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潋渊劫 > 第五百五十章 又见狐狸男

第五百五十章 又见狐狸男

  之前在山谷中也就算了,可是如今这小子竟然还要睡在一起,真的是让路青扬开始认真的思考,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是一个断袖吧!等着阿彻娘亲的病好多了之后,路青扬和蒙书就告别了陈修开始往边塞那边去了。

  离开的时候,陈修送他们,而蒙书看着陈修的模样,忽然觉得,这一见之后,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见到了。

  不是说边疆离这里遥遥无期,而是说他们不知道将来会去哪里?

  这些天,梦里面总是一片风云诡谲,好像是远古的场景,可是蒙书却总是觉得那样的熟悉,似乎,就要生在将来一般。而他醒来,依旧是那样的清晰,他觉得那不是梦,而是将来要生的。

  告别了陈修,就踏上了去边塞的路。

  上一次去,蒙书以为他可能在两三年内都不可能回家了,也当然得不可能再走这一条路了,可是没想到造化弄人,还没有隔多久,他又要再走一遍了。

  只不过之前的时候,他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可是还依旧是做了各种光怪6离的梦,而如今,倒是也没有什么事情,睡得很舒服。

  可是不知道为何,蒙书虽然不做那个梦了,却还是觉得不自在,似乎是少了些什么。这一路走来,摇摇晃晃的,心里面却总是不大舒服。蒙书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有自虐倾向了,明明之前做那些梦睡得那么不好,而如今终于不做了,可是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了。

  阿彻和阿彻的娘亲也随着他们去了边塞了。原本路青扬和蒙书觉得他们去哪里不大好,因为那边塞军营都是一群大老爷们,他们送到那里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那个地方苦寒,他们就算是在哪里都比在那个地方要好,而送到那个谷主那里,除了谷主的房子里面安全之外,外面全都是些灵,要是他们一不小心走出了房子,那么就真的成了那些灵的美味了。

  但是蒙书和他们说了之后阿彻和他的娘亲都十分的执着,阿彻的娘气说他们的性命都是他们救得,所以他们去哪,他们就跟着好了,她活了这么久,见惯了大起大落的,已经不求阿彻能够取得什么功名,争得什么权利了,她只求阿彻这一生能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只要他能够好好的活着,她就心满意足的了。

  最后,蒙书和路青扬也觉得她说的没有错,所以也同意了,他们想着毕竟说过了要教阿彻法术,而那个女人在山谷里面独自一人也是挺孤独的,虽然她平日里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心是好的,若是阿彻和他的娘亲去了她的那里,应该也会给他们添加些人气吧!

  所以最后还是一起朝着那边塞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路上还有人,能够路过城池,后来也还能够遇到那些小桥流水人家的,而越往后,越来越萧瑟,开始的时候还是大片的草原,而之后,草原渐渐的干枯,他们就步入了黄沙满天的沙漠了。阿彻娘亲的身子弱,又是整日的奔波,所以还是毫无意外的生病了。不过还好路青扬有先见之明,早在之前就买了些药材放到了车上,再加之路青扬懂得医术,所以他给阿彻的娘亲配了药,吃起来也是渐渐的好了。

  走了七八日,他们总算是到了军营。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吓了一跳,那看到他的将士大叫着去告知蒙扬。

  不久之后,蒙书就看见了一个形容憔悴的蒙扬了。他笑着走上去,问蒙扬这是怎么了,他不过是走了短短的几日。

  蒙扬什么都没有说,走过来直接将蒙书抱住了。

  “老哥,你怎么瘦了这么多?“蒙书依旧笑着,可是心里却是满满的暖意。

  “老爹知道我回来了吗?“蒙书知道路青扬现他不见了一定会告诉他老爹的,他们家是不管什么报喜不报忧的,他们母亲从小教导他们的就是家里有了什么事情一定要说,一家人谁都不许瞒着大家。

  而且也是因为他们一家人都心理都十分的强大,有了事情,尽管伤心,可是也会冷静下来以最大的能力去补救。

  将阿彻和阿彻的母亲都安置下来之后,蒙书去蒙扬的营帐中将这一路的遭遇都告诉了蒙扬。刚开始的时候蒙扬也是有些惊讶的,不过他自然是相信蒙书说的是真的,也因为从小受到他们父亲的培养,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事情。

  “所以你接下来要去做什么呢?“蒙扬看着蒙书,其实他知道蒙书将来要去做什么,只不过,他还是想要问一问,想要在确定一下他的想法。因为他觉得,可能,以后见到蒙书的时间就少了,不知道,还要多久,他才能够见到他。

  这一次的别离,和以前完全的不同,他虽然不懂那些事情究竟是什么,可是他总是觉得,似乎一些事情,已经悄悄地开始了,而后那事情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就像是滚雪球一般,直到最后,蒙书也无法拒绝了。

  而此时,他无法阻止这一切,只能够在他身边默默地看着他。

  也许有一天,他终究的要去很远的地方,那么他希望至少他能够默默地为他祈祷吧!

