五大臣不断在奴尔哈赤面前进禇英的谗言,说代善的好话,并且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宣染,建州并非明朝,女真也不是汉人,所以汉人立嫡立长的习俗不当为建州所袭。未来建州之主应当是得到建州上下一致尊崇的人选。

  当下,额亦都和何和理他们便力求同掌旗的代善、莽古尔泰、阿敏联合,想扳倒禇英,最起码也要使汗王奴尔哈赤收回让禇英代理国政的权力。

  如果奴尔哈赤采纳五大臣的意见,禇英无论如何也不会成为建州继承人的。他对此也有清楚的认识,但他并不想和老臣们闹翻,这些人虽然对他敌视,可毕竟是建州的柱石和元勋,一昧和他们强横,对着来,父汗那里肯定不允许。

  禇英只想在父汗在世时,通过自己的努力确立自己的继承者地位,然后逐渐削夺老臣的财富和权力。

  阿玛对代善说,读懂了《三国演义》就能知道很多大道理,禇英也想从这本书中读懂阿玛的心思,只有明白阿玛的心思,他才能抵达住老臣和诸弟的攻击。

  所以他没有让奴才们来给他买这本书,而是亲自来。

  他要通过这一举动告诉建州所有人,也告诉阿玛,他广略贝勒同样也读书,也富有谋略。

  他不是一个只知打打杀杀的莽汉。

  不过这《三国演义》中确是有好多字是禇英看不懂的,别看他看的入迷,但其实也就看懂了寥寥几句,入迷的是那些汉人配的插图。那些画,广略贝勒是看得懂的。

  正想着回去找个汉人来给他读书,省得父汗若是什么时候提到这本书,或者讲到什么这本书中提到的大道理,自己也能说上几句,不致于站在一边唔唔难言,却不想竟然被那个明朝的小副使给拦下。

  这汉人崽子好像不知道自己是洪太主的哥哥,脸皮十分厚,当街就敢搀自己的胳膊,好像自己这个大贝勒和他是极其要好的朋友般,这让禇英真是窝火的很。

  四周,无数眼睛盯着这里看。

  自从明朝使团走进黑图阿拉,城中便满是仇恨的目光。

  若非汗王下了严令,那个满城乱晃,招摇惹人厌恶的汉人崽子早就被射得跟个刺猬一样了,哪里还会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大贝勒面前。

  那崽子的目光越是诚恳,禇英就越是受不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世上竟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这崽子的脸皮究竟有多厚?

  禇英怔怔的看着一脸诚恳同时,满怀期待等着他大贝勒一同品书的小崽子。

  换作是禇英,他再怎么目空一切,也断然做不出这种事。真不知这崽子是真没有脸皮,还是没心没肺,又或是以为凭借明朝的影响就真能在建州为所欲为了。

  禇英的脸皮不由自主的抽了一抽,其实,眼面前的这个汉人崽子间接帮了他的大忙。

  虽说老八是死在这家伙手上的,但老八还在襁褓中时,禇英就随父亲奴尔哈赤征战了。他们年纪相差十几岁,谈不上有什么感情,平时也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所以真要说禇英对老八洪太主的死感到悲愤莫名,死活也要替老八报仇,那也是无从说起的。

  但不管怎么说,洪太主都是他的弟弟,禇英于情于理都不可能饶过魏良臣这个汉人崽子。但矛盾的却是,这个汉人崽子杀了他弟弟的同时,又帮他除掉了五大臣之中最激进的安费扬古,对于他禇英而言,不折不扣又是一个大功臣。

  要知道那安费扬古可是老臣中对禇英最不满的家伙,两人曾经三次在大衙门生过激烈争吵。并且安费扬古又执掌黄旗精锐,统领父汗亲卫护兵白牙喇,此人不死,即便禇英能够顺利继位,也终是眼中钉、掌中剌。

  在听到安费扬古被杀消息时,禇英可是高兴的手舞足蹈的。当然,外人并不知道这件事。

  痛恨杀害自己的弟弟,又感激对方帮自己除掉大患,广略贝勒的心态自然是极其矛盾。

  他肯定不肯跟这个崽子去一起品什么书的,不为别的,真要去了,老家伙肯定又会借题挥,在父汗那里攻击自己不顾兄弟情谊云云。

  “我自看书,不劳魏舍人相陪。”

  禇英冷哼一声,用力甩了一下,试图甩脱缠着自己的魏良臣。却不曾想,这一甩竟是没甩脱对方,反而让对方贴的更近。

  “大贝勒与我品读这书,可有莫大好处。”魏良臣这话自肺腑,他真是为禇英好啊。

  “魏舍人请放手!”

  禇英已是极不耐烦,再次运力,这次力气极大,魏良臣尽管做好准备,还是被重重甩到一边,哴呛一下,险些摔倒。

  “大人!”

  郑铎等人见状,赶忙上前欲搀扶魏良臣。禇英一众随从见了,却以为对主子不利,迅捷涌上前来。两方虎视眈眈。

  “干什么?干什么!”良臣真是有唾面自干的勇气,一脸不快的朝郑铎还有小田等人挥手,“大贝勒面前,焉敢放肆!”

  “大人?…”

  郑铎和小田等人迟疑了一下,讪讪往后退了几步。

  良臣转过头来,仍是一幅灿烂的笑容:“早就听闻大贝勒勇冠建州,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姿态放的这么低,倒把禇英给弄迷糊了。如果他记的不错,当日这小崽子可是耀武扬威的在千军万马前质问他父汗的。当时,他还以为此人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呢,不想却是这般角色。

  禇英冷着脸朝左右看了一眼,戈什哈们忙低头往后退去。

  “大贝勒,你可知我汉人有句话,叫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良臣丝毫不在意禇英脸上浮现的不屑神情,说话时的神情宛若当初社学里盼他上进读书的吴夫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silijian/9114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