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龙脉札记 > 第三百零二章 班主任的意外

第三百零二章 班主任的意外

  听了我的话,师父点了点头,但是却说:“虽然跟这个案子没啥太大的关系,但是我们能查的还是尽量都查一下。”

  “师父,那些幕后的找萧楠买凶的人,查出来了吗?”仿佛想到了一些什么,赶紧冲师父问道。

  师父摇了摇头:“没有,汇款的账户不太好查,而且都经过了加密,现在正在紧急破译。萧楠在我们的监控下,并没有联系别人。倒是也不太担心,萧楠潜逃的消息,我们不说,萧楠也不会找人求助的,她这种人没有谁是可以让她彻底信任的人,甚至是她结婚这么多年的老公,说杀也就杀了,所以这个时候她没人可以求助的,现在可是一个落井下石的好机会啊。”

  “这样子还好,我那班主任呢?”萧楠一时半会是不着急抓了,可是我那个班主任还被关着呢。

  “她也问不出来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而且我估计大部分东西还是殷主任给她传达的,她应该就是一个执行者,晚点我给张乾国打个电话,让他把你那个班主任关几天,就她还配当一个老师?简直是早死对学生的贡献越大。”师父啐了一口,一脸的不屑。

  我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打了个招呼,回家了。

  虽然幕后主使还没有找到,但是总归是让我彻底放下心来了,虽然之前也不怎么害怕,但是总感觉又跟刺插进了皮肤里面,不好拔出来,疼也不疼,但是就是感觉不舒服,现在可算是快拔出来了。

  回家妥妥的睡了一觉,醒了现都快迟到了,也不着急,反正班主任也不在,慢慢悠悠的去大街上吃了晚豆腐脑,踩着正式上课的铃声进了教室。

  “今天怎么迟到了?”英语老师看着我早读都没来,这么晚才到,就问了我一句。

  “我不太舒服去看了看医生,现班主任也在,一起打完针她回家了,我就迟到了。”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英语老师点了点头:“快去坐下吧,你们班主任好点没?”

  “不太好呢,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我挠了挠头,不确定的说,心里想的却是估计这辈子都来不了了吧。

  “恩,希望快点好起来吧。”英语老师说完就说:“来翻看书,第四十页,我们上节课讲到……”

  这一天,我感觉这些人对我的关注少了很多,下课我也没有现我这里有什么多余的不该出现的东西。

  估计是班主任的关押和殷主任的死亡,让那整个群没有了领导,再也没法给他们安排任务,所以他们才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下课的时候看他们,还是有些比较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我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这件事情我总感觉我才是当事人,结果谁都没有找我谈话,甚至殷主任的死也似乎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语文老师也换了一个老师代课,一切就跟刚开始一样,只不过我的心境又变了,除了胖子跟吴怡竹几个少有的人之外,感觉谁都想背后捅我一刀子,感觉还是挺孤独的。

  一天也不爱动,感觉有点与世隔绝的意思,偶尔跟吴怡竹调笑一下,时间过的到也很快。

  还没放学张乾国就给我打电话,还好是下课时间,我赶紧跑出教室接了电话:“我说,小康,你让我抓的你们这个老师,好像是疯了!”

  “咋回事啊?”我一接电话他就这么说,让我有些懵,还没严刑拷打呢,怎么突然就疯了呢?

  “我也不知道,你师父没说我也没敢处理,就把她丢在了审讯室里面,放了一瓶水就退出来了。”张乾国无语的说:“谁知道我们吃了个饭的功夫,监控的人就通知我们,里面的人疯掉了。”

  “啥症状啊?你们是把她关在全金属的房间里面,什么都参照物都没有的那种吗?”我突然想起来部队的审讯室,那种没有参照物的房子,确实容易把人逼疯。我甚至听说过有好多人在里面呆了不够三天就开始自残的,里面全金属,低层高给人的压抑感,常人是体会不到的。但是的确没有出现过一晚上就疯了的情况,难道班主任的承受能力那么低,不至于的吧?

  “就是蹲在角落里面一直喊,别过来,你不是我害死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是心理崩溃还是怎么着。我给你师父打电话,你师父让我找你,我这就给你打过来了。”张乾国笑着说:“你放学了我在校门口接你,老地方,你晚上的时候过来看看吧!”

  我还没说话呢,他就把电话挂了,让我心里一阵不爽,这是一点拒绝的机会都不给我,但是人家是在帮我的忙,不去还不行,让我有火也没地方。

  趴了一节课挨到了放学,谢绝了胖子要跟我一起回去的好意,跟吴怡竹道了个别就慢慢悠悠的来到了校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那一辆非常招眼的面包车我就上去了。

  “我说你这么大个官,都不是特殊时期了,还开着这么一个破面包车干啥?”我一上车就开始吐槽。

  “你懂啥,这个车学问可大着呢,比那些军车厉害多了!”张乾国撇了撇嘴,不屑的说。

  “得了吧,看我读书少你就骗我?说的跟真的一样!”我左右看了看这辆坐了好几次的车,完全没有看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张乾国摇了摇头:“你这眼力,比你师父差远了!”

  “得了吧!别扯着没用的,我班主任咋了?”我也懒得在车这个问题上跟他纠结,反正怎么着都说不过他,因为跟他越熟悉,越感觉他就是一个滚刀肉。

  “行行行,说你班主任啊,她已经昏过去了,你到了就知道了。”张乾国开动了车子,跟我说到。

  我点点头:“那就到了说吧,现在谁也不知道是咋回事,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难不成因为精神一直紧绷着,被抓起来之后正好崩溃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longmaizhaji/9114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