  蒙书道:“我要去山谷,看看柳炙和那个谷主还在不在,若是不在,我就要另外的想想要怎么办了。“

  蒙扬没有反对,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蒙书道:“想去便去吧!只不过路上小心,照顾好自己。“

  之后,路青扬和蒙书将阿彻和他的母亲留在上面,而后两个人就带着刀剑到了山谷中。虽然知道带着刀剑似乎没有什么用处,可是两个人还是带着刀剑去了,毕竟算是一种心里安慰了。

  按照着原来的路走进去了之后,蒙书和路青扬到了那个地方。还是和第一次一样,还没有见到谷主的时候,就再次的碰到了那个狐狸男。

  那狐狸这一次是鬼鬼祟祟的躲在那屋子外面偷偷的看着里面,蒙书刚好从后面走过去一把拉住了那小子道:“看什么,看到了什么?“

  那狐狸男应该是以为他是谷主,身子一下子哆嗦了一下,不过因为那一张俊脸,做出这样的事情倒是也看不出有什么有什么猥琐的模样。蒙书心下嫉妒,心说长得好看还真的造孽啊!不过长得再好看,谷主依旧是不喜欢他,这可不就是活该吗!想到这里,蒙书不知道为何忽然的十分的出气。

  那狐狸男转过头来整了整衣服道:“你们怎么又来了?不怕那些灵群把你们都吃了吗?“

  他显然是不知道路青扬和蒙书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看起来总归是有些意外的。

  蒙书笑着道:“有谷主姐姐的保护,我们怎么会被灵给吃了呢?倒是你,应该好好担心一下整日在这里偷窥会不会被收拾了!“

  那狐狸男倒是不生气,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坏笑,看着蒙书,然后手下却暗地突然的开始运功,之后趁着蒙书不注意忽然的出手。

  只见一个光束朝着蒙书打来,而快要接近蒙书的时候,另一个光束却突然出现挡在了蒙书的前面。

  转头,蒙书看着身后的路青扬,不由得称赞道:“路青扬没想到这一路上你的功力进步飞啊!看起来这一路上也没有白练。“

  虽然是好话,可是路青扬怎么觉得蒙书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的调侃,其实他也没有想到真的能够挡住那狐狸的一掌。虽然那狐狸并没有想要对蒙书下杀手,可是这狐狸似乎也并没有打算吓一吓蒙书,所以他那一掌是用了大概四成宫里的,而没有想到路青扬竟然真的挡住了。

  说起来可真的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他也没有想到这一路上不停的修炼法术竟然能够达到这个水平,毕竟这一路上也没有什么敌人,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修炼,所以他也就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到底是怎么样的,而今日和这狐狸对抗,他也就知道了,自己这一路的修炼似乎收效很大。虽然不知道这狐狸到底是什么底细的,可是他却知道这狐狸应该是水平很高的,应该也仅仅的比那谷主和柳炙低那么一点点的,否则这些年他早就已经赢了谷主,也不至于每一次都这样的被打了。

  那狐狸男似乎也有些意外,他看着路青扬,上下的打量了一下,仿佛以前没有见过他似的,而后他开口道:“以前你们来的时候还是浑身没有一点法力的,而如今竟然学的不错啊!想来也是那个女人想要教你们吧!“

  “那是当然,以小爷

  的资质,学法术那是简简单单的事情,那谷主见我们资质非凡,自然是打算教我们的。“蒙书听完那狐狸说的之后,不由得开始吹起来了。

  而那狐狸大量了一下蒙书道:“资质?说实话,你的资质确实是好,只不过,好的资质也没有用啊!受到了禁锢,资质再好也都是白搭,还是好好的想一想该怎么解除你的禁锢吧!“

  被他说出了自己的事情,蒙书于心虚之中还是有几分惊讶的。

  “话说,你们见到那个女人了吗?“那狐狸男说完又继续问道。

  蒙书眉头一皱,看着那狐狸男道:“你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偷窥吗?你怎么会不知道她在不在?“

  那狐狸男当即变了脸色,指着蒙书道:“你这小屁孩,说话注意点,什么叫偷窥,我是来看望看望老朋友。“

  蒙书故作理解的点头,而后坏笑着道:“哦!可是您这看望老朋友的方式也听特别的啊!我是没有见过看望老朋友是从门缝里面看的,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偷看姑娘洗澡呢!“

  那狐狸男自知这蒙书是在故意的气他,也不在和他多说,直接走到了一旁的正门,开始敲门。

  蒙书和路青扬对视了一眼,直接从正门走了进去,留下了那狐狸在门口有些呆滞的看着这两个人走进去。

  “你们,你们…………“那狐狸站在门口看着这两个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的两个人,不由得有些莫名的气,指着这两个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蒙书走进去之后,全然没有看见那谷主的影子,更是没有看到柳炙的。

  路青扬和蒙书对视了一眼,朝着别处走去,想要道别处走一走。

  而那狐狸站在门口觉得走也不是,等也不是,又看到那里面似乎没有那个女人的影子,于是就也走了进去。

  他跟了上来,看着蒙书和路青扬道:“她到底在不在这里啊!怎么你们找了这么许久都没有找到她呢?“

  蒙书停下来道:“你整天在这里等着她,难到不知道她到底在不在这里啊!“

  那狐狸男听蒙书这里一说,思索了一番道:“确实我也是好些天没有见到过她了,只不过心想可能是她不想要出去,之前的几万年里,她有的时候也是这样,十天半月的不出来,也很正常的。“

  路青扬和蒙书听着他说话,突然下了脚步一同转头看着他,那眼神有些复杂。

  “为什么你们这样的看着我?“那狐狸男不明所以,看着这两个以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人,不由得莫名的心虚,可是有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心虚。

  就是被他们这么一看,就是觉得有些心虚的晃。

  “你是说你在这里偷窥了谷主几千年吗?“蒙书有些惊讶的看着那狐狸男,已经忘记了坏笑。

  那狐狸男这下才觉得自己到底是心虚什么了,不过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转而对着蒙书道:“说话小心些,什么叫偷窥!都说了不要说偷窥了,我那叫做守候!“

  那狐狸有些火冒三丈的,显然是十分的不喜欢蒙书的用词,不过想起来,确实是,不知不觉的之间,几万年就这样的过去了,可是,他们之间似乎也没有多近,还是像是几万年前那样一般。

  不由得心里就生出几分的伤心来。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zbzw.la/lianyuanjie/9114326.html